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才给你们的解药只是一年的,而那个是弑混丹药效总共是6年,我每年都会给你们一个解药,从现在开始我们将是你们的主人,随时随刻听令于我,听见没有。”于尚释放身上的杀气,境界的气息瞬时间往外散开来。

于尚身上强大的气息让大米中米小米压的喘不过气来,三个人赶紧开口道“拜见主人。”三人说着扑通往地上一跪,于尚这一次倒是没有拦住他们。

“起来吧,我们为什么进来你们应该比我清楚。”于尚问道。

“主人,这个就有点难为我们了,天选之人进入玄天山峰天道之人就会设下一道神识,这道神识自从天选之人进入玄天山峰内就会得到提醒,如果没有得到提醒的话你再费劲也不可能是天选之人,不过这里面宝贝可多了,哪怕不是天选之人,万一遇见大机遇,那也是一件大喜事。”大米站起身来解释道。

“为什么我们进来就看不到其他人了,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宋秋问道。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们知道的就是他们肯定没有死,不过要是遇见沙鼠的话就不一样了,百分之五十的可能会被沙鼠吃掉,另外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就是杀掉沙鼠,得到一件自己拥有的宝贝,沙鼠的修炼越高,得到的宝贝就会越珍贵,比如丹药,药材,武器什么的,武器很有可能会掉下神器,不过掉下神器的都是修为比较高的,几百年或者是人形,有可能掉落神器。”

“哦,那你们已经修炼成了人形,境界一定很高吧,你们是不是会掉下神器,要不然……。”于尚说着挑了挑眉。

大米中米小米吓的忙跪在地上齐声说道“主人,不知道我们哪里错了。”

“好了,好力气,给你们开玩笑,看让你们吓的,我不会杀你们的快起来。”于尚说道。

忽然,于尚脑子疼了起来,但也不是太疼,于尚只感觉有有个东西吸引着他,好像就是他的东西一样,于尚身体的血不断沸腾,于尚看着前方,两只眼睛呆泄。

于尚情不自禁的走动,一刻也没有停歇,几个人看情况不妙立马跟上,他们谁也不知道于尚发生了什么。

于尚他们这一趟走得比较顺利,因为有大米中米小米,根本没有沙鼠来打扰他们,就这样一直走,经过森林经过水洼他们也没有停下来,因为于尚还在一直走,况且他们有储备的水,根本不需要担心。

几个人走了一天一直走到晚上,刚刚走过一条河沟,面前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了沙漠,只有一个大房子。

“这……这是海市蜃楼吗?”王明惊讶的问道。

“这是实物,不是海市蜃楼,这座房子的名字叫伏魔殿,上古帝尊留下来的,据说这里镇压着一个大恶魔,是魔族的长老,而且还有一把巨剑,正是那把巨剑,那个大恶魔才不可能逃脱出来,几千年了没有人来过这里,除了我们沙鼠一族,也没有人会发现这里,上古帝尊对我们有恩,我们也不会告诉任何人来取这把宝剑,只有它的传承人才能来到这里,难道……。”

大米说着看向了于尚,于尚呆泄的看着伏魔殿,默不作声,两行热泪从于尚的眼角流出,几个人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只有洛远到现在才明白了怎么回事。

“我知道了,上古帝尊是太子的爸爸,他的爸爸为了镇压魔族大长老将这把剑放在这里,上古帝尊没有实力来灭掉魔族长老,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镇压在这里,而等到后代取得这把宝剑消灭魔族长老,看来太子是躲不过这一劫了。”洛远说着摇了摇头。

几个人现在才明白了怎么回事,于尚身为太子,他的爸爸自然就是上古帝尊,于帝,上古帝尊因为没有完成绞杀魔族长老的任务,也是因为魔族长老实力强大,最终只能被封印,上古帝尊留下了一把剑,剑里封印着于家的血脉,所以只能有于家的子孙才能拿走这把剑。

父亲的责任,儿子来承担,于尚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于尚不光要继承上古帝尊的位置,还要完成绞杀魔族长老,杀了魔族魔尊。

于尚站在前方,一直盯着上方的那把剑,剑的位置摆的很高,一块石头,那把剑就插在石头上面,只不过石头上充满了魔气,石头下面有86个台阶,必须要走过86个台阶才能取得那把剑。

于尚毫不犹豫的踏上第1个台阶,可是刚刚上去,好像有巨大的引力将于尚毫不犹豫的拍打在地上。

于尚喉咙一阵甘甜,猛吐一口鲜血,再次踏上台阶,毫不意外,于尚再一次被刮了下来。

几个人快速的跑到于尚身边扶起于尚,于尚擦了擦嘴角的血,虎视眈眈的看着那个阶梯“哼,就这还想拦着我,别做梦了。”

于尚说着再一次冲了上去,这次比较小心,左脚刚刚踏上去,好像阶梯有了生命力排斥着于尚,于尚抿嘴一笑,右腿重重地迈了上去。

“轰~”

于尚再一次被轰了下来,于尚瘫软在地,看着楼梯上方的那把剑,心里想到“老爸你这是在考验我吗,好,我就让你看看你儿子的本事到底有多大,你做不到的事情,我一定可以做到。”

“太子,你的实力现在还不行,在怎么说你也要达到圣人的境界,这个楼梯已经下了法阵,你现在贸然上去取剑,会遭到巨大的反噬,你不单单要有于家的血脉,而且你还要有上古帝尊的那个实力,你的实力如果达到一定的程度,这个个楼梯对你来说就毫无阻碍。”洛远在一旁解释道。

于尚看了看众人,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各位,我现在想要闭关修炼,少则三年,多则5年,希望各位理解,有谁想要回去,我不拦着,你们在这里只会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