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劳过度的我,最后在凌晨两点左右点睡着了。

  可受长时间的生物钟影响,我还是在6点睁开了眼睛,保持了一夜被抱的姿势,脖子真是又酸又涨,浑身僵硬,还有点头疼我复杂的看着仍旧安然入睡的小妮子,半张小脸被枕头挡住,长长的睫毛,嘴巴吧嗒吧嗒含糊不清说着我听不懂的话,想起昨晚的那些猜测,我忍不住就想问她个是非因果,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如果昨晚她醉酒说出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她应该早就告诉我了。之所以不告诉我,要么一切与我无关,要么就是她故意不告诉我。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强求呢。

  我忍不住小小的邪恶了一下,轻轻的伸手捏住她可爱的的琼鼻,不一会儿,小白就开始喘气,“别闹!”拍掉我的手。

  可我依旧伸手去捏她鼻子,被她拍掉;又继续捏……乐此不疲,终于她忍不住醒了!

  “大笨蛋,你为什么不让我好好睡觉!讨厌!讨厌!”气呼呼的小白掀开被子一个翻身骑在我身上,两手抓住我的小臂压在床上,瞪着眼睛气呼呼的看着我。

  “喂喂喂,你看这都几点了,这可是你第二天上学……”我眼睛顺带往下瞄了一下,小白居然没料到此时的自己正春光乍泄,不仅衬衫衣领口少了两个扣子露出两个浑圆,连裤子都扯到了小腿处,把我看呆的说不出话……

  “第二天上学怎么了!说呀”小白顺着我的目光,发现自己的情况后,“呀”一声惊呼,连忙用被子把自己挡住,羞红了脸,过了半饷,问了我一句,“对了,你怎么和我睡在一起,你不会对我…”

  说到一半眨巴眨巴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放P,我像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你昨晚莫名其妙……”我顿了下,看着小白疑惑的脸,撒了个小谎:“莫名其妙撒酒疯,拉着我就不松开了,我又不能吵醒你对不?所以就直好睡在你旁边,对不?行了行了,快起来!”

  “咦?”

  “怎么了”

  “你额头怎么受伤了?”小白凑近看我的脸,发现额头上依旧留下几道细小的血痕,疑惑道。不用说我也能想到是昨晚打斗留下的

  “噢!我昨晚喝多了,背着你撞上了电线杆子”我又撒了个慌。

  “哈哈哈,笨蛋就是笨蛋”小白忍不住哈哈大笑,随后扶住我的头,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轻轻的舔在了我的额头上,吓得我当时就不敢动了,感觉温润而麻痒“你..你干嘛?”我脸通红。

  “帮你治伤啊,你看你现在是不是好多了”说完得意的看着我。

  我一摸,哎?居然伤口没了?想不到这妖精还有点本事。

  “恶心,居然轻薄我!”

  “喂!谁轻薄你了,长得那么丑”小妮子也回击道。“哟,不知道昨晚哪个发育不全的贴在我身上!““坏死了!坏死了!你才发育不全……”

  一番嬉笑过后,两人穿戴整齐,我给小白换了一件我不长穿的短袖,外面套着仍然套着学生校服,下身依旧是我给她的黑色休闲长裤,脚上是那双来历不明的帆布鞋。

  “小白”

  “嗯?干嘛”

  “你这鞋子哪来的?”我忍不住问道。

  “噢!你说这个吖,那天不是去找那个人渣校长嘛结果撞见他和一个女生那个那个…呃,那个女生没穿鞋就跑了,所以被我穿了呗”

  R看…B正“版W!章*i节;%上O酷匠o*网t

  说起来还真有点惭愧,可我仍然忍不住皱眉:“毕竟是人家的东西,拿了不好吧…”

  “可是你的脚真的好大嘛,那双布鞋,穿着老是要掉…”说完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下次可不许这样了”我琢磨着真该帮她买几套衣服。

  “噢”

  ……

  “大婶,来两个煎饼,两杯豆浆”

  “好勒,拿好…咦?好漂亮的闺女啊,小伙子,这是你对象撒?”卖早餐煎饼的大婶笑着打量着紧紧跟着我的小白,听到这话的小白脸色泛红害羞的低下了头。

  “呃,大婶,你误会了,其实……”我急忙想澄清“哎!虽然说你们呐要好好学习,但婶觉得吖,这一看就是好闺女,该抓住就得抓住啊,我家那傻小子都快二十七八了都没处着对象…”

  “噢噢,那什么,大婶,我钱放着了,上学要迟到了。”我急忙拉着小白就往学校跑。

  “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不实在了…”

  ……

  “烫!烫!,呼呼!”小白刚咬了一口就急着伸出舌头,呼呼的吹着煎饼。

  “你就不会慢点。”我白了她一眼,和小白边走边吃。

  “好好吃,嘿嘿,笨蛋,我还没饱…”说完,盯着我手上才咬了一口的煎饼。

  “喏,给你。”

  “嘿嘿,你最好了!”还没等说完就吃了起来。

  唉,真拿这丫头没法。

  走进学校…

  学校大部分的学生们都是郊区的走读生,所以早上陆陆续续赶着这个点儿来学校,所以毫无疑问,小白又成了关注的焦点,而我又成了同性中的眼中钉。

  到了教室,只见教室里面除了第一排认真看书的许莹莹还有坐在最后面睡觉的老周几人,其他人三三两两的人群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看到我来了同时停下了了议论,随后看见陪同我一起的来的小白更是惊讶不已,但我从他们的眼神和表情中看出一丝不寻常,看见我而表现出的不寻常,有惊讶,恐惧,欣赏,还有…讥讽。

  “喂,昨晚撸了几炮啊,虚成这个叼样。”我刚坐下就笑骂着老周。

  “唉,别提了,昨晚被老娘骂了个半死。”老周撑着头,满脸疲惫。

  “是不是又说什么‘阿B(彬)啊,你说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玩意,连个定级赛都十连跪’之类的话?”我忍住笑。

  “滚你大爷!”

  ……

  一阵嬉笑怒骂过后,第二节课下课的大课间,肥猫招呼了一个小弟把我和老周喊道三楼的厕所“猫哥,找咱俩啥事?”老周掏出根烟给肥猫点上。

  肥猫则是满脸愁色的吐了口烟雾看着我俩,我心里咯噔一下!

  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对不起小伙伴们了,更得这么晚,说下今天的行路历程:早上10点出发跑到外地考试,下午两点拿到驾照,回来后被一群基友拉去请吃饭,晚上9点到家。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找原因,为什么别人的书写了几万字就可以有那么高的人气?于是我看了我前面写的几章,开始找原因,又仔细的规划了下我的大纲,11点开始写这章,现在是14号的凌晨1:18。虽然我是新人写手,但我会认认真真的为大家呈现一部好的作品,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