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发生了一起全校轰动的事件,学校广播直接通报了高三某一毛姓同学因在学校触犯多条校规校纪,在学校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经过校领导的一致同意决定给予该同学开除处分,特此通报!

  “哗!”全校震惊,谁都猜到了这位姓毛的高三学生到底是谁,可谁都没想到这个嚣张跋扈的肥仔居然被开除了?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绝对是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了,有的人因为可以少交保护费而高兴,有的人因为学习环境安逸了而高兴,但还有人则是因为少了竞争压力而高兴。总的来说,我也算为民除害了。

  最最重要的是当学校宣布元旦晚会的承办者是二十一,二,三班。全校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三个班,有的人甚至已经猜到了我才是幕后的赢家。另外,最高兴的莫过于挖掘机了,当班主任当了那么多年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

  最吃惊的还属老周几人,感觉我就像个天神下凡一样,想秒谁秒谁。说好了让肥猫滚蛋,就一定滚蛋。我笑了笑,找了个理由搪塞了下,就说小白是校长的侄女,家里有点背景,所以靠她帮了不少忙。

  总得来说现在学校太平了,我这一招也算杀鸡儆猴,警告学校其他势力,现在学校里总算有点正常的样子了。

  总算能做点自己想做点事了!

  下午单悦找到我,笑道:“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不过那个讨厌鬼走了我心情好多了!你怎么做到的?”

  “嘿嘿,秘密咯!”

  “去!对了,这里是我拟定的元旦晚会节目单,你看怎么样?”

  “什么什么节目单?”我故作疑惑。

  “别装啦!快点,现在你是负责人!认真点,不然我可不帮你了?”

  “别别”我笑道:“你不帮我谁帮我?”

  “哼!…马上再过一个多月就到元旦了,晚会日期定在28号星期4,所以我们现在就要着手准备了……”

  “噢噢”我完全像个门外汉一样听着单悦讲场地,灯光,音乐之类的东西。

  “这些都需要你找人去做,另外节目的话,我觉得…”

  “停”我忍不住打断“我有个问题,为什么你懂的这么多?”

  “切,我是学校礼晚会主持人,这些东西我熟的很。”

  “噢噢,那让我好好想想吧,咦”我看了第一页,看到节目上有‘许莹莹’的名字,疑惑道:“她也会上台表演?”

  “对啊!她是礼仪队的队长,她当然有节目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噢”我答了一声就没不在意了,道别了单悦,我回教室翻看了几遍。拟定的节目单上只有草草几个节目,全是些歌舞,音乐,朗诵什么的,太枯燥无味了。只怕我看了都要睡觉了,绝对不能这么干,得丰富起来!

  下午我就召集了老周一伙人,去学校找一些身怀绝技或者有表演天赋的人,老周等人爽快的答应了,他们也深知这件事的重要性。

  “咱们真的要大干一场了?”老周不敢相信一切。

  “快去快去!”

  “咦!”我看下最后一个节目叫做《古琴余韵》,表演者居然是高三五班的苏雯……

  话说好久没见到苏雯了,我这儿还有一堆问题要问呢!于是,发了几个短信过去,过了许久都没回复,我又打电话过去,结果是关机。我就纳闷了,找到了苏雯的班,向人打听了半天,结果出来了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女生。这女孩生的甜美,只是大大的黑眼镜框和长长的刘海让她显得书生气十足。

  “你是?”我问道。

  “我是她的同桌,你就是李小峰?”那个女生好奇道。

  “对啊,我是。苏雯呢?”

  “苏雯……”那个女生显得面色难看,说话吞吞吐吐:“她…有事……有事回去了。”

  “回去了?”我惊讶道:“好好的课不上回去干嘛?”

  “我也……也不知道,你…别问了!”那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行!”我急了,拉住她的胳臂儿:“你快说,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回去几天了?你告诉我啊!”

  “她前天回去的!走之前说了……不能和你说……”

  “放屁!”

  “你怎么骂人啊?!”

  “唉”我平复了下情绪“我相信你和苏雯也是好朋友对不对?”

  “对啊”

  “现在她有困难咱们不能不帮对不对?”

  “可是……”女生犹豫不绝,鼓着腮帮思考了半天:“好吧,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那天苏雯接到一个电话,回来之后眼睛红红的,跟老师请了个长假。她说假如你来找她的话,还让我千万别告诉你她为什么离开。她说她家里出大事了,让我别问了,我也帮不上什么的”

  “可她现在联系不上怎么办?”

  “我知道她家住哪儿!”那女生突然说道:“我们要去找她吗?”

  “废话!当然去找啊!你放学别走,等我!”

  “噢”那女生点了点头。

  下午放学,我和这女生打车到了城东郊区的一处平房,这里年代显得有些久远,离市区已经相当之远了,我在想苏雯为了看我还跑了这么远到第一人民医院,心里就特感动。

  更新a/最#_快@r上酷N。匠v%网sT

  “就是这了,68号”那女生带我走了一路。

  “嗯,对了,你叫什么?”

  “我?我叫吴欣然。”那女孩子腼腆一笑。

  “呵呵,谢谢你。”说完我去敲了敲68号住宅的大铁门,敲了半天没人应,倒是让隔壁的门开了,一个老太太幽幽的冒出头问我们找谁,一脸戒备。

  “奶奶,这户人家呢?”我纳闷道。

  这老太见我们两个身上还穿着校服,一看就是学生的样子,也就放下了戒备的样子。

  “这家人啊!唉,可惨了,当家的赌博成隐,家里天天吵架,前天我还见到这家的闺女哭哭啼啼的跑出来。昨天这家人就走啦!”

  “怎么会这样?”我和吴欣然诧异的互看了一眼,最后还是选择走了。

  我心里疑惑不解,她家到底出了什么事,突然手机响了。

  “呜呜呜,李小峰……我好想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两天构思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