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局,监控调出来了……”

  “嗯……”李峰死死的盯住画面上的两个男子,都带着顶鸭舌帽和口罩,压得很低,看不清脸,走的非常快。其中一个扛着一个麻袋,另一个走在前面,身后是穿着病服的我在跟着他,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了,周围的人只有看着没有一个出面阻止的。

  “真是岂有此理!这家医院的安保人员在干嘛?!没看见这两个人可疑吗?我儿子暗示了那么多次,这些人难道看不懂吗?!”李峰气急,他真想不到偌大的一个医院居然会出这种事。

  “李局,我们调取了周围所有的监控,那些人的反侦察意识很强,每到一个路口就会有两辆一模一样的车出来接应,混淆我们的判断……据目前看来至少有11辆可疑车辆朝着不同的道路逃跑了。”

  李峰听了心里近乎崩溃,一个小时前他的手下告诉他嫌疑人的来电号码来自京城,对方还将定位屏蔽了,声音也经过处理了,也就是说他失去了所有的线索。现在根本毫无头绪,没有一点办法。当了近20年警察,他头一回这么无力过。就在刚才,他的妻子,我的母亲因为听到我被绑了当场就昏过去了,更是让他心里染上一片阴霾。

  “李局!市局的黄局长请你过去!……”

  另一边,N市市中心的最具代表性的建筑—楚江大厦顶层,一个将近200平米的办公室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坐在真皮沙发上,把玩着手上的戒指,而从他身上别人能感受到一股煞气,这是那种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才会有的煞气,任何人只要惹了他,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将那人折磨到死。二十多年前,他从社会底层的小混混,一步步靠杀戮,靠一切冷血手段逐步走到今天,走到今天,只要他跺一跺脚,整个N市都要抖三抖。换句话说,他,就是N市的地下皇帝。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人值得他表露真情,除了……

  一个青春貌美的女孩推门进来,见中年人叼着根烟,不悦道:“爸!你怎么又抽烟啊!不是说了嘛,抽烟有害健康!”

  中年人一见自己女儿来了,眼中难得露出柔情,笑道:“爸爸不抽了!不抽了!嘿嘿”说完将手中刚点着的烟扔了。

  “欣然,你怎么有空来看爸爸?”中年人惊喜道。

  “想你了呗!老爸,你想不想我?”吴欣然扑到中年人怀里撒娇道。

  “想!爸爸天天都想,最近在学校过的怎么样?”

  吴欣然闻言嘟了嘟嘴:“哼,你不应该比我清楚嘛……天天都派人跟着我!”

  “哎呀,我怕你有危险!我就你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你要是有一点事,老爸得多心疼啊?……上次你偷偷跑去富皇,都吓坏老爸了。”中年人委屈道。

  “那是意外嘛,老爸……我想请你帮个忙!”

  “说!老爸一定照办!”中年毫无犹豫的说道,这可是给他在女儿面前的表现的机会!

  “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听说他被绑架了!……他叫李小峰,是我同学。”

  “噢?是不是你前阵子天天去医院看的那个小男生啊?”中年人笑道,对于绑架一词丝毫没有什么兴趣。

  “老爸你都知道了啊?”吴欣然郁闷道。

  “你不会喜欢他吧?”中年人打趣道。

  “才没有!”吴欣然立马反驳。

  !看3正版j章节g上#酷5@匠O/网

  可中年人见自己女儿面红耳赤的样子又岂能不知这是小女儿家的害羞之姿?于是故意板着脸说道:“你又不喜欢人家,又跟咱们非亲非故的,老爸凭什么去帮他?”

  “哎呀!老爸你耍赖!咱们说好的!”吴欣然急道,随后看着自己的父亲,好像是在逗自己玩,脸上红的更厉害了!

  “我不管!老爸你不帮这个忙的话我以后再也不来看你了!哼!”说完跑出了办公室,留下了笑个不停的中年人。

  中年人笑过之后,将目光缓缓转移到了办公桌上的摆着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与吴欣然极为相似,恍若吴欣然10年后的样子。

  “小茹,你知道吗?咱们的宝贝女儿都有喜欢的男孩子了……时间过的真快啊!”

  与此同时,N市最大的星鹏高尔夫球场内。

  “老爸!你答不答应啊?!”

  “哎呀,小悦!这种绑架案交给警察去查就行了,爸爸又不是超人,怎么去救他嘛?”一个中年人将高尔夫球杆撑着地上,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无奈道。

  “哼!”单悦抱着手臂生气道。

  “得,爸爸出钱还不行嘛?呐,谁提供关于那个男孩子的消息的奖励10万,救出那个男孩子的,爸爸奖励一百万!这样行不?”

  “耶!爸爸最好了!”

  “黄局长,客套话麻烦省省吧,我还有急事。”李峰风风火火的来到市公安局,径直冲到了最里面的办公室,见自己的上司一副闲情雅致的样子,不由得有点恼火。

  “什么事啊小李,坐下来咱们慢慢说。”N市公安局局长黄岩笑道。

  “黄局长,我儿子被绑架了,相信你也听说过了!我没那么多时间和你谈旧情,先走一步。”

  “等等!”黄岩急忙叫住了李峰:“我叫你来就是为了你儿子这件事……你别急,先坐下来。”

  李峰硬着头皮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请讲!”

  “你儿子被绑架这件案子,中间关系复杂,牵扯到的人可能你无法想象……”

  “关我什么事?!我只知道被绑的是我儿子!不是你的!”李峰气道,以为黄岩是让自己放弃调查。

  黄岩闻言也微微有点恼火:“李峰!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从长计议!现在市里的人对这件事高度重视,但有人从中作梗,阻止我们进一步调查。不瞒你说,叫你来的不是我,而是孙市长!”

  “孙市长?!”李峰感到意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一更,过会儿第二更……说不定还有第三更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