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在家跟表姐吃完晚饭后,我就出门了。

  我给林子明打了个电话,“明哥,你知道朱尤伟在哪吗?”

  “朱尤伟啊!他应该待在自己的场子上。”林子明想了想说。

  “他的场子?在哪?”

  “西街的酒吧。”

  听到这个回答我一愣,这不就是我上次打张辉的地方嘛!看来天都让我跟朱尤伟过不去了。

  “你问这个干嘛?云恺你不要乱来啊!”林子明有些急了。

  “明哥没事,我就随便问问。”我糊弄了句就把电话给挂了,拦了辆出租车直奔西街的酒吧。

  到了西街,我没有先去朱尤伟的那间酒吧,而是先去买了把西瓜刀。这次去找朱尤伟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不是我逞英雄,是我不想连累我的兄弟,而且祸全是我惹下来的就该由我来承担,没有必要扯上他们。

  我把西瓜刀拿报纸包好小心藏在裤子里,深深了吸了口气走进酒吧。

  经过上次我对这家酒店多少有些印象,我直奔吧台道:“我要见朱尤伟。”

  今天的调酒师还是我上次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看到我他立马就想起上次的事,但他也不慌叫我等下他先进去跟朱尤伟讲下。

  没多久调酒师就出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弟,他跟我讲朱尤伟已经在里面等我了,叫人那个小弟带我进去。

  那个小弟把我带到一个房间外,刚打开门,我就看见朱尤伟那张讨人厌的脸。他想要摆出一副嚣张至极的姿态无奈在我眼中只是一个胖子摆出的可笑样子。

  他皮笑肉不笑的说:“这不是云恺吗?上次要给我的钱咋还没给我啊?”

  “别急啊!不知道朱老大有没有一个叫李丰的小弟啊?”我道。李丰就是上次调戏林晴结果被我敲诈的杀马特。

  “有又怎么样?”朱尤伟不屑道。

  “是这样的,这个李丰欠了我三千块,我找了他很久都没找到,这不听说他是你的小弟这就过来找找了,没想到还真的是。”我慢条细理的说,“朱哥,我知道你肯定不是那种欠钱不还的人,相信你手底下的人应该也不是那样的。”

  “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欠了你的钱?”

  “他给我写了张欠条。”

  “给我看看。”

  “成。”我把欠条交到朱尤伟手上。

  朱尤伟看了眼欠条后叫人把李丰找来,又对我说:“钱的事我们等会儿再说,先讲讲你上周为什么砸我场子?”

  “朱哥,说实话我上次真不知道这是你的地盘,要是知道的话我哪敢打你的脸啊!”我道。

  “一句不知道就想把事情盖过去吗?先不说你上回的举动可是彻彻底底的打了我的脸,你知道我的客源被你害的流失多少吗?云恺,我把话放这儿,你要是不给我个满意的交代,你今儿就别想出这个门。”朱尤伟说。

  3}酷…匠`~网`5永@_久%~免:费看●3小o说0¤

  “呵呵!朱哥你这就不对了,你不还是把我的店也给砸了。”我扯了个谎,把蔺雨泽的店说成我的店。

  “你的店?”

  “对呀!就是一中门口的的那家奶茶店啊!我可是有股份的。”

  “……”

  “朱哥你该不会要否认吧!可是有人说亲眼看到是朱哥手下的人干的啊!”

  “我就是砸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不要以为有林子明给你撑腰你,我就不敢动你。”朱尤伟直接跟我翻脸。

  “喊你声朱哥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吗?我告诉你,我云恺从来不靠谁给我撑腰,今天我敢一个人跑到这里就是已经做好准备了。”我把藏在裤子里的西瓜刀拿了出来,扔掉上边包着的报纸,把刀指向朱尤伟,不再跟他虚与委蛇了。

  朱尤伟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喊道:“给我拿下他,这小子不敢用刀砍,给我上。”

  我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居然觉得我不敢砍人,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小爷我敢不敢。我拿第一个扑向我的人开刀,我挥着西瓜刀用刀刃那面向他砍去,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那人捂着手臂痛呼。

  看到我真的拿刀砍人,其他想上来的人都给吓着了,这也刚好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杀鸡儆猴。

  朱尤伟脸上露出一丝慌张,道:“你,你到底想干嘛?“我心里琢磨着已经差不多了,就开口说:“朱尤伟,只要你以后不再出现在我学校附近,以前的事咱就全算完了,咋样?”

  “你想得美。”朱尤伟直接拒绝了。

  这时候门口冲进了一群手上带着刀的人,看到他们进来朱尤伟好似看到新的希望大喊:“快,把这小子给老子弄死。”

  那群人听了以后也不含糊拿着刀就向我砍来,我见状赶紧举着刀冲向朱尤伟。

  朱尤伟大概没想到这个时候我居然还会冲向他,一时没有任何防备。我轻而易举的抓到朱尤伟,把刀放在他的脖子上,恶狠狠的说:“全TMD给我滚出这个房间去,要不然我现在就弄死他。”说着就手上的刀就更贴近朱尤伟的脖子,割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肤。

  “出去,出去,你们全给我出去。”在我用刀抵着脖子的朱尤伟脸上终究还是挂满了慌乱。

  原本站在不动的人听到朱尤伟的话只好一一退了出去,到了最后竟还有三个人站在房间里不动。

  “叫你们出去你们没听到吗?”朱尤伟气急败坏道,他奶奶的,刀现在就抵在他脖子上居然还有白痴给他待着这,是多想他死啊!

  留下的那三个人中有一个走到门边把门给锁上了。

  我疑惑着他们的举动,警惕的说:“不许动,你们想干嘛?”

  有人抬起脸,沉声道:“云恺你是怎么回事?你这样做有把我们当兄弟吗?”

  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庞我愣住了,“铭,铭仔,你怎么在这?”

  “不在这等着给你收尸啊!”吴铭呸了声。

  “这种事都不叫上我们,你不厚道哦!”锁上门的人说。

  “恺哥。”另一个人也喊了声。

  “靠,怎么全来了?”锁门的是陈晓东,喊我的是梁俊,我傻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