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看什么看!过来啊!”一个国字脸的西装男冲我招手,看样子没发现我是假的,只是表情显得急切。

  “你!跟上去,快去”国字脸指着一群跟我穿着一样的男服务员,大约有十二三个左右,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到人群里,接着我跟着这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到一个偏门,我本以为这里是一个房间,结果打开门发现居然是一个电梯。

  “喂,你进来啊!”其中一个男服务员喊道。

  “噢噢!”我急忙走进去,十几个人挤在里面难免有些难受,为首的一个与众不同的带着红领结的服务员点了负二层,让我不由得好奇起来,这酒店还有两层地下室?

  “咦?你不是刘健?”有一个人看着我号码牌,再看看我的脸,疑惑道。

  “噢噢,我是刘健的表弟,他今天不舒服,我来顶他的班。”我顺手摸了摸号码牌,心想刘健就是刚才那个猥琐男服务员吧?

  “噢……这里的规矩你都知道吧?”红领结问道。

  “懂,懂!”我一脸媚笑道,次奥,我哪晓得什么狗屁规矩?

  “嗯,懂就好。”那红领结不再看我。

  更新9N最-快`上&,酷匠`:网L

  ‘叮!’我跟着这伙人出了电梯,这才发现整个地下二楼居然是一个赌场,整个赌场大的没边,里面包含了各种设施,灯光璀璨夺目,里面穿梭着社会的各个阶层人士,有的看上去表面光鲜亮丽,富的流油,有的人看上去就像是流浪汉,正趴在赌桌上摸着手里的牌冒着冷汗。有的人囊中羞涩却眼冒精光,幻想着一夜暴富的情景,总之各式各样的人都有。

  赌场的项目真是多种多样,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没有我想象中的乌烟瘴气,赌场内还配套的有酒吧,舞池,负一楼听说还有更多娱乐项目,真是应有尽有。整个大厅除了我们这种服务生之外,一群黑色西装的保安站在过道两边维护秩序,每个人的体格都比我壮,我想如果我要是被发现了想从这里逃出去希望几乎是微乎其微。真是应了黑狗所说,这酒店涉黑很深啊。

  “A开头的几个人去那里端酒水”一个人开口“B开头的跟我走。”红领结开口道。

  我跟着另外三个人走到了服务台,开始端酒水,一个大波浪头的美少妇站在冰柜前,给了我们几个号码牌,让我们拿着号码牌拿酒去找对应的桌子,而我们端的几乎都是价格不菲的酒,简单来说一瓶酒的价格甚至比的上别人一年的工资,让我手都不禁发抖。

  “喂,你干什么呢?”其他走了之后,那美妇转过侧脸,见我不动,凤眼瞪着我,脸上画着妖冶的浓妆,下身穿着超短牛仔裙,上身豹纹的短袖紧身衣,散发出狂野成熟的气息。

  “咦,你不是刘健?”美妇扫了一眼我的号码牌,惊讶道。

  “呃…我是临时顶班的”我吞了口口水。

  “噢?”那美妇打量了我一下,笑道:“小帅哥,你还在上学吧?”

  “啊?我…我……”我看了美妇,只见她笑意浓浓的看着我,一副吃定我的样子,心想难道我还会怕一个女人不成?

  胆子大了起来,我笑呵呵的主动上前,轻轻的搂住了美妇的肩膀,“你猜呢?”

  这美妇笑意更浓了,似乎默许了我的行为,不过还是嗔怪着我,让我快点送酒,不然罚钱。我突然想到来的目的,也不和这老女人墨迹了,一边送酒一边想办法打听下消息。

  这种活儿我以前在假期里干过,现在再做起来也是驾熟就轻,忙完了一阵子,我看了下大厅的钟,已经是八点半了。

  眼下也没有人怀疑我的身份了,我走到休息室开始有意无意的和那帮服务员聊天……

  讲了几个黄色笑话和故事之后,如我预期的那样儿,我和这帮人打成一片,这帮人也开始默默的接受了我这个新来的顶班。

  “嘿,要说这极品女人还得是咱们香姐,你看人家那身材那脸蛋……哇……”

  “香姐?就是那个酒吧吧台的那个?”我问道。

  “就是她,不仅酒调的好,人也性感,要是能和她……”另一个服务员开始意淫了。

  “咳咳。”那老女人我承认风韵犹存,三十几岁的样子保养得像二十几岁的姑娘,不过我这几天看的美女太多了,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能秒杀她。

  “嘿嘿,马哥,咱们这儿有没有什么学生妹什么的……嘿嘿嘿嘿”我扮成一脸淫荡的样子,走到了领班面前,我看他有点岁数了,在这里应该呆了挺久,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套出点什么。

  “哎哟?你小子想了?”马领班也笑了,点了根烟抽起来,男人的话题无非就是女人。

  “是啊是啊”我急切道,“我说马哥,兄弟这两天憋得难受,您就说了呗。”

  “嘿嘿,咱们这儿学生妹多了去了,随便跟前台打个电话都能找到一个……”

  “不是吧,我要好看的,要是雏儿就更好了……”

  那个马哥咧着嘴笑了:“我说小李啊,你这口味还挺独特啊,只要有钱还真有那么几个货色。”

  “是吗?!”我兴奋道,一脸饥渴的样子,我都觉得我能拿奥斯卡了。

  “那可不是,不过这种货色都是留给那些大老板的,最近好像……等等”马哥笑了,“你还别说,还真有一个学生妹,听说是昨天来的,父亲赌输了钱,女儿来还债的,那小姑娘姿色还不错,就是不太听话。”

  “真的?那女孩在哪?”我心里激动的不行,心想多半是苏雯。

  “嘿?你还真想啊?那女孩倔的很,再说了,这种极品货色你也没钱买她啊。”

  “嘿嘿,马哥,您就帮个忙呗,钱我有的事……”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这里的女孩子多了去了……你去问问前台,不过我听说那女孩被关起来了,好像在11楼……哎!小李,你别走啊!”

  苏雯,我来救你了!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不好意思啊,这是昨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