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别生气了嘛,我不就下口重了点吗?”小白摇晃着我的手臂,嘟着粉红色的小嘴求我原谅。

  “哼!”我装作生气的样子,其实我心里最心疼的是那些艳照全被这丫头撕了……还好留了一张赵茜的!“光道歉就能弥补我身心收到的伤害?”

  “那要怎么样呀?”小白眨巴眨巴大眼睛疑惑的看着我。

  “嘿嘿,除非……除非你让我亲一下。”

  “不给,想得美。”小白别过头不理我。

  “切,不给就不给。”我故作生气的快步向前走,比她先一步跨进校园。

  小白急忙追上我,“别生气了嘛。”见我不回头看她,咬了咬下唇,踮起脚“啵”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羞红了脸,“这下可以了吧!”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嘿嘿淫笑“哇塞,你占我便宜?”

  “讨厌!”

  “哇……”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驻足,惊叹到大清早居然还有这种好戏看,更惊讶的是这么漂亮的妹子居然跟我这个鸟……

  “喂!李小峰。”我刚准备离开人群,听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

  “嗯?”我循声看去,单悦从人群中脱颖而出活像一只舞动的精灵,喘着粗气追上我,“你跑那么快干嘛!”

  “呃……”

  “呵呵,一大早和女朋友秀恩爱嘛?”单悦笑意浓浓的看着我,随后仔细打量着我身边的小白,“你就是胡同学吧?果然似天仙一般,李小峰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福气的嘛。”

  小白面色不善的看着单悦,两只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胳臂,勉强露出一丝微笑,“你也很漂亮啊,我家笨蛋认识你也是有福气呢。”

  Md更s新D最快{#上◎&酷:匠L‘网W3

  “笨蛋?”单悦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你就是这样称呼你男朋友的?”

  “呵呵,他喜欢”小白装作一脸深情的看着我,一只小手掐在我的腰上,疼的我冷汗直流我看这气氛越来越不对劲,我连忙出来打圆场“啊..啊哈哈,今天天气不错。”我冷不丁的憋出一句话,两个人同时带着杀气的看着我,吓得当时我转身就走了,随后两个人紧跟在我身边,一左一右,一大清早上演了一出让所有男生都恨不得把我杀了的一幕。

  “卧槽,这孙子居然泡了两个妹子,还都这么极品!”

  “随便给我一个我就满足了!”

  “他哪个班的,我决定和他交朋友!

  走到楼梯口,单悦笑着准备跟我说再见,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急忙喊住她:“我有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

  “呃,我想见鳄鱼一面,有事想和他谈,麻烦你帮我通知一声。”

  “好。”

  进了教室坐到位置上,小白气鼓鼓的把我的脸掰过来让我看着她,“说!那女人是谁!”

  “哎呀,就一同学,连朋友都算不上。”我实话实说,不过仔细想想心里感觉有点别扭。

  “我不信,你看她那眼神,分明就是喜欢你!”

  “神经病啊,我和她又不熟,人家怎么可能……等等!你那么激动干嘛?哟?难道你喜欢我?”我似笑非笑的盯着小白看。

  小白一时脸红到耳根,不敢看我,用蚊子一般的声音嘀咕一句:“要你管!”

  “你说什么?!”我装作没听见,其实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恨不得把她放在手心里护着。

  “没什么!”

  下午大课间我成功见到了鳄鱼哥,他一如既往的穿的很单薄,里面一件白色背心,外面一件深灰色的夹克,露出爆炸性的肌肉,不过这次只有他一个人来。

  “鳄鱼哥”我连忙打招呼“嗯。”鳄鱼见到我来了以后扔掉烟头,“找我什么事?”

  我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鳄鱼:“我想当大哥,需要你保我一阵子。”

  一句话里信息量过大!让鳄鱼微微惊讶的看着我:“你?当大哥?”

  “对。”我认真的看着鳄鱼。

  “我凭什么帮你?”

  “凭这个。”我拿出准备好的处分单子,递给鳄鱼。

  “这…这是?!”鳄鱼看到那张纸以后惊讶的说不出话,仔细的辨认着处分单子,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平复了下情绪,“你这哪来的?”

  “这就恕难奉告了,我还有你身边那帮人的处分单子,你现在就可以撕了它,以后学校就没有任何根据找你们麻烦了。”我拿准了这次一定能摆平鳄鱼。

  “没想到你还有点本事。”鳄鱼撕碎了单子,兴奋的看着我,“我可以帮你,不过最多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内,你有任何麻烦我都可以出面帮你,不过,一个月之后如果你的旗子倒了,我就不管你了。这样你看行吗?”

  “行,谢谢你啊鳄鱼哥。”我心里估摸着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够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单独在大操场的一角等人,被秋风吹了一阵子,好不容易等到来人。

  “峰哥,不好意思。”王夏益赶过来尴尬的朝我笑了笑,喘着粗气。

  “呐,这么多钱你守好别丢了。”我从怀里掏出包好的塑料袋子,小心翼翼的放在王夏益手上。

  “我…”王夏益激动的说不出话,眼角湿润了起来,感激的抓住我,在我面前跪了下来,其实他心里也没想到我会真借他钱,内心的那份震撼可想而知。

  “你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钱?”我连忙扶起他,询问缘由。

  他告诉我他母亲得了尿毒症动手术需要很大一笔钱,家里几乎卖的差不多了,他原本打算辍学回家打工挣钱,可结果他父亲硬生生的把他逼回了学校,不想让他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可他哪有心思学?所以成天一副颓废的样子。

  “峰哥,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你只管开口!”王夏益擦了擦眼角的湿润,谁说铁汉不柔情?

  “嘿嘿,不瞒你说,我确实找你是想请你帮忙。”

  “好!我一定帮!”王夏益连忙答应“那我明天再联系你,你回去吧。”说完我准备走了。

  “峰哥!”王夏益喊住我。

  “干嘛?”我回头问道。

  王夏益腼腆的摸了摸脑袋,“昨天那火腿肠还有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1:39分,发着低烧更了这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