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此刻一群人环绕着我不一而同的坐在课桌上,听完我写的答案,紧接着大家积极的报出自己的答案,答案内容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对了,那句诗‘清水出芙蓉’下半句你们怎么写的的?”我锤了锤桌子问道。

  “乡村出美女!”

  “老师出烂题!”

  “电光毒龙钻!”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哄笑,有人直接跳下桌子,起哄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

  “行了行了!”我挥了挥手,笑骂道:“知道‘天生我材必有用’下一句是什么吗?”

  “哎?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都空着的。”

  “别装X了,峰哥你快说!”

  “一群差生!听着!‘天生我才必有用,关键时刻显神通’这都不知道,还想去高考?!”

  “好诗啊好诗啊!”

  “这不扯蛋呢?明明是‘天生我才必有用,肥猫儿子会打洞’!”

  “哈哈哈哈!人才啊!你小子还会押韵,就冲这点,高考状元就特么是你了!”几个人笑作一团。

  坐在教室最前排的许莹莹闻言低声啐了一口:“这个坏人就知道作怪!”

  而许莹莹旁边,正竖起耳朵听后面男生扯淡,乐个不停的女生闻言疑惑道:“莹莹你说谁呢?”

  “我没说谁!”许莹莹紧张的回了一句,心虚的低下了头开始看书,却怎么也看不进,脑海里想着一个人的身影,于是偷偷往后看了眼人群中央的那个男生,慢慢的,嘴角微微扬起……

  “哎?她人呢?”我一看小白怎么不见了,指着小白的空位问道。

  众人摇了摇头,纷纷说自己没看见,突然有一个人说她看见小白进了二楼的厕所,我‘噢’了一声心想没什么事,估计是一楼的厕所坏了吧。

  ……

  与此同时,二楼的女厕内“贱女人,你不要以为有那个男的护着你,你就可以在这个学校横着走了!”说话的三个女人穿着奔放,在这个季节N市的每日最高气温不超过15度,而她们依旧短裙,黑丝包裹着大腿,分外妖娆,平庸磕碜的脸上浓妆艳抹,妄图让自己变得更加美丽,旁人细细一看就会发现就像是涂上了一层厚厚的粉,剥下来都能包饺子。

  “哼,你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其中一个女人走向被逼在角落里的小白,脸上挂满了阴险的笑容,仿佛眼前的这个女人被她吃定了。

  “夏姐~这个女人似乎不把你放在眼里呢!”

  “就是,夏姐,你看那女人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蛋,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呢!”

  两个女生口中的夏姐就是之前被我一怒之下抽了耳光的最贱女—夏木颖,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被逼到墙角的小白,听到两个姐妹的言语,脸色急剧变差,心中那份怒火也‘腾’的燃起来了,原本被我打过的那丝胆怯也荡然无存,高高的举起了手,朝小白甩去,报上次被我打脸之仇。

  此时小白也相当郁闷,被一个不认识的女生连哄带求的叫到二楼的女厕所,居然碰上了这三个无理取闹的女生还在那儿疯言疯语,仔细一想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做错的事吖?无奈和这三个人又是同一个学校的,这几个又是普通人,所以她也不想出手,生怕伤了这几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可现在小白见眼前这陌生的女人要动手打自己,火气也上来了,在她看来这女人的动作就像电影的慢动作镜头一样,她轻轻松松伸手就捉住了对方的手臂,如同一只钳子一样将对方牢牢禁锢。

  “你!”夏木颖左右动弹不得,感觉自己的手被铐了起来,气愤之余心中惊讶这个柔弱的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而她身后的两个死党更是惊讶到忘记上前帮忙。

  “松开!*女人!臭女人!你和那个姓李的贱男人一样……只……只知道动手!”

  小白实在无法理解这个女人到底在干嘛,说话举动前后矛盾,直到听出他口中好像在骂我,心情变得极差,因为辱骂我这件事。是她最不能忍的!

  “滚!”小白一声怒喝,这是她第一次在学校里对着外人说话,此前就连老周,她都没说过一个字,身上的气势陡然迸发,同时松开夏木颖的手,后者直接退后了五六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厕所潮湿的地上,米色的短裙湿了一大块,上面还沾有难闻的气味,是个人都知道这种*味是什么……两个死党急忙扶起自己的大姐,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强势的女人从自己面前走过,自己却不敢像欺负其他女生一样欺负她,她们何时见过这种凌厉的气势?仿佛眼前的这个绝美的女人变了一个人,变得异常的强大,不由得让两个死党心惊肉跳。

  “夏姐……”得到小白走后,一个带着金丝眼镜死党颤颤巍巍的开口道。

  “啊啊啊!!!”夏木颖感受到自己又一次出糗,尖声咆哮起来:“我一定要让这对狗男女死的很惨!”

  “夏姐,我们好像连这个女人都对付不了……”

  ◎最+新R章!)节1上j+酷G"匠X网2@

  “要不算了吧……”

  “不行!不报此仇,我誓不罢休!”夏木颖挣脱开了扶自己的手,一双三角眼充满了怒气,过了几分钟,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转头对着自己其中一个死党说道:“彭如!你家里是开成人用品店的吧?”

  “啊?”被问到的女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顿时脸色变得尴尬,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呵,这就好办了,你家里有没有这种药……”夏木颖探到在彭如的耳边问道。

  “啊?!……有是有,可夏姐,你要这个做什么?”被问及的女生露出吃惊的表情。

  “当然是对付刚才那个女人了!”

  “夏姐,你不会是想……你这么做是犯法的啊!”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行了你别管了,快去拿个十几颗……药力越烈越好!”

  两个死党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自己身边这个女人到底要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不好意思啦各位,学校居然断网了,这不坑爹么!你说我能断更吗?显然不能!……另外我希望各位读者大大多宣传宣传,每天多10个赘述的,我多更一章,多20个我更两章……要是多100个的话……我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