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还是想誓死一搏,他真的特别想知道自己的实力和他们的实力到底差距有多大?

“哼,找死。”

欧笑不屑的说了一声,魔徒也不搭理他那么多,直接调动魔气朝着欧笑冲了过来。

欧笑只是随便挥了挥手,打过来的魔气瞬间消散。

这一幕让众人大吃一惊,谁都没有想到欧笑既然实力这么强悍。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希望下辈子不要再做魔。”

魔徒现在已经慌神了,他知道自己今天走不了了,但是还是抱有一丝侥幸,准备跑过去求欧笑,但是欧笑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一掌打在了魔徒头上,魔徒直接化成血水消失在原地。

魔族……

一个被黑色雾气包围的水晶球瞬间炸裂,里边的黑气瞬间烟消云散。

“魔徒死了,看来,那小子已经入了天道,该来的还是会来,咱们是躲不掉了。”

一个黑衣男子坐在一个大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只猫头鹰,如果于尚现在在这里,肯定能看得出这人是谁。

“尊上,要不然趁现在还没有等那小子稳固境界杀了他,以绝后患。”另一个老头半跪在地上握着拳头开口道。

“不可,当初我与他父亲定下的约定不可打破,现在全族人做好准备,准备迎接有史以来最大的仙魔大战。”

“是~”

那个老头说完就倒退着走出了大厅,那个黑衣男子看着那个猫头鹰无奈的摇了摇头。

“该来的始终会来,我自己做的孽,就由我一人来偿还。”

伏魔殿……

“欧老,没想到你的实力这么强大,瞒我们忙得挺苦的呀!”于尚走都欧笑身边开口说道。

“行了,咱们也别等着了,魔徒死了,魔族那边肯定会知道的,这把剑你也拿到了,回去抓紧时间修炼,不要耽误任何一秒,哪怕是提升一个境界也行,要让自己和你这把剑融合在一起才能发挥它真正的威力,你们快走吧。”于天在一旁说道。

“爷爷,那你们去哪里啊?”

“小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了,抓紧时间走吧!”

于天说完就和欧笑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际。

几个人也没有说在说什么,就赶忙的离开了伏魔殿,一路不带喘气的走到了通道,通道也没有人把守,就在那敞开着,听洛远他们说以后可以随便到这里来。

几个人一起回道万宝楼,虽然没有洛远在家,但是生意还是非常红火的。

几个人刚刚进去就听见里面有打斗的声音,洛远赶忙跑了过去,几个人也紧跟其后。

“让你们家主人出来,怎么了,打了我家儿子就躲着不出来了吗?”

说话正是南家主人“欧海”

“怎么回事,在我万宝龙闹事是不是活够了。”

洛远说着走了过去,身体上便迸发出强大的气息。

“爸,就是他,就是他打了我,就是那个于尚。”欧克在一旁说道。

“我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若是再不走,你们欧家从此在地仙界消失。”于尚说着散发出强大的气息,让一旁的人敢到无比的恐惧。

“你……你以为你谁啊……。”

欧克已经吓得已经结结巴巴了,但是为了面子还是说了出来。

“轰~”

只听轰的一声,欧克直接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有多么高的实力才能挥一拳就能把别人飞出去。

“洛远~。”

“微臣在~”

洛远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这个词,洛远现在只感觉于尚此时此刻是多么的伟大,而且说话的语气和于帝一模一样。

“欧式家族欺软怕硬,仗着有势力欺压老百姓,从现在开始,欧氏家族将在地仙界铲除。”

于尚说完欧海直接笑了出来“哈哈哈,你以为你是于帝啊,要铲除我们,你们白日做梦。”

于尚只是笑了笑,然后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金色的令牌,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太子令”

这个是于尚临走之前,于天给于尚的,只要于尚拔出这把剑,就等于接下了这个任务,太子令自然会还给他,等他杀了魔族,那么它就会成为帝尊。

“微臣见过太子殿下~”

“草民见过太子殿下~”

洛远和其他的人全部跪下一起喊道,王明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洛远摁在地上。

“行了,起来吧。”

“谢过太子殿下~”

一群人说完站起了身只有欧海和欧家的人已经膛目结舌,据他们的了解,太子被于天带到了现代,可是没想到现在既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太子殿下,微臣有眼无珠,不知道是您,家子冒犯了您我肯定会重罚,但是请陛下开恩,不要灭我们欧氏一家,这是我们欧老一手打下来的,请太子殿下开恩。”欧海额头上已经全是汗,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

欧克此时也已经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于尚既然是自己最崇拜的偶像“太子殿下”

“放过你也可以,我打算和魔族开战,你去冲前锋,如果这一阵打赢了,你们欧式家族的档次会再提高一点,如果打输了,就算你们倒霉。”

“谢太子殿下开恩。”

于尚能提出这么一个条件欧海已经高兴了不要了,总比现在直接将欧式家族解散了好,自从百年前仙魔大战,于帝陨落,虽然魔族赢了,但是死伤无数,魔族的死伤人数根本数不过来,培养一个优秀的魔族人才那是非常难,所以魔族这一战除了魔尊强大一些,其他的都算不了什么,欧海其实还是比较明智。

“回去吧,收拾收拾,两个月后仙魔大战,希望你们欧式家族能发挥最大的战斗力。”于尚说完就走进了房间,其他人也目瞪口呆的跟着来到房间,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刚才那些话是于尚说的。

进入到房间之后,于尚长呼了一口气“哎哟我的天呐,这太子令也太好玩了吧,要不你们再陪我玩一下。”

“不不不……”

几个人赶紧摇头,刚才的于尚太霸气了,他们还是喜欢现在的于尚,嬉皮笑脸的于尚。

其实于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取走了那把剑,自己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