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咝!”

  “哼!少爷,这是那个浑小子干的?”老者恭敬的站在年轻人的旁边冷声问道,眼中闪过一道厉色:“要不要我…”

  “呵呵,不打紧…总有一天我会让他跪着向我求饶…还有那个女人!”

  ……

  “喂,笨蛋!”

  “……”

  “你!”小白跟上前一把拉过我,撅着嘴委屈道:“怎么了嘛?!”

  虽然心里的气消了不少,可我表面上还是故作生气道:“怎么了?我问你,我是不是说过让你出来后直接回家?谁让你和他来这的?”

  “我…我饿了嘛,他就说带我来这吃饭…”

  对啊!单天雄是单悦他哥,这酒店也是他家的产业,难怪他带小白来这儿…

  “好不好吃呀?”我笑道“好吃!”

  “好吃你个头!我警告你!你不许他靠近你!不然我就…就…”

  “就什么呀?”小白眨巴眨巴大眼睛。

  “去去,反正我到时候惩罚你…”说完我伸出两只魔爪装样子朝她胸前袭去。

  这妮子也不躲闪,嬉笑着挺起胸脯,探过头来在我身上闻了闻。

  “怎么了?”我停下手中的动作,闻了闻身上:“没有味道啊?”

  “谁说没有?!好大的醋味!”

  我老脸一红,瞥过头也不否认,这妮子笑的更开心了。

  “两位,到了”

  ……

  深秋的N市,晚上的气温降得特别快,现在才8点,气温已经降到10度左右了,冷风一吹过让我抖的不行,手不由的把衣服裹得紧紧的,再看这小狐狸,外面一件大大的校服,里面穿着一件背心,根本包不住火辣的身材,雪白的脖颈下露出两个性感的锁骨。看她蹦蹦跳跳的居然一点都不觉得冷。

  “嘿!”小白从背后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吹着气:“笨蛋~背我”

  我无奈的笑了笑,两只手一抬将她背起,感受背上传来的温暖,手忍不住向上滑去…

  “别闹!”小白轻轻锤了下我。“咝!”疼的我吸了口气“怎么了?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太冷了,你抱紧点”

  被锤中的地方就是刚才和单天雄互掐的地方,我还没来得及看,估计已经肿的不像样了。想想他既然敢对我下狠手就表明他想跟我撕破脸皮了,那我也没什么好和他说的了。

  “两位真是恩爱啊…”

  “谁?!”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夜幕降临,整条路上几乎看不到人,转过头仔细看向那路灯照不到的阴影,影影约约站着两个人,中间还有微微的亮光,背上的小白噤若寒蝉,我可以感受到她身上不住的发抖。

  一个人走出阴影,手中提着一盏灯,正是白天那个年轻人,另一个跟随他应该是同伙。

  我警惕的看着他,见他缓缓开口:“你们让我们兄弟俩好等啊?让我猜猜……你这狐狸修出几尾了呢?一尾?还是两尾?”

  “噢…还有你…真是奇怪,你一个凡人居然能与魂灯产生共鸣…啧啧,我早就发现你不对劲了,所以在此恭候大驾…”

  “笨蛋你退后!”

  “什么?”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阵光线闪过小白急剧膨胀成比我上次在废弃仓库看到的狐狸还要大,身后摇曳着三只巨大的狐尾,雪白的身躯挡在我前面,怒目而视着眼前两人。

  “啧啧,师弟,这次咱们收获大了,居然是只三尾灵狐……”

  “嘿嘿……”另一个不怎么说话的人突然咧着嘴笑了起来,露出阴森森的笑容。

  N}酷7P匠l网`|正kF版☆首发C6

  “嗷!”小白先发制人,两只巨大的狐尾突然伸长捆住了两人,将两人高高的抛入空中,然后快速甩向地面,想直接砸死他们,整个过程迅速无比,我根本没反应过来,我猜对面二人也是。

  突然,小白的两只狐尾着了火烧了起来,小白吃痛,急忙缩了回来。那两人仓皇的坠入地面,一个人急忙打开帆布包,掏出一条铁链,小白见状猛的一爪将他拍飞,冲上前准备跟过去,另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从地上爬起来,抱住了小白的前腿,居然以一己之力硬生生的阻挡住了小白的步伐。小白怒了,另一只爪子向其拍去,只听蒙的一声响,那人半个身子已经没入土堆,可两只手还是死死的抱住了小白。

  “哗”一声刺耳的声音发出,我一阵头晕目眩,急忙捂住耳朵,耳边还是响着回音,紧接着这声音如同波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再看看小白,巨大的身体已经开始摇摇晃晃的站不稳。

  “师弟!”之前被拍飞的那人手里拿着一个铜锣,朝着另一人扔去了根铁链子,说来奇怪,原本看上去只有短短的一米的铁链子,在那人咬破手指滴上几滴血,嘴里念叨几句之后开始无限变长,短短几秒钟竟牢牢的拴住了小白的脖子,轻轻一拉,小白应声而倒。

  “糟了!”我眼看这小白像是被制服的样子,急忙冲上前朝那个拿着铁链的人,那人似乎早有准备,连看都不看我一把锁住我的脖子,让我不得动弹。

  “呸!”那个师兄接过铁链子,朝小白啐了一口,猛的一拉铁链,小白嘴里闷哼了一声,似痛苦不堪,两只眼睛微微睁开,看到我被抓住,猛的想起身,却僵在地上不得动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眼角流出背上的眼泪。

  我怒了,涨红了脖子朝着那个师弟拳打脚踢,那师弟竟毫无所动,好像我的行为对他只是挠痒痒,于是,掐住我的手力道微微加重,让我呼吸越来越困难,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哈哈,一只三尾灵狐!多少年没看见过了!好在师傅走之前给了这些宝贝!不然想解决她还真费劲!”那个师兄激动的搓手道:“还有一个能和魂灯产生关系的凡人!带回去给师傅好好研究研究!我看他老人家一定会感兴趣的!”

  那个师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你师傅?是斩妖道人那个老匹夫吧?”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谁?!”两个人同时回头。

  只见一个白衣飘飘的恍如仙子的人缓缓落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唉。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