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士兄弟二人见冷不丁冒出一个人也着实吓了一跳,手里的法器紧紧的握在手里,连抓我的手也自觉的松开,将我扔在一边,解脱的我,大口呼吸着几口新鲜空气,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不知阁下是?”

  “你还没资格问……”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我头晕眼花看不清这个白衣如仙的女人的脸,不过我听这悦耳的声音,猜应该长得不差。突然,我感觉到躺在地上的小白明显动了一下,我咬着牙爬起来跑过去抱住小白的头,小白闭嘴眼只有微弱的呼吸,我看见小白洁白的毛色下染着不少鲜血,心疼的差点没哭出来。这师兄弟二人也没多加阻拦,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一步一步的走来。

  “想必阁下是来救此二人的吧?呵呵,阁下有所不知,此二人皆为妖,而我等不才,习得些道术,专为降妖除魔而来,正所谓正邪不两立……”

  “啪!”电光火石之间,那个正说话的师兄血沫飞溅,整个人横空飞了出去,另一个师弟见状怔怔的看着仙子,吓得已经忘记出手了,因为眨眼间人家已经走到自己面前,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威压让他根本起不了反抗的念头。

  “聒噪!”仙子朱唇轻启:“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你二人师承斩妖道人,此番手段我一眼便可看出,你这一派既无道家的上善若水,也无佛家的慈悲为怀,心狠手辣,贪得无厌竟然自诩正派,可笑!”

  离近了我才看清楚来人的脸,这女子看不出真实年纪,肌肤似雪,鲜艳的红唇一张一兮,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抖动着,眉如远山含雪,身如弱柳扶风,挺胸翘臀,着实美艳!

  乖乖!望着这成熟丰满的娇躯,纵使我已经见过小白这么美的女孩子,审美上升了几个高度,也不由得惊叹,这女人真是美的不像话!

  那个师兄爬起来,涨红了脸,无奈打不过这女人,只好反驳道:“这是只成精的狐妖,阁下总能认得出来吧?我为世人除去这祸害又有何错?”

  “妖,也可习得修仙之法,我与多派道长交好,品茶论道,传授心得,也不曾见过谁来除去我这祸害……”

  二人退后了一步,惊讶的说出了口:“你是妖?”

  仙子沉默不说话,那师兄急忙拿出那盏魂灯晃了晃,见这灯不闪不亮,惊讶无比,冷不丁的好像是想到什么,冷汗直流,眼神里恐惧的神色掩盖不住。

  我听着这番言论,暗自点头,这仙子和小白肯定有关系,抬头看去,只见那个师弟缓缓走到一边,我见他眼神突然闪过一道厉色,手中的铁链急速脱手,大叫道:“小心!”

  那个仙子好像没听到一样,待到铁链甩在面前时,迅速伸出两根玉指牢牢的夹住,那个师弟左右拉不动涨红了脸也不能拉回铁链分毫。

  我见这幕惊讶的嘴能塞进一个鸡蛋,这厮的力道我是知道的,刚才能徒手撼住小白,可见其力道非凡,这下居然抵不过两根手指?

  “你!”那师弟惊讶的看着仙子,只见仙子手指一转微微发力,那跟铁链竟然寸寸断裂掉在地上。

  “缚妖索!该死的!快走!”那师兄拉着发呆的师弟,两人急速远遁二十几米朝着西边逃走。

  仙子缓缓走过来,蹲下来看着受伤的小白,伸出手摸着小白的脖子,眼中流露出那抹心疼的神色,我心里紧张的不行,面对这么一个美如画的女子,我的心一直砰砰的跳。

  这仙子掌心发力,小白又变回了人形,我激动这抱起小白,可小白就像睡去了一样,嘴角露出一丝鲜血,看着小白苍白的脸和毫无血色的嘴唇,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哗的流,知道眼前的这是个高人,急忙朝这仙子跪下。

  “求求你,救救她,求求你,救救她……求求你……”我一遍一遍的磕头,我心里无比的愧疚,在面对这些困难的时候我一点用都没有,以为只要有了小白能摆平一切,可结果呢?

  “求求你,你救救她,只要你能救她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db酷匠e网正版G首?!发

  “好了,你起来吧……我会救她的,稍等片刻。”仙子开口道,转眼间已经不再眼前,奔着刚才两人消失的地方去了。

  我静静的看着怀里的小白,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美丽的脸蛋前一刻还在笑着,现在却……唉!

  又一想到刚才居然情不自禁的朝那仙子下跪,我的脸微微发烫:她既然来这儿,肯定不是为了我,肯定是为了小白啊!哎呀!怎么就没忍住呢?我男人的尊严就这么没了?!

  不一会儿,那仙子踩着莲步从空中缓缓落下,一身古色古香雪白的长裙超然脱俗,好在周围没人,不然又要上新闻了。

  “仙子姐姐!”我急忙开口道。

  那女人也微微一怔,对这突如其来的称谓也不加否认,走过来仔细的看着我脸,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动容:“是你?!”

  我一头雾水:“仙子姐姐,我们见过吗?”

  仙子微微笑道:“没有,给我寻一处安静偏僻的地方,我要为她治伤。”

  “好好!”我兴奋的答应道,抱起小白就往住的房子走,身后的仙子尾行着我,根本听不到脚步声。

  抱着小白一口气上了五楼,我气喘吁吁的开了门,将小白抱了进去,身后的仙子关上门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房子,我将小白轻轻的放在床上。

  这仙子冷声道:“你和她平时便是睡在一起的吗?”

  “不不不”我急忙否认,指着地上的铺盖:“我睡在那儿,她睡床上。”

  仙子紧盯着我的眼睛,见我眼神清澈,不似说谎,微微点头道:“你且算是个正人君子。”

  卧槽?什么叫且算?老子明明就是好吗?

  “你出去吧。”

  “好”我轻轻的走出去关上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里忐忑的看着紧闭的卧室。

  小白,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有建议的私信我QQ582501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