“来来来,你爸难得做次饭,尝尝如何?”老妈兴冲冲的往我碗里夹菜。

  我望着桌子上所有的菜都是我爱吃的,而我和小白的碗里也是满满的菜,看着这眼前的一切,心里不由得感动起来,尤其在经历大难之后,我更加珍惜眼前这种温馨的感觉。

  我夹起一块肉,咀嚼了起来,眼前一亮:“挺好吃的,比老妈你做的好。”

  “去,我做菜也好吃!仙儿,你也……呃。”

  我抬头见老妈有点尴尬的样子,看向小白,惊得我下巴都掉下来了。

  小白飞快的清扫着桌上的菜,饭也是一碗接一碗,吃的飞快,嘴上还沾着油和米粒,哪有刚才那份淑女样?

  我气了个半死,心道:你个死丫头能不能含蓄点,我爸妈都在呢!

  当下在桌底下踢了踢她的脚,结果这丫头毫无反应,继续吃自己的,我一咬牙,使劲一踩,这下这丫头感觉到了,不禁偏过头恼怒的看着我,想问我干嘛,结果还没开口,就见我朝她挤眉弄眼,再看看我爸妈那赴吃惊的样子,心里顿时明白了,脸一红,放下了筷子。

  “仙儿你怎么不吃了啊?”我妈疑惑道。

  “妈,你们也吃啊。我看她吃了这么多肯定饱了。”我尴尬的笑了笑,心想再这么下去,你们二老连饭都吃不上。

  小白红着脸不敢抬头,知道自己出了洋相,伸出袖子擦了擦嘴上的油渍。我一看,完蛋了,我这衬衫算废了。

  “仙儿,你不要拘谨,这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你只管吃,没关系。”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也开口道。

  “是啊是啊,你吃的越多我们越开心。”老妈笑道。

  小白闻言一喜,娇憨的笑了,拿起筷子继续吃了起来,好在吃相比刚才要正常的多,没有像刚才那般风卷残云的吃法。我无奈的笑了笑,知道她的饭量有多惊人,便不再拦着她,转而和老妈开始交谈,聊聊了最近发生的趣事,席间欢笑声不断。

  老妈好像也在刻意回避这几天发生的绑架案,我也不好意思提出我心里那些疑惑,只好憋在心里,想着有机会再问父亲。

  @w更/新最#|快zs上酷Ir匠e网U

  结束了这最具有意义的家庭聚餐之后,我拉着小白的手到客厅坐了下来,看着小白还意犹未尽的咂嘴,我都气乐了,直言道:“你呀!就不能含蓄点?跟个饿死鬼投胎一样,差点吓到我妈!”

  “这不能怪我!我都好几天没吃饭了!”小妮子撅嘴不满道。

  我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那你也不能那样啊,大不了我晚点再弄点给你吃。”

  “好嘛,人家下次不这样了。”小白也觉得刚才自己有点夸张了。

  “小峰,跟我来书房。”父亲隔空喊了一声,然后走了。

  我闻言急忙起身对着小白说道:“你去我房间等我,或者去洗澡。我一会就回来。”

  “噢……那你给我带点吃的,我还没饱”

  ……

  “咚咚”我敲了敲门,这书房是父亲的个人空间,从小他就告诉我,没有他允许不得进来。所以我事先得敲门。

  “进来。”

  我推门进来,见他悠然的靠在椅子上,脸上尽显疲态,他看了我一眼。道:“坐下来吧。”

  我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发言。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你已经18岁了,我也不能瞒着你什么,你想问就问。”

  “抓我的那个娘娘腔是谁?”我脱口而出的问道。

  “他?他是京城人,姓萧,名字我不知道。”

  “他为什么要抓我,还要害仙儿?”我一听是京城人,和我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啊。

  “想必是家里人的要求吧,不然他也不会联系官面上的人。”

  “那你为什么要放他走?”我连忙问道,眼神带着一丝怒气。

  “你不用怀疑我,我并没有怕他。之所以放他,是我担心会连累更多无辜的人。这次把你牵扯到其中让我有点意外,这些本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他的来头很大,我不想让你受伤。”

  “为什么?”我不解道:“他来头这么大,为什么我看他对你彬彬有礼,对了,你说你早年在京城……”

  “不错。”父亲长叹了一口,望着天花板,似乎下定了决心,看着我:“你想知道吗?”

  “想!”我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好吧,你有权知道这些。”父亲走到窗户边上,背对着我说道:“我一出生就在京城,那里曾经是我的家,二十年前因为种种意外,我离开了京城,孤身一人来到这N省,上了警校,毕业之后来到N市,直到遇到你妈,有了你。最后才在这N市生了根,而京城的家我再也没有回去过,一晃就是二十年。”

  我没想到父亲原来出自京城,难怪我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爷爷是谁,家里逢年过节,我也没见父亲那里有什么亲戚,老妈也从来没和我提起过,只是说父亲家里人丁稀少,没什么人。可笑的是我当时还信了,原来父亲是离开出走。

  “那京城的家大吗?”我问道。

  “大,大到你无法想象。但是,小峰你记住,那不是你的家,也不是我的,这里才是真正的家。”

  我见父亲这么果决,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对所谓的京城的家,只好忍住好奇,换了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排斥仙儿?”

  “你希望我排斥她?”

  “不!我希望你和妈能接受她。”我认真道“一个月前我可能还会把好好学习这样的字眼挂在嘴边,可我现在不会说了,你有你自己的主见,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后悔。”

  “嗯,我不会后悔。”

  父亲露出一丝赞赏的微笑:“好了,回去吧,冰箱里还有些剩饭,热一下带给她。”

  我老脸一红,那傻妞就这样被父亲看穿了。

  慢慢的退出门,热了点饭菜,刚一端进房间,眼前的一幕竟让我鼻血狂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