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N市市委书记陈大光一屁股坐在城北公安分局的办公室内,怒气冲冲的看着眼前的人,手不停的敲打在桌面上,发出的声音让人战战兢兢。

  “程耀年你说!”

  身穿制服的中年人,即现如今的城北公安分局局长程耀年,是陈大光的头号心腹。此刻他正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是!今天一大早,我一到这儿手下的人就告诉我,看守所的大门开了,于是我匆匆忙忙赶到现场,看见地上的手铐和脚铐全部被锯开,那女孩早就不见了踪影……噢,对了,我们在现场还发现了一根钢锯!”

  “钢锯?!她哪来的钢锯?”陈大光疑惑道。

  “这个……”程耀年背后直流汗,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所以答不出。

  “哼!如果不是她自己事先带进来的,就是有人故意想救他!”

  “书记!这不可能,每天都是由我儿子和另一人轮流去看那女孩,绝对信的过!”程耀年急道

  “那你的意思这个女孩是自己不小心在看守所的地上找到了把钢锯,不小心趁你们的人没注意,不小心打开了门,最后不小心逃出去了?啊?是不是啊?!”陈大光此刻真的恨不得拿起桌上的书砸到程耀年脸上,大骂他是个饭桶,是废物。无奈他手上的可用之人不多,让他不得不忍。

  程耀年被骂的脸上无光,在他看来这件事太奇怪了,明明是不可能的事,却偏偏发生了。

  “这几天有什么可疑的人来过?”

  “应该没有……倒是城西的李峰来过。”程耀年想了一会儿说道。

  “李峰?”陈大光疑道。

  “是啊书记,您忘了?他说要来为他儿子讨个公道,想亲自审那女孩,当时您还同意来着”

  “噢”陈大光想起来了那天正好心情不错,以为这算不上多大事就同意了,毕竟他李峰的儿子受伤,他这么做也情有可原,哪会想到发生这种事。可眼下也没有什么别的人去见过那女孩子,于是道:“把那天的监控调出来我看看。”

  过了一会儿,一群人围着40寸的大屏幕,上面放着的是前天的监控录像,到下午1点,李峰出现了,进门之后对女孩拳脚相加,随后指着女孩破口大骂。

  “停!把声音给我调大点!”陈大光要求道。

  旁边的警员立马把声音调高了不少,无奈李峰的语速太快,他们没能仔细听清楚,不过还是能辨认出他在骂那女孩,骂了将近10分钟,李峰气冲冲的就走了。

  陈大光反复看了两边录像,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旁边的程耀年问道:“书记,有什么问题吗?”

  “呐,你自己看,他打这女孩的时候,特意转过来背对着监控,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有问题?您是说他趁机把钢锯塞给了那女孩?”

  “很有可能!”陈大光点了点头。

  “那我现在就让侦察科的人去验下上面的指纹!”说完,立马吩咐了几人下去。

  “不用了,你验不出来的。他当警察这么多年,怎么会连这点反侦察意识都没有?多半上面只有那个女孩的指纹。”说完黑着脸走出了监控室。

  程耀年立马跟上来说道:“书记,我已经调集人手去找了!还有几十条警犬,相信不久就会有发现!”

  a最◎n新a章p节/b上qM酷匠Ig网Y6

  陈大光嗤笑了一声,心想你们这群饭桶都能让一个女孩随意进出这里,会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

  “好,我给你三天时间,不管用什么方法你都给我找到!不然你就扒了你这身警服,带着你那宝贝儿子滚回老家!”

  ……

  “今晚我就睡在这儿了!”

  “啊?!”

  “怎么了?不行吗?”宋警花一伸懒腰打了个哈欠,一看已经九点了。

  “行行,你请便!”我擦了把汗道。

  回想起今天白天的事我就想笑:今天一大早老妈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坐在我床边,当下忍不住问道宋洁是谁,我一想到宋洁的特殊任务,只好说她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今天来看我的。我妈听了顿时脸上乐开了花,以为自己的儿子女人缘有多好呢!立马拉着宋洁坐了下来拉家常,又是问她家里做什么的啊,又是问她和我关系怎么样了什么的。警花被一连串珠炮似的问题问得尴尬连连,又不好意思不回答,只好象征性的应付了几句,最后我妈走之前,还朝我眨了眨眼,意思是:这个不错!

  “你妈也太多心了,我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个小鬼头?”看我妈走了之后,宋洁笑了笑不以为然的继续剪起了指甲。

  我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说的好像小爷我多不值钱似得,当下回了一句:“就是,也不看看这年龄差多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老女人?”

  宋洁一听‘老女人’三个字,‘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如同一只暴怒的母狮子,伸出两只胳臂儿一招锁住了我的脖子,一字一字咬牙切齿的在我耳边吐露道:“你!说!谁!是!老!女!人!”

  “咳咳”我被勒的喘不过气来了,说话都困难,心里后悔说出那句话。

  “咔嚓”门开了,苏雯站在门口怔怔的看着房中的两人:“你们……”

  我突然发现我和宋警花这个动作有点暧昧,急急忙忙推开她,推的过程中手不小心按在了宋警花饱满的胸口,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宋洁惊慌不已,红着脸松开了我,气呼呼的坐回了椅子上。

  好在苏雯没注意到,我笑道:“没什么,我们闹着玩呢!她是我的……”

  “我是他的妹妹!”没等我说完,宋洁脱口而出。

  “噗!”我差点喷出口水,我原本想说‘她是我的姐姐’,可这脑残警花你是闹哪出啊!你不是说你都二十五了吗?!怎么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我妹妹啊?!能不能要点脸啊?当人家傻子看不出来吗?

  宋警花直接无视了我夸张的表情,笑盈盈的看着苏雯:“姐姐你好!”

  “完了”我看着苏雯吃惊的表情捂住了脸想道,这下肯定要穿帮了。

  ……

  “噢噢!妹妹你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中午码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