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尚听到于苗苗怎么说,下意识的瞅了瞅自己下面,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可是知道于苗苗的脾气,另外几个男人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表面这么一个清纯的姑娘,没想到是这么厉害的角色,王明也是为于尚感看到同情心。

“那个姐姐,我能问一下吗,你和尚哥是什么关系吗。”洛宁夏低着头问道。

“看来小尚尚着桃花运不错吗,这么好看的姑娘都能看上你,不错啊。”于苗苗挑了挑眉说道。

“不是……姐姐,我没有,我就是问问。”洛宁夏就红着脸赶紧解释道。

“行了,别装了,你问问你老爹,我们于家修炼的功法都有哪些,你心里那点事儿,我能不知道吗。”于苗苗说着扭头看于尚“还有呢,透心宫法法是不是很长时间没练了,你以后是太子,你要好好修炼才能掌管大局,你知道吗?”

“你也知道我是太子这件事?”于尚问道。

“哎呀,说漏嘴了,抱歉哈,不要介意,不要介意,就当啥也没说。”

“为啥你们啥都知道,就是不告诉我,为什么,骗我这么长时间。”于尚仰天怒吼。

“行了,是不是个男人。”于苗苗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一夜无话,一直到了第2天早上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几个人收拾收拾就继续走了。

从早上一直走到中午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这可吧于尚给急坏了,每次抱怨的时候都被于苗苗给噎了回去。

洛宁夏看到于尚和于苗苗心里也是一阵失落,每次,于苗苗说对了,洛宁夏确实喜欢于尚,虽然在一起只有两天,但是于尚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她一直不敢说,可是到后来在次得知于尚是太子的时候,她心里就已经明白,她和于尚是没有任何结果的,她只是一个卑微的下人,于尚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太子。

“注意,有情况。”于尚急忙喊道。

几个人立马四处看了看,只见前方30多米远有一处沙尘暴,沙尘暴里慢慢的走出来三个人,三个人长得很强壮,每人手持一把锤子。

正中间的那个人笑着走道于尚他们面前说道“哈哈哈,十几年了,今天又遇到你们人类了,乖乖的,不要挣扎,能让我吃了是你们这辈子的荣幸,哈哈哈。”

中间的那个人说着看了看于苗苗和洛宁夏,脸上立马露出一副淫荡的表情“哎哟,小姑娘,长的不错吗,以后跟着我如何?”

“跟你个大头鬼,看看你的样子,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于苗苗恶狠狠的说道。

“大米,这小姑娘我喜欢,以后是我的了,你可不能给我抢。”另一个人慢慢走到大米身边说道。

“胖子,小秋,动手,清黛,攻击他们神经。”

“好勒。”

三个人同时喊道,大杀一看情况不对劲,立马反应过来,虽然说大米反应快,但是他永远不可能有于尚的速度快。

于尚一脚打在了大米的胸口,大米登退后几步,站稳脚跟,看了看于尚,笑了一下说道“小子,不错嘛,今天把你吃了应该能提升不少境界,哈哈哈。”

“少废话。”

于尚说着就冲了上去,于尚的脚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左腿忽然下落,大米看情况不对,直接闪到一边,于尚左腿忽然被大米拉住了,直接把另一条腿搭在大米的脖子,然后用力翻滚,大米直接转了一个圈,摔倒在地。

“冰封千里~”

于尚轻喝一声,一条冰龙冲向大米,大米来不及闪躲,直接被冻成了冰块。

“大米~”

另一个男子跑了过去喊道。

“中米,别喊了,咱俩一起灭了他。”

小米说着朝着于尚跑了过去,快跑到于尚面前的时候小米忽然消失,一堆沙子朝着于尚冲了过去。

于尚使用冰封千里直接将那一堆沙子冻在那里,那堆沙子忽然散架,大米,小米,中米,捂着耳朵在地上打滚嗷嗷大叫,不用说,肯定是被沈清黛攻击了。

于尚走过去问道“喂,你们是什么东西。”

只见大米中米小米捂着耳朵在地上翻滚,于尚赶忙给沈清黛使了个眼色,沈清黛立马停止了精神攻击。

“我……我们是沙鼠修炼成的人形,求求你们不要杀我们,我们修炼到人形很不容易的,求求大哥了。”大米说着流着眼泪带着哭腔跪了下来。

于尚见状心有点软了,犹豫不决,于尚猛然间回头,从戒指里拿出三枚丹药,分别递给大米中米小米,他们三个看着拿在手中的丹药,不解的问道“大哥,着是什么啊。”

“弑混丹,吃了他我可以不杀了你们。”于尚谈谈的说道。

大米中米小米相互看了看对方,三个人一直犹豫不决,他们可是听说过是弑混丹的厉害,一颗毒药,药效在6年以上,每次发作身体内部如千疮百孔,如千万只蚂蚁一点一点在撕咬,如果没有解药,疼痛会一直继续,直到死亡。

“不要犹豫不决,吃了它可以保你们的命,最多是让你们受点苦,如果你们不吃了,他随时杀了你们,给你们30秒时间,抓紧时间了。”于尚说着看了看手上并没有的表。

“拼了~”

大米小米中米,三人同时说出声,三个人也同时把药全部塞进了嘴里。

“啊~”

“啊~”

“啊~”

三个人再次抱着头瘫软在地,嗷嗷大叫,虽然刚刚过了只有几秒钟,但是三人全身上下已经全部是汗水了,可想而知疼痛到底有多么厉害。

于尚从戒指里再次取出三枚丹药,递给大米中米小米说道“这是解药,吃了它。”

三个人毫不犹豫的抓起那三枚丹药直接吞进肚子里,不出片刻,疼痛随之消失,大米中米小米这次才放下心来,他们刚才可是刚刚经历了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东西,他们这辈子发誓,再也不要尝受这种滋味了,这一种滋味根本就不是人能受的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