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静姐,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啊?”我讨好的开口说。

  “云恺是吧?我知道馨儿喜欢你,我爸妈也不反对你们。”舒语静倒是毫不客气,“但是,馨儿现在年纪还小,我不希望你们发生更加深层次的东西,你懂吧?”

  “懂,我懂。”我慌忙应下。

  奇怪,更加深层次的东西是什么啊?原谅我是个特别单纯的骚年,这个舒语静讲话真高深,我一句都不懂。

  “懂就好。对了,我下周要带馨儿回江南。”舒语静面无表情的通知我。

  “什么?”我音量提高,“为什么要带馨儿回江南?”

  “你还好意思问!我带馨儿回家见爸妈你有意见啊?要不是因为你,馨儿现在怎么可能会在淮海市?”舒语静朝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无言以对。

  的确,舒语馨就是因为我才会离开江南,离开父母,出现在淮海市的。而舒语静带舒语馨回江南看望父母也是理所应当,我也不应该去阻拦她。

  犹豫了半天,我说:“那馨儿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事说不定。”舒语静说转身就离开了。

  我闷闷不乐的回到家,不停地做俯卧撑来发泄心里的不爽,一直到我精疲累尽后才停下来,洗了个澡后才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被手机铃声吵醒,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接起来就听见对面的人霹雳呱啦的讲了一大堆东西,我一句都没听进去。

  直到他停下来的时候,我才开口问了句:“你谁啊?”

  电话那头的人就说:“卧槽,我是蔺雨泽。”

  “哦!蔺雨泽。”我脑袋慢半拍,“你找我有事吗?”

  “合着我刚才讲半天,你一句都没听进去吗?”蔺雨泽大吼,“我再说一遍,烧烤店已经装修整理好,等下十点开业,带人过来捧场。”说完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看正H“版{章节W)上酷ZF匠Il网

  听到烧烤店要开业,我才终于清醒了些。

  我给司航打了个电话说我跟蔺雨泽合伙的点开业了,告诉他地点,叫他带兄弟几个过去凑凑热闹。

  给司航打完电话,我想了想,又给舒语馨打去,说要带她出去。舒语馨爽快的答应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好好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出门去接舒语馨了。

  接到舒语馨后,我便牵着她的手直奔去烧烤店。

  路上,舒语馨时不时打量着我,一副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不敢说出口的模样。

  “怎么了?”我开口问她。

  舒语馨壮起胆说:“云恺哥哥,我姐姐是不是已经跟你说她要带我回江南的事了?”

  “嗯啊!”我说。

  “那你怎么想的?”舒语馨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经过一晚上的考虑,我已经想清楚了,舒语馨为了我专门跑到淮海市,而她一个女孩子家的,人生地不熟的,总归来讲都不太好,我不能自私的只顾及自己的想法,我应该尊重她,让她自己做决定。

  我朝她笑了笑说:“我无所谓,看你自己怎么决定吧!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我知道了。”得到了我的回答,舒语馨总算是心安了一些,她说:“我想回家呆一个月再回来,好吗?”

  “成,随便你。”我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眯眯地说。

  到了烧烤店,司航早就已经带着人在那等我了。

  我还记得蔺雨泽要我带人给他过去帮忙的,就问他们有没有人愿意去店里打工的。

  “恺哥,一个月工资多少啊?”吴铭特实在的问。

  “不清楚,大概有个两千多吧!”我想了想说。

  “我要去。”吴铭首先报名了。

  “我也去。”梁俊也答应道。

  陈晓东说:“我就不打算去了,不过,我可以带人过去捧下场之类的。”

  “我也不去了,我的回老家。”陈宇超也拒绝了。

  最后,答应去的人有司航,吴铭,梁俊跟天成。

  我发现这蔺雨泽还这是有做商人的头脑,说什么新店开业,全部烧烤半价,吸引了不少人过来吃东西,搞得蔺雨泽叫来帮忙的人都给忙活晕了。

  不过值个高兴的是,不少的人都说这儿的烧烤味道好,而且卫生还做得不错。这下可好,名声算是打出去了。

  这上上下下的折腾了一天,好不容易人少些,可以休息了会,蔺雨泽就跑去算账。接着就看见蔺雨泽欣喜若狂的模样,我就问他怎么了。

  蔺雨泽神秘兮兮说:“你知道么?我们这一整天赚了两千块钱,要是这样算下去的话,这一个月起码得有个两三万了。”

  我惊讶的说:“不会吧!都半价居然都还能赚,不亏就不错了,你该不会算错了吧!”

  “屁!你懂什么啊?”蔺雨泽鄙弃的说:“我们今天赚的不是烧烤的钱,是那些啤酒饮料的钱,要不然你真以为我傻啊,尽做亏本买卖。”

  “哦!”真会算计,“算上我,我给你带了五个人过来帮忙,这工资可不能低啊!”

  “放心放心,每个人两千。”蔺雨泽又跑去数钱了。

  之后我看见舒语馨再跟一大堆的碗筷作斗争,心里一阵怜惜,跑过去帮她分担了一些。

  等洗完碗,已经很晚了,我便送舒语馨回家。

  这回在她家楼底下,我可不敢再随便胡作非为了,只是在舒语馨额头上轻吻了下,就目送她进电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