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待会儿你可千万别露头或者叫唤!”我再三嘱咐。

  “哎呀你放心好了。我会用神念和你对话啊,就像刚才那样啊!你个大笨蛋!”

  “找死你啊!敢说我?”

  “啪”我往她头上敲了一通,差点忘了她是妖怪。

  “干嘛啊你!一点都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说完还朝我竖起了爪子,表示不满。

  嘿?你就一小妖怪。我还大色魔王呢。

  下午一点半“上课。”啪嗒一声清脆的高跟敲打地面的声音,又是堂语文课,语文老师名字叫赵茜,平时高冷的一比,大家都叫她赵老B,从不把学生放在眼里,尤其还是我这种借读的转校生,用她的话说,“你们这群差生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今天又换了一套灰色OL装,又是让小年轻不受控制的黑丝,脚上依旧是7公分的高跟,精致的五官让一帮禽兽瞬间清醒!不过,传闻她这二十五六的年纪能拿到高级教师职称,肯定没走后门?准是被校长光顾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切,什么东西。

  z酷匠+\网正,b版首|发D

  “老师好”

  “今天我们重点回顾下上半学期我们背诵的诗词,噢,对了,我现在很想知道你们还记得多少,这样吧。我抽几个人上来默写好了。呵呵……”说完,目光扫视全班,“这样清晰明了”

  一瞬间全班安静,卧槽这谁想的起来,本来就不背,还是上学期的。这不是找人发泄吗。赵老B的手段大家都知道,被盯上准没好事,上次有个傻B故意找茬,举手问了句,“老师,‘一树梨花压海棠’是什么意思啊?”。这谁不知道是老牛吃嫩草的典故啊,这讽刺的机智啊,再看看赵老B的脸,阴沉不发,“这个问题我下课陪你慢慢解释好吗?”后来这个傻B,莫名其妙的就换班,还被找了爹妈。

  神经病!反正又不抽我,我安静的睡睡觉,跟她井水不犯河水。“卧槽,你别露头啊,快给我滚进去”一瞥眼就看到小白露头,吓老子一跳,赶紧把她头塞进课桌。

  “你干嘛啊,我就看下你们是怎么上课的。”小白还不死心,跟我僵持着。

  我俩僵持不下,一个声音震耳欲聋:“李小峰,你还把不把我放在眼里?你懂不懂什么什么叫课堂纪律!”

  完了,我直接把小白硬塞进狭小的课桌。站起身:“呵,老师,我只是在系腰带。”

  “系裤带?是吗?我看是你桌子里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吧。如果是什么手机之类的东西,我看你自己还是交上来”

  交你!“老师,我真在系腰带……”

  还没等我说完,铛铛铛的高跟鞋声越走越近,老B看了我一眼,直接抽出我桌子里的书。

  卧槽,完了,要被发现了,啊,倒霉的不行。我冷汗直流“嗯?”顺着老B疑惑的目光看去,抽屉里空空如野。哎,小白呢?刚才还在这呢,这时我比老B还疑惑,但更多的还是松了一口气,还好没被发现。

  “老师,我真在系裤带,不信你看”我把提前拉开的腰带给赵茜看。

  赵茜脸微微泛红,不过转眼恢复正常,“这…这次就放过你,去,把柳永的《雨霖铃》给默写出来,默不出来抄20遍。”

  啊?我擦,什么gui啊,完全没听过啊。真是倒霉的无以复加。原本想直接就跟老B说一句我不会,抄20遍好了,但一看到全班同学头来看我的那讥讽的样子,自尊心膨胀。切,什么东西。老子默给你们看!

  ………………可我,真不会啊。心里呐喊,脚步依旧踏上讲台,随便写一首别的词混混算了,李小峰啊李小峰,你真踏马的贱。

  手拿粉笔,久久下不去手,“如果不会的话,我看直接抄20遍算了,省的睡觉浪费爸妈的钱。”老B的声音又响起了。

  靠,我去你……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是小白!她……她在传音吗?她就在附近!

  “喂,大笨蛋,快写啊。真笨”

  噢噢,我反应过来了!小白你简直是我生命中的天使。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唰唰唰!完成!嘿嘿嘿,搞定!一群艾斯比,本少爷中才华果真是让人惊叹啊。带着一群人匪夷所思的目光,我昂着头回到座位。再看赵老B:“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你们看这种不好好学习的人都能写出来,你们有理由说自己这个不会那个不会?”说完,依旧带着轻蔑的眼光看我,好像我捡了狗屎运。

  切,反正过了就行。不过纳闷的是小白躲在哪?接着我坐立不安了,千万不要被发现啊!

  “你放心吧,我不会被发现的。”听到小白的声音,我终于松了口气,不对啊?还会读心术啊。不管了,睡会儿。

  ……

  被阳光洒满的校园,被阳光包裹的我,嘴角微笑着居然睡着了。似乎,真正属于我那不一样的青春校园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关中第一武状元说:

  不好意思啊,这两天妹妹都在医院挂水,重感冒,家里只能我陪她。我连lol都没碰就赶着写。大家放心我一定会全部补上!希望大家也保重身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