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已经猜到肥猫这次找我俩来肯定和昨晚发生的事有关,但还是想从肥猫嘴里打听下最新情况。

  “猫哥,你有话直说。”

  肥猫深吸了一口丢掉了烟头,告诉我们昨晚很多人都在饭馆里看见我们和老虎一伙人打架斗殴,事情一传十,十传百,相信不久过后学校很多人都会知道。现在老虎发出狠话来放学前要整死我们两个,就在今天。

  “就是这么个情况,话说你们俩还真有种,居然把老虎开瓢了,哈哈,想想就真解气。”肥猫乐呵呵的笑起来。

  “嘿嘿”我和老周也只能陪着笑,可心里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

  “不过”肥猫两只眼睛眯在了一起,认真的看着我俩“我可能..这次帮不了你们了,你们也知道,还有不到一年就要高考了,兄弟们也不想这个时候惹出什么乱子…毕竟混个毕业什么的也好,呵呵……你们说呢?”

  我心里冷笑:呵呵,说什么帮不了我们,还不是想和我们撇清关系。

  老周急道“可是我们是因为……”还没等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就直接被我拉了拉袖子给打断了。

  “呵呵,猫哥,我们自己捅了篓子我们自己解决,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我嘴上微笑着这么说,把‘没有任何关系’说的很重,其实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告诉你们:我和老周以后都不想再和你们有任何关系。

  老周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那就好,那就好,呵呵。”肥猫嘴上依旧挂着笑容,等我们走后表情变得阴冷不堪。

  身边的一个小弟不解的询问,“猫哥,大家都知道这俩傻X和我们走的很近,现在出了事,咱们不帮,人家会不会说咱不讲义气?”

  “义气算个啥!他老虎的小弟分布在所有十一个理科班,你让老子为这俩脑残跟人家火拼?”说完“啪”的一声的拍了下那个小弟的后脑,“动点脑子,让这俩脑残先恶心老虎一阵子,看看情况……说不定还有出乎意料的惊喜”肥猫饶有深意的摸了摸下巴。

  “喂!疯子!你刚才说对肥猫那话干嘛!本来咱们就是因为肥猫咱俩才会被老虎找事的,现在我们连帮手都没有!你以为还会像昨晚那样?你不会真以为你踏马天神下凡吧?一个打十个?”老周一路上激动的朝我喷。

  “你先别急,我问你,就算肥猫愿意帮咱们,你说肥猫干的过老虎吗?”

  “废话,当然干不过,就他那文科班那几个酸秀才,个个跟小黄鸡似的论单挑还打不过咱俩呢”老周应道。

  “呐,干不过对吧?假如你是肥猫你会愿意去为了两个可有可无的马仔去找老虎干架吗?更何况我们平时只是给肥猫充数的马仔。再说,一旦干起架来肥猫肯定会输,肥猫一输他也就没脸在高三树大旗当大哥了,你说肥猫会了咱俩犯这么大的险吗”我给老周一一分析道。

  “那现在怎么办?”老周问道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记得上一次老虎打架是因为在小卖部踩了高二某男一脚,一番争吵后大打出手,随后老虎休息的时候被高二一伙人一顿暴打偷袭成功,最后气急败坏的老虎拉出理科班最强的战斗力,将近40号人约高二的几个混混头晚自习的时候在操场打群架,导致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到现在都没听到高二哪个人自称是大哥的。而那次过后,有人向学校反应这件事,可最后也是不了了之。虽说相应的,老虎也收敛了许多,但嚣张气焰依旧不减。

  对于这样一个上面有人,下面有人的狠人,我能有什么办法?

  “再说吧,走一步算一步。”我抛下这句话走在前面,心想如果被揍就被揍,但愿不会被送进医院。

  老周也沉默不语,一路跟着我回到了教室,坐了下来,随后上课铃响了。

  “你们两个去哪了?怎么突然闷闷不乐的。”小白看到愁眉苦脸的我和老周二人,忍不住问道。

  “我们去上厕所的。”我心不在焉的回答了小白一句,想着未来几个小时可能发生的事,决定还是把昨晚的事告诉小白。

  “那个…”我刚要开口“上课保持安静!”台上的肥猪婆突然朝我们这个方向吼。

  “下课说…”我悄悄的说了一句,趴在桌上开始想应对之策。

  “你们昨晚被打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听完我的描述昨晚的经过后,小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切,什么叫被打啊,那几个混蛋也好不到哪去!”老周忍不住反驳道。

  酷匠d网Z永久*《免Y,费P(看}小%说

  “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小白低下了头,不敢看我。

  “跟你没关系,就算没有你说的那些话,我们也逃不过去。”我解释道。

  “那现在怎么办啊?话说你想到什么好注意了吗?”老周在一旁询问我。

  “我不知道…”

  “唉,假如我能使用出一成修为…”小白得知我们未来的处境以后一旁自言自语。

  我连忙捂住小白的嘴,旁边的老周疑惑道:“什么修为?”

  “噢!她说她昨晚没休息成,就累。”我打着哈哈,随后我突然想到什么,拉着小白除了教室门,一路上没发现有人跟着我们,于是上了天台。

  “小白!你不是妖精吗!你不是说你上次还把校长打得吐血吗?对了…还有.你那天说你还有什么高级催眠之类的法术,对不对?”我幻想着小白还有更厉害的法术最好能直接把那群混混吓出shi来。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小白皱着眉点了点头,“可是我自从被那妖道打入了镇妖钉,大部分法术就一直使不出来,现在的修为还不到原来的一成”

  “啊?”这下我彻底绝望了“喂..大笨蛋..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小白咬了咬嘴唇,紧紧的握着手不敢看我。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安抚道“怎么会!”

  毕竟她也只是个女孩子,男人的事还是要靠男人解决!

  不过,眼下怎么渡过这个难关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