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趴在桌上,保持这个动作一动不动,讲台上的人讲的什么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就想着静静的呆一下午,老周见我这么反常,摇了摇我的手臂问我出什么事了,我说没出事,只是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你失恋了啊?”老周笑道。

  还真被你白痴猜对了,我现在这样和失恋没什么区别,索性闭着眼不回老周的话。

  老周疑惑的挠了挠头,对着走过来的杜文宇小声问道:“他今天怎么了?”

  文宇心里知道原因,嘴上却不说:“我也不知道。”

  “我看准是被那谁谁甩了,得,要不咱们今晚去撸串?喝上几杯!我请你们,小乐,你来吗!”

  “我来!”

  “那你呢?”老周问着文宇。

  “我…”杜文宇微微皱眉,心里很矛盾,“晚上还有夜自习呢……”

  “切,又没人来查,怕什么?你们这种好学生平时就是太虚了,得,你不去我们三个可去了啊?”

  “别啊,我去,我去。”

  ……

  反正我迷迷糊糊的睡到下午,他们的对话我也没听清楚,直到放学的时候才醒过来,准备收拾收拾走人,“喂,傻妞,走了……傻…”见没人应我,我才意识到旁边这张课桌是空的,嘴上说的傻妞也不知道现在人在哪。“唉……”心里一阵失落。

  刚起身准备走了,就被老周几个人嚷嚷着要吃烤串,也不等我同意,就把我强行拉着拖着走到离学校不远的夜市,正好我肚子也咕噜咕噜开始叫,中午怎么吃,索性陪他们几个好了。

  深秋的N市,夜幕渐渐降临,晚霞逐渐消退被黑夜所取代,不远处的夜市周围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亮起了灯火,犹如星空中的点点星辰。

  “老板,先来一百根羊肉串,再来一箱啤酒”老周拉过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下,冲着老板喊道。

  “好嘞。”老板见来了生意,连忙招呼我们坐下。

  “乖乖,看不出来你小子是个富二代啊?”小乐故作惊讶的看着老周。

  没等老周开口,我接了话茬:“人家天天抽一包大中华,用的是iphone6plus,能不是富二代?”

  “去,让你说话不说话,现在瞎吵吵。”

  “哎?你还真别说,现在一看还真是,老周啊,你还真深藏不露啊?”文宇和小乐都惊讶的看着老周。

  老周得瑟,“那可不?低调是我的追求……”

  “得了吧,你平时还不是一副穷的样子,行了行了,串儿来了。”我连忙打断吹牛X的老周。

  “疯子,你倒是说说出了啥事啊?一天都闷闷不乐的,你以前可没这样过啊。”

  我沉默不说话,仰头灌了一口酒,见三人都怔怔的看着我,我叹了口气:“她走了。”

  “啊?哪个她啊?”

  “你小子是白痴吗?当然是胡同学啊。”

  “噢……”

  短暂的对话后,大家又陷入了沉默,只有我在不停的喝酒,来麻痹身心。

  杜文宇率先开口:“峰哥,这其中的误会或许当面讲清楚还是能挽救的,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就是啊,疯子,有什么错道个歉不就完了吗?”

  我心里很复杂,我都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找到她,更别谈道歉和好之类的了,“我现在找不到她人……”

  “啊?人找不到?她家里人呢?”老周惊道。

  她哪有什么家里人啊,我只知道她有一个师父,另外估计就剩下我一个了。我心里一阵苦涩,抄起酒瓶开始往嘴里猛灌。

  “峰哥!”

  “峰哥!你别这样!”小乐紧紧的拉住我,老周抢走了我的酒瓶。

  我一个没走稳,摔倒在地,强灌下去的酒全呕了出来,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随后摇摇晃晃的起身又开了瓶酒,对着三人吼道:“滚!你们别拦我!”

  文宇猛的抓住我的衣领,朝我怒喝到:“你冷静点!就算你这样又有什么用?!只是这样自顾自的作践自己,她就会回来吗?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找到她!而不是在这里发神经喝闷酒!”

  对,我要找到她!一时间我冷静了许多,坐回位子上沉吟了一会儿,带着歉意对杜文宇说了句对不起。

  “我怕我找不到她……”

  “不试试怎么知道?”老周小乐也开始安慰我。

  我看着眼前三人,喝完了杯中的酒,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她是今天早上走的,而且我估计不会走的太远,应该不会出这个开发区,小乐,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我打听下?”

  “成,没问题,我就住开发区,而且我还有好多同学朋友也都住在这附近,人多力量大,只要还在开发区,肯定是能找到的!”

  \n酷匠、2网(正版◎首◇发)

  “我们也去帮你找!”

  我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小白身上有一处暗疾,平时跟我走在路上都不能走的太快,所以我断定她还在开发区没走远。不过,这也只是个猜测。对了!她还有个狐狸精的身份!不能排除她变回去的可能!

  “对了,我还猜她可能是去找她的宠物去了,她的宠物是一只这么大的白色狐狸,最好一起打听下。”我用手比划了下狐狸的大小,编了一个谎话。

  “狐狸?她连这种宠物都有啊?!”老周惊道。

  “行!所以现在要同时打听人和狐狸的下落?”小乐问道,他和文宇对这个所谓的宠物都没表现出多大兴趣。

  “对,最好现在就找,越快越好!”

  一伙人匆匆忙忙的撸完串,就开始在附近找,一直没有收获,等到临近学校关宿舍的时间点,才分手离开。

  离开之前小乐向我保证,肯定能找到小白。另外两人也不停的安慰我,让我心里好受了不少。

  晚上回到住处,看了眼墙上的大钟发现已经是十点半了,身心疲惫。躺回床上,上面依旧残留着小白特有的体香,我细细嗅着,仔细回想:小白走了之后,这好像是我第一次一个人住在这被我租下来的房子里吧?

  夜深了,孤独的人久久不能入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得了重感冒喉咙疼,特别难受,希望大家多穿点衣服。现在是夜里2:43,我只能一更了,对不起各位了。明天回学校了,到学校之后会有大把的时间让我去思考故事剧情路线以及更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陪我一起想下剧情发展,我QQ582501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