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个小男孩?”冷雨萱这下惊了个呆,纵使她是仙子下凡,此刻想也不出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

  欧阳青峰笑意更浓了:“冷小姐,你忘了,那个小男孩可是姓李?”

  “正是。难道说?!”冷雨萱闻言又惊又喜。

  “哈哈,那小男孩的父亲,名叫李峰,早年我见过那小子几面,是个人才。”

  “噢?!能让欧阳老先生直口夸赞,不知他有什么能耐?”

  “那小子自打出生了以后就一直是李家的掌中宝,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李老太爷还在世,每次我们这些老家伙聚会的时候,那小子总是被带在身边,你还别说,我们闲下来问了什么,他都能对答如流,天文地理,诗词歌赋,时事政治无所不知,就连打麻将也厉害的紧,大家都羡慕说这李家有个这么聪明的娃,李家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那为什么他们一家现在N市定居了?”

  “说来话长,这个中原因我也不晓得,只知道当年李老太爷一气之下将他赶出了李家,连那小子的生父也毫不留情的对外宣称李家再无此子,不过外人却毫不掩饰对李家那小子的评价,一晃都二十年过去了,那小子也不晓得记不记得我这个欧阳伯伯了。”

  “如此说来……他与李家再无瓜葛,这办法从何说起?”

  “他们一家本是与李家一脉相承,这血脉之情不可改,我也相信李家中人没有忘了他,不然以那小子的脾气,不懂为官之道,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坐上那位子,其中肯定李家有人为他打点好了一切。”

  “看来李家人还是记得他的。”

  “没错,所以我希望那小子回来,以他的聪明才智,若在李家争得一席话语权,对你,对我,都有莫大的好处。”

  “这…办法固然是好,可实行起来着实困难。”冷雨萱低头想了想说道。

  “如何困难?”

  “我以一个李家外人身份如何请他回李家?这理何在?再者,他的性格我有过了解,离开李家二十年从不对外人提起,足以说明他性格坚定,脾气倔强,我又如何劝得了他?”

  “你说的有道理”欧阳青峰点了点头。

  “最重要的是,现在我不能离开徐家,自徐老死后,徐家后辈蠢蠢欲动,小动作不断,徐家看上去是根参天大树,其实内部早已满布疮痍……欧阳老先生,既已结盟,雨萱自当视你为同伴,这些事切不可与外人提起。”

  “同伴?”欧阳青峰笑道:“这词倒是有意思,不如说是朋友来的更为恰当,我一把年纪了能交冷小姐这样的天人,倒也是件忘年快事,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实不相瞒,欧阳家比起徐家好不到哪去,国家前阵子出台的一系列经济政策,说好听点叫平分社会财富,说的不好听就是打压我欧阳家,是谁在从中作祟,冷小姐想必猜得到。早年,我欧阳家是以军工起家,后来得了些门道,又有前辈们的努力,如今欧阳家所涉猎的行业极广,可主要行业—钢铁,汽车,石油,房地产均受到打击,让我头疼不已。”

  “老先生何必头疼呢?欧阳家坐拥千亿资产,稳居华夏首富之位……”

  酷+匠#网正%版首x}发

  “不不不,冷小姐,这经商的门道讲究的很,尤其是经商到了欧阳家这样高度时,决定着几千人的命运,稍有不慎,我这欧阳家便不复存在了。”

  冷雨萱纵使听不大懂,但也深知这其中的严重性:“看来那大选之事,我们势在必得!”

  “当然!……哈哈,不说这些了,来说说你那爱徒吧,我听说你那爱徒与那个小男孩爱的如胶似漆,是也不是?”

  冷雨萱苦笑了一声:“是。我那徒儿痴情的紧,早已陷入那小男孩的魔障之中。”

  “哈哈,年轻人的情事,作长辈的不便干预……冷小姐,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噢?什么想法?”

  “李家一边不可不试。至于李峰那边……冷小姐只需将自己的意思传递到N市即可,倘若李峰那小子不来,那让他儿子替他来也未尝不可。”

  冷雨萱闻言担忧道:“他还只是个孩子,卷入这场家族针斗之中未来残忍了些。”

  “不!冷小姐你错了!他是个孩子不假,但他已经长大了,我记得今年他已经是18岁了,哼,他老子18岁的时候就敢和我叫板了。最重要的是!他姓李!这是他的宿命!永远抹不去!他老子不来,就得他来!”

  冷雨萱闻言沉默不语,心里想着:李小峰?这真的是你的命吗?

  ……

  远在N市,我的家中。

  “阿欠!”我猛的打了个喷嚏,家里这么暖和我一点都不觉得冷啊!

  我靠!是谁在骂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二更,对不起,更得有点晚了。我真的好累,好累,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