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也想不到说这话的居然是一个平时斯斯文文,总是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趴在桌上认认真真学习的瘦弱男生,杜文宇。

  一时间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杜文宇身上,脸上表情显得无比吃惊加疑惑。

  我也纳闷了,这乖宝宝平时和我也没什么交集,现在想做什么?

  杜文宇快步走到我面前,扶了下眼镜,嘴张了张似乎有话要跟我说,但瞥了一眼旁观的众人,凑过来跟我低语了一句:“峰哥,能否借一步说话?”

  我笑着拍了拍杜文宇的肩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随后示意他跟我走,带着众人疑惑的目光离开了教室,和他走进男厕所,我很好奇他会有什么高见,“呵呵,现在可以说了吗”

  杜文宇皱了皱眉头,打量着周围:“峰哥你难道不怕老虎的人来伏击你吗?”

  我笑了,“以他老虎的性格,他一定会选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来弄我,不然他的面子可就找不回来了。”我笃定道。

  “不愧是峰哥,想的周到!”杜文宇称赞道,随后话锋一转“只不过…峰哥打算怎么应付接下来的挑战呢”

  我故作轻松:“挑战?你说老虎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老虎真来弄我,那我就和他们干呗。”

  #◇酷匠网jT首7=发

  “干?请问你干的过吗?”杜文宇不解。

  “当然干不过,能有什么办法,被打一顿呗。”我不耐烦道。

  “呵呵,今天峰哥你被打一顿,明天周彬被打一顿,后天张三被打一顿!大后天李四被打一顿!是不是只要谁要是惹了那个混球,就应该被打?!”杜文宇忍不住朝我咆哮道。

  见我沉默不说话,接着道“峰哥你是个重情义的人,你可以不管班上的人怎样的被欺负!你可以接受自己会被打的事实!可你忍心看着周彬也被打!跟着你一起的嫂子受连累吗!峰哥,只要你还呆在这学校一天,老虎就一定不会放过你,你身边的人也一样!”说完,扭头离开,走到门口时候接了一句:“另外我还有一句话提醒你,峰哥,眼下只剩最后不到一年就要高考了!除非你选择退学,逃避现实。那样的话…大家只会更加瞧不起你!”

  “等等”我忍不住开口了,“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我也承认我不想当大哥是有所顾忌。可我怎么知道你是在帮我而不是在拿我当枪使呢?”

  “呵呵,峰哥你看。”说完撩开自己略长的刘海,只见额头上面触目惊心的排着好几个大小不一发黑的圆形疤痕,我惊道:“这是?!”

  杜文宇冷冷的解释道:“这是被烟头烫的。”很快又把疤痕遮住,“是老虎干的,有一次他们一群人在食堂插队,我心里不舒服就过去和他们理论,就因为这样我晚上被他们强行拖到宿舍,他们用烟头烫我!还逼我下跪!峰哥,你说!我是不是活该!”杜文宇情绪激动的向我解释,我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他对老虎的恨有多深。

  我太同情杜文宇的遭遇了,他平时老老实实的,话又不多,学习认认真真,这样的人都会被老虎欺负得这么惨,想起学校里这样的列子还不在少数,再想想我和老周的遭遇,再想想平时在学校听说的那些传闻,此时我心里满腔怒火!既然没人愿意为受欺负的人出头,那让就让老子来当这个出头鸟吧!

  “MD,我干了!”愤愤然的说完这句话后,下定决心!随后和杜文宇相视一笑。

  “文宇,我有些问题想问你,你为什么让我来抗大旗?而不是让老周或者…你自己?”此刻我敞开了心扉,可心里仍然有一些问题。

  “周彬虽然有勇但无谋,我有谋无勇。即使有点小聪明但无法成为凝聚众人的核心…”杜文宇顿了顿,“放眼看去只有峰哥你才有能力成为领导者,你能只身犯险打倒不可一世的老虎,有勇!你能胸有成竹,临危不乱和我畅所欲言,有谋!更重要的是你重情重义!”

  “重情重义?”我乐了,“你从哪看出我重情重义了?”

  “你肯为自己的女人不畏一切大打出手,重情!你有周彬这样一个肯为你卖命的兄弟,重义!就这么简单。”

  “唉。真是服了你小子了,给我带这么大顶帽子”我心里开心的是这小子懂我。

  “其实当大哥只要具备三点就行了。‘重情义,有实力,有脑子’肥猫有脑子可不重情义没实力,老虎有实力却没脑子也不重情义。峰哥你一定会比他们强,虽然你没实力没……”突然这小子说不下去了。我满脸黑线的看着他,心里想着‘靠!,刚夸你小子懂我,你踏马居然说我是脑残?’杜文宇一脸尴尬的朝我笑了笑,打着哈哈“峰哥你有脑子,有大智慧,嘿嘿。”

  “行了,那要不我们现在回教室宣布下我要扛大旗这事儿?”我询问道。

  “不急!”杜文宇劝道,“眼下全校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老虎势头过猛,我们势利单薄,一旦你扛起大旗,不但会被老虎针对,连同其他的混混也会来对付我们,到时候只会让刚聚起来的人心溃散,以后你再想扛大旗就会非常困难了。

  “那怎么办?”我开始依赖这个聪明的帮手。

  “只要完美度过这个难关,我们就可以在学校造势,扩充势力,教训那些混蛋,保护那些想安静度过学校生活的学生……。”杜文宇滔滔不绝的说着,仿佛为我规划着一副未来的蓝图。

  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完美度过?怎么样才算完美度过?”

  “当然是让老虎动不了你啊,并且不再追究你和周彬揍他的事。”

  我苦笑,这种事发生的几率比我怀孕还小……

  杜文宇看到我这幅哭丧的表情,也是哭笑不得:“峰哥你没必要这样,办法还是有的。”说完突然对我神秘一笑:“有一个人兴许可以帮到你。”

  “谁?”

  “单悦!”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卧槽都2:07了,明天又要起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