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为什么雯雯死活就是不肯报警呢!真是气死我了!”吴欣然一大早找到我,攥着粉拳敲打着墙面,从他口中我了解到苏雯已经回学校了,可是她家人却不知去向。

  “我好不容易才把她劝回学校,不然她非要去什么纺织厂上班,真是头疼!”

  “为什么啊?”我疑惑不解。

  “问她也死活不说,后来昨晚问到她家里情况的时候,她闭口不提,哭的眼睛都肿了。”

  我沉默了,这件事情确实我帮不上忙,能帮上她的估计只有单悦了吧?

  “什么?!你让我去找那个傲娇女?!”吴欣然惊叫道。

  我满脸黑线,单悦什么时候成了傲娇女了?

  “解铃还需系铃人!单悦是唯一能帮上忙的人”我看吴欣然这副嫌弃的样子,也犯起了嘀咕:“算了,还是我去吧。你们俩见面肯定会打起来的。”

  “哼!别让我看到那个女人,否则我就!……我就!……”

  “你就把她强奸了行了吧?”我没好气的看了这妮子一眼。

  “死开!”

  ……

  #酷匠‘网首B发

  “其实我找也正想找你的……”我和单悦并肩走在操场的路上,单悦的黑眼圈的也显现出过度的疲劳。

  “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我家还开赌场……为了这个事我还和我爸吵了一架……”

  我摆了摆手:“这不怪你,不过我想知道苏雯到底为什么会被……那个……”我做了个脱衣服的姿势,闹得单悦红了脸。

  “她的爸爸嗜赌成性,几乎输光了家里所有的钱,这次在赌场里又欠了钱被人扣了下来,没钱抵债,家里几乎一贫如洗,四处筹不到钱,赌场的人就拿苏雯……这件事其实她爸爸也同意的……”

  “什么?!”我怒道:“怎么会有这种禽兽父亲?!”

  “那她妈妈呢?”

  “她妈妈?”单悦想了想,“我没听过她妈妈的消息。”

  “唉,我还真没想到她家会变成这样……”事实真的如此,我不禁想到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苏雯的心性得多坚强?以后她还是能带着阳光般的微笑的迎接自己的生活吗?

  “她回学校了,但我想昨天的事多多少少都会对她产生点心理负担,那她爸什么时候能放出来?”

  “赌场的事我插手不进去,一直都是吴伯在打理。想放了她爸至少得把欠的钱还清。”

  我皱了皱眉:“她爸欠了多少?”

  “五十万!”

  “咝”我倒吸了口冷气,这么多钱怎么还?

  单悦见我这样,也颇为无奈:“现在不能逼苏雯还债只能让他爸还喽?”

  “可她家没钱啊?”

  “那就只能卖肾,卖眼角膜什么的把能卖的器官都卖了,短时间内还不起钱的话就只能这么做,毕竟赌场的信誉重要。”

  我吓得一身冷汗,单悦见状咯咯直笑:“逗你玩呢!哪有这么残忍。”

  “呼!”我松了口气。

  “五十万也不算多大的数字,我已经替他们还了。”

  “什么?!”我惊呆了,五十万在这个高中女生眼里居然只是一个数字,不过联想下她的家境我也就释然了:“你为什么要帮她?”

  “我觉得她……”单悦顿了顿“她是个好姑娘不是吗?马上要高考了,她不能因为这些事而放弃自己的前途吧?这样对她太残酷了,这件事我也没告诉苏雯的父亲,让他以为还欠着债,被我家扣住打工还债,防止他再赌。”

  我一听就忍不住赞扬下这小妮子,这件事做的还算漂亮,不过在我看来五十万也不是小数字,担心道:“那这钱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啊。”

  “无所谓咯,我又不缺钱。”单悦摊了摊手,那脸上的表情让我一度以为那不是五十万那踏马是五块!

  “我X!有钱能资助我点吗?”

  单悦白了我一眼,走了。

  回到教室,见到小白和老周几人交谈着什么,我走过去。

  “哇塞,你真的会功夫啊?”

  小白抿着嘴笑了笑,点了点头。

  “我说呢!……”

  “出什么事了吗?”我疑惑道。

  “哇!疯子,你刚才是没见到,嫂子一掌就把钉子打进桌子里面去了,太强了。大嫂教我两手?”

  我满脸黑线打发走了老周,走过去坐在小白边上,今天我还为小白特地梳了双马尾,显的青春活泼。

  “你干嘛去啦?这么久才回来?”小白嗔怒道。

  我悄悄的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她……

  “切!那女人会有这么好心?分明就是一狐媚子……”

  我汗颜……好像真正的狐媚子是你吧?正经道:“你这样总怀疑别人是不对的,总之我相信她。”

  “哼……那好吧,那苏雯那边怎么办?你要不要告诉她?”

  “你傻吖?!当然不能说啊,说了之后苏雯的心理负担会更重的……”

  “就你好心!”小白白了我一眼,她进入学校生活后好像真正关系好一点的同性只有苏雯了,心里不免对苏雯多了一点关心:“那你说怎么办?”

  “先等等吧……她现在肯定有心理阴影了,给她一段时间走出阴霾吧……”

  “我看是等不了了……”小白哼道。

  “为什么啊?”

  “呐!你看……”

  顺着小白指的方向,我回头看向门口。只见面容憔悴的苏雯站在门口,在深秋的冷风中瑟瑟发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明天考试!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