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冷冰这个大胃王,最省钱的吃法就是请她吃自助餐。

  而我也是这么做的,自助烤肉,一个人八十块钱,带上冷冰去吃的话,怎么算都觉得划得来。冷冰也没有让我失望,她拿了一大堆的食物坐在位子上埋头苦吃,吃完了再去拿,来来回回的,我都不知道她跑了几趟。

  我端起杯中的鸡尾酒喝了几口,这种酒的酒精浓度低,不容易喝醉,再加上这种酒在外面单卖一瓶也要十来块,我得把本给吃回来。

  冷冰看了我杯中紫色的液体问:“这是什么?颜色挺好看的。”

  我给冷冰倒了一杯,冷冰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喝完以后,她吧唧吧唧嘴巴说:“挺甜的,再给我来一点。”

  然后,冷冰就喝醉了。

  我看了下一片狼藉的桌面,认真地算了一下,在确认把本给吃回来以后,我才背着冷冰会宾馆。

  一路上,冷冰的头趴在我肩膀上,嘴巴不停的动。

  “这酒真好喝,云恺我还想喝……”

  “师父,冰儿今天好高兴,吃了好多好吃的……”

  “师父,冰儿好想你,冰儿明天又要过生辰了……”

  回到房间后,我小心翼翼的把冷冰放到床上。这个冷冰平时看过去挺瘦的,怎么背起来这么重?这大夏天的,害我流了一身的汗。

  我去浴室洗了个舒服的凉水澡,换上浴袍出来,坐在床边拿起手机。

  手机一开机我就发现了不少的未接电话和短信,舒语馨打来了三十几个,司航吴铭也打了四五个来。

  至于短信就是舒语馨问我怎么不接电话,人在哪里之类的。

  我给舒语馨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刚接通,就传来舒语馨关切的声音:“云恺哥哥,你在哪啊?我怎么打你电话都是关机啊?……”霹雳呱啦一大堆的问题。

  我笑着回答说:“我没事,我前段时间去山上了,那里没信号没电的,所以就接到你的电话。”

  “你现在是下山了吗?”

  “恩,下山买点东西,明天还得回山上去。”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开学吧!你在江南怎么样?”

  “很好啊!我告诉你……”

  舒语馨在电话那头乐不思蜀的跟我讲了一大堆她在江南发生的事,我也很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给她一点回应。

  差不多讲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舒语馨才跟我说再见。

  接着我又给司航吴铭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我在南江玩。

  最后,我给表姐打了个电话过去。

  “表弟,你下山了?”表姐的声音特别娓娓动听。

  我心里正疑惑表姐怎么知道我下山了,就听到表姐道:“别想了,那山上又没有信号,你能给我打电话不就说明你下山了吗?不过,还算你小子有良心,记得给你姐我打个电话过来。”

  “姐。”我苦着脸喊了声,“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接我回去啊?”

  “有冷冰那么漂亮的美女陪你,你怎么还惦记着要回来啊?”

  (酷¤匠s.网唯一A?正U《版,:(其p他都T是盗&版D

  “你是不知道我在这过的是什么日子,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啊!”

  “得了吧!你少把自己说的可怜兮兮的,你就乖乖的跟着冷冰好好学吧!那女人的本事可不小,厉害得很。可比你去九爷那里跟别人学的那乱七八糟的可好太多了,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表姐难得这么夸奖一个人,“好了,先这样吧!我要睡了,女人要是太晚睡的话,容易长皱纹的。”

  我听着电话被挂断的声音无奈的摇摇头,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人从床上踢了下去。

  “干嘛啊?”我摸着摔疼的屁股特别不爽的开口。

  干毛啊?一大清早的就发神经病,我TM容易吗我?不就想好好睡个觉,有必要吗?

  冷冰全身散发出冷气,缓缓道:“姓云的,我给你一分钟解释清楚,为什么我们会睡在一张床上,要不然,死。”

  我一激灵醒了,怎么可能,我跟冷冰睡在一张床上?我不是明明躺在自己床上睡的吗?我努力理清思路,我昨天晚上被一股尿意给憋醒了,我就去上厕所,然后……然后我就上错床了!

  我语无伦次的解释道:“冰,冰儿师傅,你听我解释,我可以解释的,这完全就是一个意外,我昨晚上完厕所,不小心,不小心上错床了……别,别,你别动手啊!”

  我顶着两只大大的熊猫眼坐在床边,脸上和身上有着数不清的伤痕。这是有史以来,冷冰对我下手最狠的一次,完完全全就是一顿暴打,往死里打的暴打,打晕了以后弄醒接着打,我从小到大就没被人这么欺负折磨过。

  冷冰洗好澡换好衣服从浴室里面出来,一点好脸色都没给我看。等收拾好以后,她干净简洁的吐出四个字:“买米上山。”后就不再开口,仿佛只要再跟我说上一句话就会死的模样。

  我整理好以后就带着她到楼下退房,接着去老米店买米。一路上不少人对我指指点点的,我差点就忍不住想要大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被人打啊?

  在老米店顺利买到米以后,我让冷冰在路边上等我一下,去到超市里面买了一些食材后才跟着冷冰回到山上。

  “去抓五十条鱼回来。”冷冰把米搬回竹子屋,头也不回的命令道。

  我知道冷冰肯定是故意给我增大任务量,可我偏偏没办法,谁让我打不过那座大冰山!

  我依旧没有达到冷冰要求的五十条鱼的量,于是合乎情理我又被胖揍了一顿。

  晚饭时间,冷冰闷闷的坐在离我得有五米距离的地方看着架在架子上烤的野鸡,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冷冰这回是真的生气了,就连吃饭这么重要的时候,她都不愿意靠近我。我叹了口气,把已经烤好的野鸡拿下了,用小刀利索的把鸡身上肉最多的地方割下来,包上我在超市里买的新鲜的生菜叶涂上沙拉酱后夹在两块汉堡胚里给冷冰。

  冷冰一声不响的坐在那里吃,我看见她这样,无奈只好起身走到石头屋里开始准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