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想干什么?!”

  “还真来了!”老周一推门进来后,微微惊讶这个女人比她先到。

  “老周把她摁住……夏同学是吧,好久不见,来找我们有事吗?”

  “别装模作样了!我知道是你们把我骗来的,小浩呢?他在哪儿?”

  “噢,你说那个软蛋啊!”老周一听乐了:“他现在跟我的兄弟们在谈理想呢!”

  “哼,骗鬼呢!你们把我骗到这儿想干嘛?”

  “呵呵,请你到这儿来是有点事问你。”我微笑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杜文宇和老周把夏木颖推到我床边坐下来:“峰哥这还没问呢,你就说不知道,看来是一定知道咯?”

  夏木颖脸色微变:“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知道不知道不要紧,我问你,那天你去体育馆找我女朋友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只是道歉而已,难道这样有错吗?”夏木颖一昂首理直气壮的说道。

  最RP新X章5节上酷匠:网

  站在一旁的老周大手一甩,“啪”一声,打在这女人的脸上:“你还装?你的两个跟班都招了,她们说这一切都是你干的,你踏马还敢不承认?!”

  夏木颖闻言忘记脸上的疼痛,惊道:“不…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

  老周无奈被识破之后拨通了一个号码,说了两句之后把手机递给夏木颖。

  “啊!啊!”电话里传来歇斯底里的嚎叫“喂?!小浩,小浩你没事吧?!你们别打了!别打了……”夏木颖听出电话那头被打的‘嗷嗷叫’的孙浩,情急之下哭出了声,求着我们不要再打她男朋友了。

  我示意老周把手机收回去,对着哭的泪流满面的女人说道:“痛苦吧?我想你现在可以体会一部分我现在的心情了。不过你比我好多了,你现在还能听见你男朋友的声音,而我却听不到我女朋友的声音了。”

  我见她沉默不语,我心里更加笃定是她干的,接着道:“她被警察带走了,她在N市没有任何亲人,唯一的亲人就是我!她善良聪明,从来没有得罪过别人,她刚拿过全校第一!她原本有着比你这个贱人好不知道多少倍的前途!而现在呢?她以后要在冰冷的牢房里度过!她才十几岁!你知道吗?!”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夏木颖心理防线近乎溃决。

  “怎么样?!”我怒火中烧,红着眼,一把扯过她的头发把她拉到近前:“我想杀了你!!!”

  夏木颖呆呆的看着我,颤声道:“你…你不可以……这里是医院……”

  “呵呵,对,这里是医院,我是没办法把你怎么样。我只是在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跟着她一起走,没有告诉她防人之心不可无,告诉她你这种贱人有数不清的阴招会害她!!!”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没想过要害她……我只是想让她出丑,我没想过要害她!呜呜!对不起!”夏木颖终于忍不住了,捂着脸蹲在地上痛哭了起来,她压根没想到喝了饮料的小白没有像她预期的那样,而是毁了大半个体育馆,打伤了好几个人,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另外还把我送到了医院。

  此刻,我的火气渐渐褪去,看着这个女人冷声道:“告诉我为什么?”

  夏木颖最终在哭声中交代了她自己之前找小白麻烦和后来给小白的水里下药的事情,追其原因只是因为她看不惯小白比她优秀。我听完之后更是气的不行,无奈伸手够不着她,不然我早就一巴掌抽上去了。

  “你!”我真的恨不得咬死这个歹毒的女人,愤恨道:“我想我现在就可以报警了!”

  “不要!求求你!不要报警!”女人激动的直接向我跪了下来,不停的向我磕头。

  确实,让一个花季少女去蹲牢房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那我的小白怎么算?

  “你说你想让她出丑,那你有没有想到这个结局?”我平静的问道。

  “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几颗那种药怎么可能让人变疯?!”

  “哪种药?”

  “就是一种春…春药……”

  “啊?春药?!”老周和杜文宇齐声叫道。

  春药?小白的修为已然不低,不可能压制不住几颗春药的药性!那时候小白狂暴的样子,分明是失去了理智,根本没有半点是吃了春药的样子!

  “你撒谎,根本不是春药?!”

  “我没有!我没有!真的是春药,我在彭如那儿买的!不会错的!”

  我见这女人这幅惶恐的样子,心想她之前全部招了,这时候也没必要骗我了,这就奇怪了!

  我联想到小白两次狂暴的场景:第一次我还能引导她,第二次我怎么劝她都和疯了一样!难道妖精不同于人,吃了春药会变疯?不能吧?!

  我心里越想越烦躁,对着已经停止哭泣的女人说道:“报警的事我暂时不考虑,你给我老实点,在我没有查清楚一切之前,你乖乖呆在学校等我消息!”

  夏木颖听到我不报警了,连连点头。

  ……

  “市长,人在城北。”

  “市长,您不觉得奇怪吗,他们不去开发区当地的看守所,也不选择途中经过的城南,偏偏去最远的城北!”

  “那女孩怎么样了?”孙大为推了推眼镜。

  “不清楚!我们想进去被人拦住了。”

  “他们不知道你们是市局的?”孙大为皱着眉问道“我们亮出身份要求提那女孩走,可他们说要市长您的亲批文件。”

  “您说这不是胡闹吗?以往市里提犯人,我们最多向黄局请示下就行,什么时候要求请示市长,这摆明了就是针对您!”

  “罢了,你们出去吧。”

  “可是市长,那个女孩怎么办?”

  “再等两天,看看情况!”孙大为不耐烦道。

  “市长您不是说,这孩子是个重要人物?怎么……”

  “我做什么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管了?!出去!”

  两人走后,孙大为靠在椅子上,想着想着顿时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阴谋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二章结束,我得好好构思接下来的剧情了。有什么想法的可以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