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天一直到暑假,在这段时间里,我过上了跟最开始的一样的平淡生活。要说改变的话,那应该就是我有了一个长相漂亮,性格也好的女朋友,身边的兄弟也多了,一大群人整天嘻嘻哈哈的。

  邓靖宇在我们半个月之前就高考考完了,听他的口气是说,打算在本市读大专。不过现在好像带人跑到别市去潇洒了。

  蔺雨泽找上我,问我要不要和他合伙开家烧烤店,。

  于是我就问了他个特实在的问题,“我要出多少钱?”

  蔺雨泽就讲说里里外外要个十来万,叫我出两万,剩下的他自己掏腰包。我跟他讲说我浑身上下最多就只能掏出一万,能掏出这一万还得是因为他上回给我转了一万过来。

  蔺雨泽就骂了句说:“靠,你不是吧!居然这么穷。得,一万就一万。”

  我问他说赚了钱咋分,蔺雨泽咬着牙讲他八我二。

  我当时笑得特谄媚说土豪就是好。蔺雨泽就突然特阴险的说有个要求就是要我带人过去给他帮忙。我说帮忙没问题,但他要给工资,每个人起码两千以上。蔺雨泽就叫我滚。

  天成后来主动去找梁俊低头,梁俊便把他带到了我们这个圈子来。司航跟吴铭却对这个天成始终有些排斥。吴铭不喜欢天成我可以理解,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司航也特别排斥天成。

  我私下找过司航问过,司航跟我讲他对天成有些本能的厌恶,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司航这个回答有些可笑,但我没说什么他什么,只是讲梁俊跟天成是兄弟,我们这样对天成,为难的只能是梁俊,就算是为梁俊着想,也不该这个样子对待天成。司航想想也就勉强答应了。当时我没想到司航的本能是对的,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了这个天成实在不是什么的,但这些都是后话了。

  考完试那几天,我原本打算和舒语馨好好腻歪几天,可是由于舒语馨姐姐的到来,舒语馨拒绝了我,说要陪她姐姐,无奈我只好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了几天。

  一天,我正悠闲的躺在发沙上看足球比赛,突然听见有人按门铃。我跑过去打开门一看,居然是老爸跟老妈站在门口,脚边还有一大堆行李。

  “儿子,惊喜吗?”我那个逗逼老爸说。

  我脸上有的只是惊吓。

  半响,我跟老爸把行李全都搬进房间后,一行人才坐下来好好聊天。

  “小恺,你表姐呢?”老妈削好一个苹果给我。

  我咬了口苹果,口齿不清的说:“姐,现在还在公司。”

  “老婆,我的啦?”老爸讨好的看着老妈。

  老妈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淡淡地说:“想要自己动手。”

  酷2●匠~{网VW唯)@一*。正u~版(u,(k其P9他◇都J是盗……版&E

  “妈,我听表姐说老爸在非洲草原被狮子追是怎么回事啊?”我问。

  老妈就白了老爸一眼,给我解释道:“这个家伙看上人家狮子窝里的小狮崽,想要带回家当宠物养,就跑到人家窝里偷了一只走,结果被狮子发现给追了好几天,最后还是叫飞机跑来接他。”

  “你去狮子窝偷狮子?”我对我那个逗逼老爸简直无语了。

  老爸傻笑着说:“我就琢磨着养头狮子,到时候带出门多威风啊!”

  “那你咋不去偷大象啊?那到时候就不止是威风了,都可以给你当坐骑了。”

  “那不一样,大象一看就知道胃口大,我连你们娘俩都快养不起了,哪还有钱养大象啊!”

  “那你就有钱养狮子?”

  “……这不一样。”

  “哪不一样?”

  “……你怎么跟你爹说话的?没大没小。”

  “……”

  “儿子说错了吗?”看见我没话反驳,老妈立马站出来帮我。

  “没错,一点错都没有。”老妈出马,老爸就怂了。

  老妈指使老爸说:“没错就好,你现在就出去给我买菜,今晚要好好犒劳犒劳我儿子。”

  “好,我现在就去。”老爸乖乖听话离开了。

  老妈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举起刚才在我跟老爸进行口水仗期间泡好的茶,放在嘴边轻轻吹了下,然后小口的抿了一下,再放下茶杯对我说:“小恺,你的琴艺练得怎么样了?”

  我心里一紧,说实话除了刚来表姐家的那阵子我有稍微练了那么几下子,其他时候我都没怎么碰琴了,今天要不是老妈提起来,我都忘了有这么一回事了。

  “是不是全忘了?”知子莫若母,老妈看我这表情就知道了,“算了,你先给我弹一曲,看看有没有退步。”

  我带老妈去了表姐家里的琴房,里面有一台白色的大钢琴。我小心打开琴盖,深吸了口气在钢琴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弹了曲贝多芬的《命运》。我的手指灵活的琴键上运动着,把身心都投入进去。

  很快,一曲结束。我心情惶恐的等待着老妈的点评。

  “还行,但你还是要多加练习,太久不练琴的话容易生疏的,我把这首曲子重新弹一遍给你听,你仔细用心好好地听。”老妈认真地说。

  我立马把位子让给老妈,老妈坐在位子上,优雅的弹了一曲。明明是同一首曲子,可偏偏妈妈弹得总让我觉得是不同的曲子,这让我很奇怪,可是这也不妨碍我听得如痴如醉。

  曲子结束后,我都还沉浸其中,还是妈妈喊了声我才反应过来。

  “听好了吗?”老妈温柔的问。

  “妈,为什么你弹出来的跟我弹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啦?”我困惑的问。

  老妈笑着说:“所以说你才要经常练琴啊!把自己的风格融入其中,这首曲子才会好听。有人回来了,出去看看吧!”

  走出琴房我就看见表姐脱下高跟鞋,看见我她就问:“是叔叔阿姨来了吗?”

  “恩,我爸出去买菜了。”我回答道。

  妈妈走出来,脸上挂着笑容,“小舞,好久不见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