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过之后慢慢平复了情绪,玲姐向我嘱咐了一会儿我便和她道别,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第二天,回到学校我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老周几人,老周几人见到我脸上的伤哪有不信的道理,爆粗口说要今天晚上在学校里阴老虎一下,把他打残为我报仇。

  仔细想想一切来的十分突然,我甚至没反应过来就被揍了,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没看到,单从声音辨认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出来打我的是谁。对方声称自己是老虎的人,这点我非常信,凭我个人对老虎的了解,我还找不出第二个有理由对我下狠手的人。

  大家听到我这个新生的扛把子被老虎阴了之后都站出来表示自己的愤慨,其中也包括班上的大部分男生,经过昨天老周等人的动员,我隐隐发展成为我们班的龙头了,其中有多少人是真心愿意跟我的我不知道,但起码这是个好兆头,说明我这个扛把子扛起来了。

  我把昨天发生的经过告诉杜文宇,杜文宇听完后点了点头,可是眉头紧皱。我看出他一定有什么疑惑,静静的等他吭声。

  :最,g新g、章p)节…上‘0酷|u匠u网_

  不一会,杜文宇缓缓开口道:“我总觉得这件事里面有蹊跷,你想想,对面既然想打你,为什么一定要在你回家的路上呢?”

  “以多欺少呗。”

  “好,算这说的过去,他们为什么要把你头套住?是为了打你方便点还是为了掩盖身份?”

  “应该是掩盖身份吧,如果我想阴老虎肯定也不会率先暴露自己”

  “可他们却说自己是老虎的小弟?还让你去报仇?你不觉得奇怪吗?明显很矛盾,既然光明正大的来打你,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还选在那么黑的路上?”

  我听了心里也疑惑了,“那依你的意思是?”

  “首先,我们不能完全断定打你的那伙人是老虎的,其次,即便老虎的嫌疑最大,但仍然有很多心怀不轨的人想对你不利,高三的肯定有,高二的也会有,马上高三毕业之后高二这群被压抑很久的混混们肯定又会把学校搅得满城风雨,难保不是这些人。第三,我总觉的这件事怪怪的,如果真是老虎干的,不像老虎风格。你想,我们和他结下了那么大的梁子,老虎又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真想阴峰哥你的话,你肯定不会现在还好好的坐在这陪我聊天,你说对吗?”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拿我当枪使?”

  “我没有十分的把握,但我觉得猜的应该没错,想想你和老虎打起来谁最有利?”

  我惊道:“肥猫?!你是说肥猫?!”

  “只有他,你不觉得最近肥猫在学校出奇的低调吗?而昨天峰哥你说最近学校安静的厉害,其中一个元素我看就是肥猫吧?事出反常必有妖,肥猫平时不像是爱低调的人,但他城府很深,坐山观虎斗,就算我们不敌老虎,老虎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一失势手下跟他的人就少了,到时候真正能在整个学校称大哥的没准就是他。”

  “他?”我笑了,“你说鳄鱼能当大哥的话我还会信,可肥猫是一个目光短浅的人,凭我对他的了解,就算他当了大哥之后,他也绝对不会在学校有长久的立足之地。”

  “可他却能混到现在,一个能号召十五个文科班的大哥肯定有自己独到的地方,要么会收买人心,要么有强悍的实力让众人信服,我想他应该属于前者。能伪装到连你都觉得他目光短浅蠢货一个,说不定这恰恰是他聪明的地方!”

  “理由呢?我怎么不觉得他聪明?”

  “峰哥你应该知道单悦吧?早在一个多月前,肥猫对单悦发起了爱情攻势,当时声称要她当女朋友,可单悦对肥猫丝毫不感兴趣,可没过多久,单悦还是答应了肥猫。”

  我惊讶的嘴巴长的能放下一个鸡蛋:“一个长得丑素质又低的人她单悦怎么看得上?”

  杜文宇神秘的笑了笑:“就算肥猫有很多缺点,可她单悦能架得住糖衣炮弹吗?我听说肥猫为了追单悦下足了本,每天送花不说,天天写情书不说,送早饭午饭不说,买礼物不说,还特地每天骑车跟在单悦后面送她回家……你要是女生,你会拒绝吗?”

  我想象着肥猫对我说‘我爱你’我就忍不住干呕:“行了!讲重点!”

  “嘿嘿!”杜文宇道:“后来就有了所谓的鳄鱼和肥猫联合拿下学校元旦晚会的承办权这件事。”

  “我明白了,肥猫借单悦傍上了鳄鱼,才拿下承办权,后来单悦知道肥猫利用她,如今又和肥猫分道扬镳”这么一来我就想通了:“这么说来肥猫还真特么贱啊。那鳄鱼没说什么?”

  “他?他能说什么?肥猫许诺给他分成,有钱赚干嘛翻脸?再说了,单悦也没提到这件事,没准她心里还害怕鳄鱼会责怪她识人不周呢。”

  “卧槽,这么一说果然肥猫的嫌疑很大啊!那……”

  我还没说完,手机滴滴的响起来了,我皱着眉,心想谁这么脑残知道我在学校里还打电话给我?

  “峰哥,有消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同学们都开学了吧!祝大家新学期学习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