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没说咱们以后不结婚啊……”

  “……”

  “咱们那什么血誓都立了,你还担心个球啊!”

  “……”

  “亲爱的,别生气了……昂!”

  “哼!我就是要生气,罚你今天给我做一顿好吃的……嗯!少于十个菜免谈!”

  “啊?”我这脸瞬间就拉下来了,一拍脑袋!卧槽,我刚才怎么忘了向老妈要生活费了啊,特么现在是两张嘴在吃饭,别说十个菜了,就是一天一个菜我都供不起了。

  我苦笑了两声,小白见我这幅样子,不禁哑然失笑:“你是不是没钱了啊?”

  “你怎么知道?”我奇道“自打和你立下血誓,我就与你心灵相通了啊,所以你只要想到什么,我也能感应到。我想什么,你也能感应到。”

  “真的假的?我也能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惊讶道。

  “没错,师父告诉我的,不信你试试。”

  “让我想想……哎?糖醋里脊?脆皮烧鸡?什么玩意?!”

  小白闻言涨红了脸,用力的掐了我下:“能不能不说出来啊!丢死人了!……给你!”

  我接过来一看:“咦?这是央行的玫瑰金卡?你哪来的?”

  “师父给的啊,她说出门在外少不了金钱俗物,否则寸步难行,可我不会用呀,所以让我转交给你,你拿去吧,噢,密码是6个8”

  卧槽,我手握着这卡,怎么看都感觉牛比哄哄的,再联想下仙子姐姐开的那豪车,那种feel,感觉那气质和电影节的国际巨星也不逞多让,这卡里少说得有个几十万吧?!

  想想都激动啊!连忙带着小白到附近银行,那银行经理见我持这卡,立马邀请我到里面的vip专厅,亲自为我办理业务。我让这经理先帮我查询下余额,结果那经理查完了,惊讶的看着屏幕,仔细的数着数,数完后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支支吾吾的回答我里面一共存款三个亿,吓得我差点没抱住小白亲一口,不过被我硬生生的忍住了,三亿啊!我特么一下成了暴发户了?难怪这经理吃惊的样子,我这副穷比学生样,有这么多钱真的太奇怪了,我淡定的让那经理给我取个五万,放在包里。、两人走出门的时候,我大口的呼吸了下空气,用力的拍了下脸,感受了下包里面沉甸甸的重量……原来都是真的!是真的!回头看了眼疑惑的小白,猛的亲了一口,羞得小白直接跑到我前面,还骂了我句神经病。

  原来吃软饭的感觉……真的好爽!

  ……

  转眼过了两天,期间我申请了教学楼顶的三个大教室,一个用作评审现场,两个用作等候室此外这两天所有报上来的节目一共有75个,涉及到300多个人,而学校一共有将近1200号人,也就是说现在有四分之一的人投入进来了,所以今天为这么多人批假也是个难题,没想到的是向学校领导请求为这么多人请假,居然同意了,想都不用想了,肯定是仙子姐姐的余威影响的。

  早早的来到了八楼,小白没和我一起来,这妮子下午连赵茜那儿的课也不补了,和吴欣然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正好赵茜闲的不行要来当老师评委,用她的话说,她上大学那会儿还是学校的礼仪队的,大大小小的晚会参加了不知道多少次了,绝对能胜任,于是我就答应了,这里就连过道都已经挤满了人,我让老周那帮人维持秩序也没见有什么效果,场面一团乱。

  “安静!”我大喊了一声。

  所有人停下了吵闹,纷纷看向我,我扫视了一眼全场,估摸着有不乏借这次评审来逃课的,来着滥竽充数的学生,于是大声道:“所有人到我这儿来,领号码牌,排队依次来,每个节目派一个代表过来,拿完之后去A02教室等我们通知……我这里一共75个号码牌,一个也不多,拿完立刻统计人数,非工作人员和表演人员立刻离开,否则通报学校。”

  等我说完,稍微安静了点,大部分人都依次排起队,有些闲的蛋疼,多余的人见我这么严谨,灰溜溜的走了,场面才恢复了秩序。

  “呼!”我走进了A02的教室里,教室里所有的课桌和桌椅全部被提前挪到了后面,只留下中央的四张课桌和椅子,上面标着我的名字还有……等等!怎么成了4个了?

  `K酷ZR匠"d网mK永V久P%免费W看n小p说

  这……“砰!”门被踢开了,吴欣然大大咧咧的往桌子上一坐,看我来了,嘻嘻哈哈的往她自己的位置一坐,拍了下我的肩膀:“你来的倒挺快啊?”

  “你怎么来了?你应该去隔壁的啊!”

  “我是评委!我凭什么去隔壁!”吴欣然不满道,小嘴一撅,指着一个名牌:“凭什么这女人能当我不能当?!”

  “因为人家先……”

  “噢!我懂了!你和这女人走的这么近!肯定脚踏两只船!我现在就告诉胡同学!”说完翻身跳下桌子,作势要走。

  “别别”我一阵头大,连忙拉住她,摸着光滑细腻的小手:“你要评就评吧!”

  这妮子狡黠一笑,好似得胜一样,不一会儿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进来,大声惊呼:“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吴欣然冷然道:“倒是你,你凭什么来这?”

  单悦咬着,嘴唇反而大步挎着包进来坐在我的另一边,好似自言自语道:“我是学校的礼仪队队长”

  “我是学校舞蹈队队长”另一边吴欣然也自语道“我钢琴十级”

  “呵呵,钢琴十级也不过半路小城而已,满大街都是,你也好意思说?我吉他7级,全N市也找不出几个!”

  “你!”单悦气急,小包扔在桌上,突然眼咕噜一转,笑道:“我上一次月考是校榜第十一,请问你……噢,不好意思,你叫什么来着,我去查查?”

  “哼!”吴欣然扭过头:“我呢,总比某些喜欢勾搭别人男朋友的人要好……哎?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可没说你……”

  ……

  唉,头疼,这俩女人一上来怎么就开始**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醉了,昨天室友过生日喝多了,尼玛躺床上直接不省人事了,一觉起来发现上课迟到了,被骂成狗!吗的,这破学校坑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