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雯?!你在哪?”

  “我在……我也不知道,呜呜……我被他们关起来了……”

  我想方设法让自己冷静一点:“那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啊?你在的地方也描述下!”

  “这里好像是一处酒店,从我这里,我这里好像已经是楼顶了,对面是一排楼房……啊!我看到电视塔的塔尖了……”

  “好的,你别怕,我来救你啊,我现在就报警!”我急的要死,看着样子像是被绑架了,还是报警靠谱点。

  “不要!”苏雯突然惊慌失措,“不能报警!我爸爸还在他们……啊!”苏雯突然一声尖叫,随后电话断了。

  “喂?苏雯?喂!”我心里害怕的要死。

  “怎么了?”吴欣然问道,“是苏雯的电话?”

  “嗯!她可能真的出事了!”我眉头紧皱。

  “啊?!”吴欣然惊叫:“那怎么办啊?”

  让我好好想想,如果是酒店的话,整个N市有将近两百家酒店,在市区的有八十多家,既然能看到电视塔,就一定是市区的酒店,但不能排除苏雯在的地方也有可能是宾馆,万一她认错了呢,那是这样算的话,又有无限种可能。

  会在哪呢?她刚才说只能看到塔尖?

  “走,我们去电视塔!”

  “去哪干嘛啊?”

  “找线索!”

  两人打车,到了电视塔下,我在报亭买了一份N市的地图,准备乘电梯,给工作人员20块钱,要求登顶,工作人员不解,告诉我们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关门了,确定要上去吗?

  “废话!”我急了,借了两个望远镜,赶到塔顶已经花去五分钟了。

  电视塔作为N市的标志性建筑,坐落在N市的市中心,塔高二百九十米,站在塔顶能环视整个N市,吴欣然见我拿着地图到处跑,用望远镜到处扫视着窗外,不解道:“你在干嘛?”

  “我在找从这里我们能够看到的酒店,苏雯说她那里能看到电视塔的塔尖,说明酒店和塔顶中间隔着障碍建筑。我正在找符合条件的酒店,时间不多了,你也帮我找。”

  “噢噢。”吴欣然听的一愣一愣的。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我已经在地图上圈圈点点的画了不下四十个,夜幕将要降临,整个城市却没有因此变得昏暗,点点光点亮起,如同夜空中最亮的星,让整个城市变的灯火通明。

  “您好,先生,我们这马上就要关门了,请你现在离开。”电梯口的一个工作人员提醒我。

  我心里也乱成一锅粥,我和吴欣然基本上已经将所有可能的酒店给标记下来了,可我就怕有遗漏,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假如苏雯说的酒店不是酒店,我的努力的都白费了。

  “李小峰,我们走吧?”

  “唉。”我望了一眼窗外,和吴欣然下了塔。

  我边走边想着会是哪一个,吴欣然问我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抬头看她,见她单纯的看着我,想到现在也到了饭点了,没理由让人家一个姑娘跟我我饿肚子啊?勉强笑道:“我请你。”

  两人临时在街边吃了点东西,我开始研究起了地图上标记的这些红点点,这些都是苏雯有可能在的地方,按理说如果是最接近市中心的这几家的话,苏雯没理由只看到一个电视塔,还有很多标志性的建筑,比如中心体育馆,N市的博物院,所以我把这一圈排除了,剩下的十几家分布在城东,城西,和城北,假如一个个找起来肯定来不及。

  一定还有别的线索!目前看来,苏雯是被人绑架了,可她不愿报警就说明她有把柄在那伙人手上,她刚才说她爸爸?她爸爸不是一个赌鬼吗?

  ‘难道她被绑和她爸爸有关?’我心里想着所有的可能,我想有必要去问人了,可寻常老百姓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和吴欣然走到了珠江路,准备去第一家标记过的酒店时,在路边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禁乐了。

  我走过去拍了那人一下,“谁?!”那人回头。

  “黑狗哥,好久不见啊!”

  黑狗仔细打量着我,一下脸就绿了,说话也哆嗦了,似乎不愿意想起那天惨痛的教训:“大神,怎么是你啊?我……我可没得罪你啊,你看我……我之前都被你们打过了……我大哥都把我踢出帮会了……哎哟!我老惨了!”

  “行了,我又不是来打你的。”我心里乐了,这家伙被小白揍的阴影还是挥之不去啊。

  “那你们找我干嘛?”黑狗疑惑不解,见我身边的女孩子不是小白,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

  我简单的说明了我在找人,现在还缺几个线索,需要他帮忙。

  “我?我怎么帮你啊?”黑狗疑惑道。

  …看正/\版UM章)n节上酷匠6◎网r¤

  “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好好配合我就行,不然……唉,最近手有点痒”

  “呃…你说!你说!”

  “N市有哪些地下赌场?”我之所以说是地下赌场,是因为N市作为模范文明城市对这方面一直是严打的,基本上没人敢明面上开赌场,不过私底下里还是很多赌场的,这些我听我老爹讲起过。

  “这?”黑狗皱眉,随后奸笑道:“原来大神你也好这口啊?”

  “滚,我穷”我笑骂道,心想这小混混看来知道:“快说!”

  “这……大神!不是咱不说,是不能说,道上有规矩,这要是知道的人多了,让条子知道了,追究起来我会被人砍死的”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条……呸呸,警察的”我心想不能辱没了老爹。

  “嗯……好吧,其实赌场的规格不同,大小不同,分成好多种,在这N市要是算起来还真有不少……比如……”

  “等下!”我拿过地图,“你看看,这些酒店里,哪些和赌场有关系,你给我标记出来。”

  黑狗仔细的看了看地图,心里也在盘算着哪些是有哪些没有,最后琢磨了半天,画了几处,最后战战兢兢的把地图交给我。

  看着黑狗最后画过的几处,我眼爆精光!

  “就是这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sorry啊。我稍后发布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