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之后,我又醒了,身边多了几个人,老周文宇小乐都来了,我连忙坐起来感觉一阵眩晕,三个人连忙扶住我,眼神里充满了喜悦。

  爬起来后,没等我开口,我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开始叫了,也难怪,都不知道多久没吃东西了。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们几眼,文宇会意一笑,提起地上的一盒水饺放在我手里,我急忙夹起来就往嘴里塞。

  看着天色都晚了,估摸着他们是放学才来的。吃完几口后我已经迫不及待的吐露出我心中的问题了,“这是哪?”

  “医院啊”

  “哪个医院?”

  “第一人民医院”

  “我待了多久?”

  “整整一天一夜”

  “我怎么会在这的?”

  “嗨!说来话长,你那天走了之后,我们实在放心不下……”

  原来那天我走了之后,老周不放心我,打听得知我去找小白,几个人商量着去找我,之后找赵茜请假的时候,赵茜硬是不同意,老周也急的要死说你不给我请假我直接就逃了,赵茜感觉不对劲,百般逼问之后得知我的事情后,急急忙忙开车带着老周几人来到那座废弃的仓库,进了二楼之后他们被吓了一跳,地上坐着三个胡言乱语的人,还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周围都是关着动物的笼子,接着在角落里发现了重伤昏迷的我,之后的事我都知道了。

  “当时我们都吓傻了,谁知道还会死人啊!吓得我们几个差点尿了裤子”

  “大家都以为你死了…呸呸,你不知道赵老师当时有多心疼难过,看到你满脸是血的样子,吓得把你抱在怀里直掉眼泪!”

  “后来是我报的警叫的救护车,MD,居然把你打成这样,这伙人也太狠了”

  我听完之后,情急之下惊道:“那小白呢!”

  “什么小白?”

  我一时失言,连忙改口:“没什么!除了我和那三个人,还有没有别的人了?”

  “没有啊”三人异口同声。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啊!小白去哪了?

  小乐见我不说话,“峰哥,你还真别说,你这身体素质可真够强的,流了那么多血,头盖骨都裂了还能保持强大的生命力。”

  “医生还说没见过体格如此硬朗的人”

  我勉强的笑了笑,心里想的都是小白,原来她又走了,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的。

  文宇问道:“对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搞成那样?”

  我陈述了下那天发生的经过,直接说我后来被那个胖子打昏过去完全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几人点了点头也没多问。

  门打开了,老妈进来看到我们几个人在聊天,友好的问:“你们是小峰的同学吧?”

  “阿姨好。”

  几人陪我妈寒暄了几句,天也晚了,老周几人也不好意思在这陪我了,和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病房里剩下老妈和我。

  老妈看着我这副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噼里啪啦的问我为什么不好好上课跑去那种地方,我连忙瞎编一通,说自己是因为误打误撞被计程车骗了才到那里的,又糊里糊涂的撞上了那伙人,好在我演技高超,老妈最后还是信了,可是脸上依旧愁眉不展。

  “人……是不是你杀的?”

  “我?我怎么可能杀人啊!”我心里知道那是小白冲动做错了事。

  (酷/2匠'网"#首“发k7

  见老妈一脸愁容,我连忙解释道:“那天我被那些人打昏过去之后就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了。”

  老妈看着我,表情舒展了一下,“没有就好。”,随后和我聊了半天,然后嘱咐我好好学习,让我别再惹事。最后起身准备回家把手机交给我,让我在医院好好呆着,有事打电话。

  夜里11点钟,整个病房内只有我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感觉脑子已经不够用了,一想就头疼。

  索性不想了!突然感觉口渴了,环顾了下四周,水瓶在我离我很远的墙角,卧槽,哪个混蛋把水瓶放那么远,让老子怎么喝啊?艰难的起身下床去拿,结果刚站起来头一阵晕眩,没站稳就往边上倒。没等我倒下,一阵香风袭来,让我倒在一个温暖柔软的怀里。

  昏暗的病房里,只让我看清楚那双灵动的大眼睛。

  “我靠!你没走啊?!”

  “干嘛!你希望我走啊?”

  “没有!没有!”我急忙抱住那具柔软的娇躯,紧紧的不松手,生怕她又走掉。

  “你干嘛抱的那么紧啊,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噢…”我急忙站起来又坐回床边,手里拉着小白的素手,心里高兴的不行,“我还以为你又走了呢!”

  小白怔了怔,坐到在我身边,“……对不起,是我害你成这样了”

  “说什么呢,傻妞!”我轻轻的敲着小白光洁的额头,眼中满是怜爱。

  小白伸出小手摸着我的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不一会哭了出来扑在我怀里,“我差点以为……以为你死了……”

  我轻轻的捧起她的脸蛋,梨花带雨的样子惹人疼爱,“我怎么可能死呢!我死了谁保护你啊?”

  结果小白哭的更凶了,我连忙用袖管帮她擦了擦眼泪,安慰了几句:“好啦好啦,你快说说,那天后来发什么?你没把那三人怎么样吧?!”

  小白似乎想到了什么,“噗哧”一笑,“那三个人早就成傻子了。”

  见我满脸疑惑,小白端坐了下向我解释:“其实那天你昏过去之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写小说真是个费时费力的活儿!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