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狗你真是个人才!”我激动道。

  “人才?”黑狗纳闷了,老子初中毕业算哪门子人才?

  我兴奋的看着地图上最后标记的三个点,分别是城东的蓝天酒店和花旗酒店,以及城西的富皇酒店。

  吴欣然凑过来看着,问道:“会是哪一个呢?”

  “肯定是城西的这家!”我笃定道。

  “为什么啊?”吴欣然大框眼镜下的丹凤眼眨眨,不解的看着我。

  “你看看,首先苏雯家住城西和城北交界的郊区,属于城西,假如是你肯定不会愿意多跑二十几公里到别的地方赌博吧?”

  “我为什么要赌博啊?”

  “我只是假设!”我白了吴欣然一眼,心想这妞真的只适合读书,“第二,你看看,富皇酒店前面有一排办公大楼,虽然地图上没标记出来,但我却记得我去年在报纸上看到过有关的施工消息,那天报纸上还刊登了有关富皇酒店派人打砸施工队的消息,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

  “噢噢。”

  “我估计现在这些大楼才修建好。按照近几年N市的建筑标准,房屋高度不得超过140米,从我刚才站在塔顶目测距离富皇酒店的距离少说有五公里左右的距离,而苏雯说大楼就在她的对面,我想是隔着一条马路,我姑且算它30米宽,这样一来,塔顶,大楼顶层,酒店顶层三点连线,酒店到电视塔的距离当成一点直线,这样看上去就是一个直角三角形,而比例是……”

  旁边的黑狗听的一愣一愣的,吴欣然仔细的计算着我给的数据,美眸一亮。

  “对不对?看上去只有这家符合条件了!”我看着吴欣然的神情,心里又坚定了几分。

  “李小峰,你怎么这么有才啊!”

  “嘿嘿嘿嘿,还好还好。”其实我也在赌,赌我找的这个地方一定是苏雯在的地方,因为我对自己的想法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就是成绩太差了……”

  “噗!”我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

  “雯雯说的,我听雯雯说的。”吴欣然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事不宜迟,赶紧去吧。”

  “可是……万一遇上穷凶极恶的坏人怎么办?”吴欣然担心道。

  “是啊,大神,这些个酒店里的人都贼坏的,你弄不过他们的。”黑狗也说道。

  早就听闻这些酒店没有一个是善茬,私底下的打手都是成百计算的,我一高中生怎么可能弄的过?

  真后悔没带小白出来,以那小狐狸的实力,再来一千个壮汉我也不虚啊!可眼下这情况太急了,我也不知道那帮人会把苏雯怎么样。

  最0新$章节◎‘上q酷K匠M'网^

  不管了,反正在城西,那里是老爹的管辖区,假如出了什么事,我直接报警了。

  “吴欣然你打车回学校吧。”我拦了辆的车说道,心想这女生去了忙估计帮不上,万一出什么意外她家长不打死我啊?

  吴欣然怔了怔,撅着嘴不满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碍事?”

  “没有啊!”我无辜道。

  “哼!……师傅,我们去富皇酒店”说完,头也不回的就上车了,看来是跟定我了。“唉”,我急忙道别了黑狗,说实话黑狗还帮了我不少忙。

  “大神,你还真去啊?我估计你那朋友是要不回来了,咋说呢?唉,这富皇酒店黄赌毒皆全,酒店只是一个分支,它们全部属于富皇集团,人家在N市树大根深,黑白通吃,你跟他们要人,肯定没好果子吃。”黑狗担心道。

  “没事,大不了逃呗。”我笑道,心想黑狗这人也不算坏啊?

  待我上了车,黑狗还是不放心道:“大神,大嫂你们小心点啊。”

  吴欣然听了这话脸微微红,低声啐了一口,倒是我没怎么在意,突然想起小白还在学校呢,拿出手机一看结果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不好意思的朝吴欣然笑道:“借下你的手机。”

  吴欣然递给我她的手机,外面的保护壳居然是一个可爱的海绵宝宝,拿起来好别扭,忍不住鄙夷的看了眼这个心理年龄低的女生,吴欣然则是‘你什么意思’的表情瞪着我。

  我悻悻的笑了笑,拨通了老周的电话,“喂?老周啊……”

  “臭笨蛋!死笨蛋!你在哪?!给我滚回来!!!”

  “呃……”我急忙捂住手机,这声音大的连前面的老司机都听到了,“小白,我在外面有事呢……”

  “什么事?!我不管,你走都不和我说一声!说好的永远不分开呢!说好了做彼此的天使呢!”

  我不禁乐了,这狐狸说话怎么一套一套的,跟谁学的?“小白,我真的有事,钥匙在我包里,你先回家,我晚上就回去啊。”

  “不行!你在哪!我来找你。”

  我无奈了,劝说了好半天,小白委屈道:“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我头都大了,不顾旁边的两人,红着老脸小声哄着小白几句情话,才挂了电话。

  “你女朋友?”吴欣然问道,天色暗下来,黑呼呼的车厢里我看不见她的表情。

  想到小白,我心里甜丝丝的:“对啊。”

  “噢”两人不再对话,一直沉默到下车。

  下了车,我环顾了下四周,果然不出我所料,这里有一排大楼,看样子是刚建成的,上面还有标注着每层楼租售价钱的横幅,大楼的对面就是我所看到的富皇酒店,用金碧辉煌一词形容也不逞多让,整个酒店高度近一百米,它的规模甚至比市中心那几家五星级酒店更加庞大,整个酒店的是明显的欧式建筑风格,门口停放的车辆豪车也是数不胜数,来来往往进出的都是表面光鲜亮丽的人,显然我和吴欣然这幅学生打扮和酒店格格不入。

  这个酒店真是对得起它的名字—富皇,可我觉得用另一个词形容更贴切——销金窟!

  “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第二更补上!另外,我服了这编辑了,删了那么多东西,对小说的人物刻画会有影响的懂不?大家读到有些别扭的地方不要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