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大笑,这帮混混直接把我的话当成笑话了,可下一秒他们全部惊呆了:小白一个瞬步冲到那个二哥面前,一只手轻轻松松的将他提在半空中,吓得那个二哥动都不敢动,“这位大姐,噢不不,女侠,有事好商量……”,周围的人看呆了,没人敢触这霉头。

  “唉,哥们儿,我早说过了,干嘛逞强咧?算了,小白你放了他吧。”

  小白松手,那人重重摔在地上,似乎知道了为什么那个叫黑狗的为什么会在我们手上吃亏了,悻悻的看着我俩,往后退了几步。我看他这么害怕,估摸着也不敢动手了,挽着小白的手准备离开,才走了没几步。

  “都给我上!打死他们!”那个二哥突然暴喝!

  卧槽,这混蛋真不要脸!“笨蛋,你呆在我身边别乱走!”小白说完一个箭步冲向来人,一记手刀打在来人的脖颈上,直接打昏过去。回身一脚又踹到来人的人胸上,连带着后面的人直接飞出十米远……

  不到一分钟,地上全是躺着哀嚎的人,没有一个爬得起来……

  “大姐…不不,女侠,你饶了我吧……”看到小白轻松的解决了自己的小弟,现在径直走过来,那个二哥吓得直接摊在地上,跪地求饶。

  小白走过去刚准备动手却被我拦住了,回头朝我投来疑惑的目光,我拍了拍她的手,她才注意到周围已经围了好几个人,咔嚓咔嚓朝她拍照,让她大惊失色躲在我后面,一副见光死的样子。

  我只好拉着小白远离这里,再这样呆下去迟早出名,估计明天的早报上会写着《XX女高中生大战二十余名黑社会》之类的头版吧?

  到了夜里三点左右,我才疲惫不堪的和小白回到病房。看着窄小的病床,只够一个人翻身的,所以又冒出一个问题了,今晚小白睡哪呢……

  酷H、匠网}唯。一☆!正版oE,其:}他oG都☆$是(盗a版

  “好累啊……”小白直接躺在床上,让我更尴尬了。过了会儿,小白见我站在那儿没动,翻了个身看着我“你不睡觉吗?”

  “啊?噢”我愣了下反应过来,贴着床边躺下,给小白留下大部分位置,其实心里的火已经燃烧了,一直在克制。

  “离这么远干嘛!过来点!”小白把我的脸掰过来正对着她,两人四目相对,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传出来的鼻息。

  “睡觉吧!”我假装闭眼睡觉。

  “笨蛋…你抱着我”

  “噗!”我猛地睁开眼,看着闭着眼甜笑小白,轻轻的伸出手将她环抱,一颗心砰砰的跳。

  “笨蛋”小白紧紧的抱着我,整个身体贴在我的身上,头靠在我的胸上。“你知道吗?你受伤那一刻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所以我发誓一定要保护你。”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闻着小狐狸身上传来的体香,贴着她的发丝,心中感概万千。

  小白楞了一下,狡黠的一笑:“秘密!不准多问!抱紧我!不然我会走的噢!”

  “别别别”我转了个话题:“为什么你突然就能变身了,还这么厉害?”

  “我想……是因为那天我情绪失控的兽化把我体内压制我修为的镇妖钉给蹦出来了!”小白深思“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噢”

  夜深了,一个蠢蠢欲动的心在骚动,现在遍体是伤,怀抱美人却无可奈何。

  第二天上午,起床我发现小白没了,结果发现她现在又变成一只小狐狸趴在我两腿之间,本想把她抱起来,结果门打开了,吓得我又用被子把我盖住,把她挡起来了。

  来人是两个穿制服的警察,一男一女,男的黑黑瘦瘦的,倒是女的引起我注意了:圆润白皙的脸蛋,淡淡的柳叶眉,丹凤眼从进门一刻就在打量着我,完美挺拔的身材散发出特有女人的魅力,配上她的警服显得更加英姿飒爽。进门后,女警朱唇微启:“你是李小峰?”

  “对,我是”我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女人,默默的记住了她胸前的编号501934,直接无视那个男警官,谁让女人有吸引力呢。

  “我们是来找你做笔录的,因为你是这件事情唯一脑子清醒的当事人了”说完,女警略带深意的看着我。

  我镇定无比,招呼两个警察坐了下来,直接把当时的经过说了一遍,所谓的笔录就是口供,我把小白的事给忽略了,说我是去找宠物,后来受伤昏过去了,什么也不知道。

  “呵呵,其实你不必这么紧张!”那个男警察开口笑道,“那四个人早就在公安局的通缉范围之列了,他们从云南偷猎野生动物,假借名义是动物偷猎集团,其实他们……”

  “咳咳,小杨”女警打断了男警察,暗示不要多说。

  男警察尴尬的笑了笑:“总之你好好配合工作就行”

  我笑着点了点头,之后一段枯燥的谈话终于结束,两人走了。我长吁了一口气,小白探出头,怒视着我。

  “臭死了,你几天没洗澡了!”

  “废话,我在医院怎么洗!”

  “哼”

  “咚咚咚”闪进来一个娇小的身影,单悦。

  我怎么也不想到她怎么会来,今天单悦还特地化了淡妆,比平时更加可爱动人,长长的睫毛闪着灵动的光彩,嘴上淡粉色的唇彩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身穿着一件天蓝白点背带裙,露出两只晶莹的小腿,脚上一双粉红色皮鞋,显得青春活泼。

  “嘻嘻!李小峰!”单悦放下手中的水果篮。

  “呃,你怎么来了。”我慌忙的打着招呼,被子里的手死死按住好动的小白,心想这傻狐狸千万别出来啊。

  “干嘛?不欢迎啊?”单悦白了我一眼。

  “怎么会呢!欢迎欢迎!”

  “哼”单悦拉了张凳子坐下来,埋怨道:“你说你怎么突然就受伤了,还疼不?”

  我嘿嘿笑着:“不疼不疼!伤快好了。”

  “是吗?”单悦探过来,伸手拉我的被子“让我看看!”

  “不…不要,别!”我急忙拉住被子。

  “嗯?”单悦微微皱眉,脸冷下来看着我:“这里怎么会有种香味?”

  卧槽,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虽然我都写了七万多字了,依旧没签约。也就是说,我一直在无偿的写小说。每天都花上两三个小时写,也快成了一种习惯了。希望大家多多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