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这么说,那小女孩已经跑了?”

  “是啊!现在闹的满城风雨,之前我还不相信那个小女孩居然跑了,现在我信了!我猜楼下那些人现在已经坐不住了!”

  “我早该想到了,那个女人本是世外高人,她的徒弟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哈哈!”

  “那老姜你的好消息是?”孙大为笑过之后问道“我的好消息是,新任的省委书记并没有如期而至,我们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利用,你现在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难怪呢……好多了!现在许多位置还空着,迫于我的压力下,已经逐步被我安插上了我的人,局势已经稳定下来了。”

  “我这里也好多了,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现在那个女孩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所有人都不及她一个人的份量。”

  孙大为闻言重重了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

  此刻,在N市最豪华的别墅区,一栋占地近2000平米的别墅显得格外的显眼,噢不,已经不能称之为别墅了,可以称之为庄园了,一个年轻人悠闲的站在阳台上晒着太阳。

  “少爷,老爷他说他因公务缠身,要过几日才能到N省。”一个黑衣保镖走进来低着头对着一个年轻人说道。

  年轻人闻言皱了皱眉头:“他亲口和你说的吗?”

  “是,萧老爷命令我告诉您不要轻举妄动。”黑衣人如实说道。

  “看来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了……阿斌,前几天让你去现场销毁证据的,办的如何?”

  “阿斌只找到那两根银针,瓶子却没有找到。”叫阿斌的保镖答道。

  “那应该落在警察手中了,现在这群废物警察满城在找那个女孩,让我的计划全部打乱!”年轻人深吸了口气回到了卧室。

  “那个男生怎么样了?”年轻人突然问道。

  “他回到医院了,伤还没好,看样子他并不知道那个女孩的下落……对了,最近他身边突然出现了个警察全程在保护……就是她。”黑衣人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异常的美丽大方。

  “哦?!”年轻人拿着照片仔细的端详,露出了贪婪的眼神:“倒是个标致的美人……阿斌,你过来……”年轻人在保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叫阿斌的保镖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转身准备出门。

  “等等!”年轻人一边打开电视,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保镖说道:“昨天我让你办的事做的怎么样了?”

  “您要的那个电台女主持,我已经为您‘请’来了,她正在门口等着呢。”

  年轻人听了淫笑了一声:“快让她进来!”

  ……

  “喂,小鬼头!……哎?你怎么这副表情?”宋洁打完了一通电话回来看我苦着个脸问道。

  “我发现我回来之后医院的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平时给我换药和纱布的那个护士现在都不来了……”

  “噢,这样啊……”宋洁想到了什么,强忍着笑:“也许他们觉得你长得不够帅呢?”

  “怎么可能?”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挺帅的啊。”

  宋洁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摆了摆手:“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鉴定部的报告出来了!”

  我闻言急道:“快说说,结果怎么样?”

  “鉴定结果是,饮料确实含有有春药成分,可是没有其他的有毒成分……”

  K更)新,a最快“上酷^匠网c

  我急忙叫道:“不可能!你们是不是查漏了!还是你们警队在包庇罪犯?!”

  宋洁听了微微恼到:“喂,你怎么能这么说?不能因为我们中出了几个败类你就把所有人都当坏人吧?”

  “……”

  “鉴定部的同事是不会出错的,而且我也没说饮料里没有别的问题,听我把话说完……当时我也说的不可能,于是在我的坚持下,鉴定部的同事们把饮料瓶中的残留物,稀释成1:100的液体,喂给小白鼠,不到10秒钟实验体就死了,鉴定部的同事又换了几个实验体,无一例外的全部死了。”

  “那这么说?!”我惊道。

  “里面含有剧毒!还是一个种还查不出来的剧毒!”宋洁笃定道:“现在鉴定部的同事已经上报进市里了,这件案子马上要重新查了。”

  “好!”我兴奋道,只要证明小白是清白的就行:“我能不能去看她?”

  “噢!说到你女朋友了,我得到一个消息,可能对你来说是个坏消息。”

  “什么坏消息?!”我心里一紧。

  “你女朋友越狱了!”

  “啊?”

  “你别担心,这件事……”

  “太好了!”我激动的大叫道,这哪能是坏消息啊?是好消息!

  宋洁急道:“喂!你这么高兴干嘛?!你女朋友越狱了就坐实了她犯罪的事实,现在她被全城通缉,你有没有想过?”

  我一听这话想了想,淡淡道:“那宋姐你有没有想过,她呆在监狱里也伴随着危险,有人想对付她,所以才把她控制在城北。她逃出来了,那些人就拿她没办法了!”

  宋洁冷笑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要去找她!”我坚定道。

  “呸!愚蠢!”宋洁怒道:“你这么做不仅会连累她,还会让自己的处境变得危险!”

  “为什么?”我不解道“你女朋友在N市没有任何的联系人,唯有你。所以一旦警方失去了她的线索就一定会来找你,届时你也会被当作从犯抓起来。如果你女朋友聪明的话就应该躲起来,而不是主动找你!”

  “好!我听你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静观其变吧。”宋洁想了半天说了这么一句。

  “咚咚”门响了。

  “请进。”

  “您好,你订的两份外卖。”走进来一个穿着白褂子的外卖服务生。

  “好,给我……”宋洁看着来人说道,走过去接外卖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警惕道:“你身上的白褂子一尘不染,洁白如新,连一点油污都没沾上。而且手上还布满老茧……你是谁?!”

  “呵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一章,今天思路不太清晰。==。。好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