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你别走!”我看着小白离开的我怀抱,她在笑着,朝我招手,而我伸手去抓她却怎么也抓不住,只留下她身上特有的香气,转眼间……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投入一个男人的怀抱……

  “不要!”我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额头上冒着细汗,不用想也知道刚才肯定是做噩梦了。

  “咦?”我明显感受到身上压着一个人,竖起头一看,一张倾城如画的面孔映入眼帘,呼吸平稳,嘴角还有一抹淡淡的笑意,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条纹衬衫,领口叉开,从我的角度看去,胸前的两团肉都压得变形了。下身不着寸缕,露出两条白皙的美腿……大早上就来这么一出?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这死丫头!我不禁鼻子一酸,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的,什么时候爬上沙发压在我身上,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尽管这妮子一百斤不到的体重压在我身上不算什么,可压得时间久了,我也难免胸闷气喘不过来,不过我还是没敢打扰他,只要能永远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看了一会儿,见这妮子嘴开始蠕动,我心想这是要快醒了!赶紧闭上眼假装睡着,一声轻哼,这妮子从我身上爬了起来,见我还在熟睡,脸凑了过来,我闭着眼能感受到小白离得越来越近,呼出的香气让人沉醉,不由得心跳加快。

  “啵”小丫头在我嘴上轻轻的一吻,似乎吻的还不过瘾,在我脸上四处摧残了起来,我再也忍不住了,立马爬起来翻身将小妮子压在身下,这妮子还没反应过来,如同一只收到惊吓的兔子一样看着我,娇弱得惹人怜爱。

  ‘嘤咛’一声,粉唇被我的大舌头肆无忌惮的侵略着……良久,唇分,小白涨红了脸,喘着大气:“大骗子,你早就醒了对不对!”

  “嘿嘿,谁让你占我便宜的!”说完,我又作势扑了上去。

  “别闹了,被师傅看见了就……就……”小白脸红扑扑的,时不时的朝着卧室看去。

  “啊?那仙子姐姐是你师傅?”我惊叫道。

  小白‘噗哧’一声:“什么仙子姐姐啊?!我师父比你爷爷的爷爷辈分还要大上不少呢!”

  “卧槽……那她岂不是老妖怪?”乖乖,女人的年龄果然猜不透。

  “仙儿,你们怎地在背后编排师父的不是?”不知何时,白衣女子站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俩。

  “啊?!师傅!”小白闻声立马跳下沙发,顽皮的抱住白衣女子的手臂摇着,嬉笑道:“那有啊?师父青春靓丽,就是广寒宫里那仙子下凡见了师父也自愧不如呢!”

  “你呀!”仙子姐姐轻轻点了下小白的额头,无奈道:“本以为你此番下山能历练不少,却是嘴皮子功夫比以往强上三分……嗯?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

  “嘻嘻”小白见仙子姐姐愠怒,吐了吐舌头。

  “还有你……真没想到还能遇见你……”仙子姐姐叹息了一口,微微摇头。

  我脑中立马就炸开了,联想到之前小白所说的种种,我顿时有种感觉身在局中却浑然不知的感觉,小白和她的师父仿佛在我没遇到他们之前就已经和她们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可能心有疑惑,我却不能告诉你。这次我来是要带仙儿走的”

  “走?!”我和小白同时开口道。

  “师父,我们去哪儿啊?”

  “去哪儿?回山上!”强硬的态度与刚才判若两人“不要”

  “仙儿!”仙子姐姐愠怒:“你不听师父的话吗?”

  小白带着哭腔,匍匐在地上:“师父!仙儿从小到大一直听您的话,从不懈怠,可这次我……恕难从命!”

  “你!……为什么?”

  小白硬生生的跪在地板上,看的着实让人心疼,但这是人家的家事,我只能眼看着干着急。

  小白红着脸,眼神里带着一份坚定:“我与他……早已私定了终生,我也把身子给了他……”

  我见状也立马跪在地上:“那个啥,师父,我会照顾好她的,吃好,睡好,把她养的肥肥胖胖的,您就放心好了!”

  小白嗔怪的看着我一眼,饱含风情。

  “孽缘!真是孽缘!”仙子姐姐无奈道,扶着小白起来:“我本以为你二人不会再相遇,谁知这老天偏偏戏弄与人……”

  酷D匠:p网永}0久mw免SQ费LZ看T小说

  “师父,你也说了这是缘分,既是缘分,强求不来,挥之不去,我们何不顺应自然走下去呢?”小白见师父态度转变,破涕为笑:“师父你就告诉他吧。”

  “凭什么?”仙子姐姐一挑眉,看着我冷声道:“他欺负我徒儿懵懂无知,天性善良,毁她道基,十足的登徒子!”

  ‘咯噔’我心一跳,我这躺着也中枪啊?

  “也罢,现在我要你和仙儿定下血誓!不然我现在就带仙儿走!”

  小白闻声脸色大变:“师父,我与他二人已结为一体,何必多次一举呢!”

  “你当师父是三岁孩子么?好骗的紧?昨夜为你治伤之时,你还是处子之身!”

  小白红着脸沉默不语,仙子姐姐转头看向我。

  “我定我定,不就是个血誓么?”我笑道,表情云清风淡,仿佛这只不过是小事一桩。

  卧槽是不是要放血啊?我怕疼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最近天气多变,大家注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