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警察道:“小子你可别怪我,谁叫你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怎么,终于要动私刑了?”我嘲讽的说。

  男警察不再说什么,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抓着一根警棍二话不说就朝我后背袭去。

  “呃。”我痛得忍不住轻哼了声。

  男警察有些惊讶的说:“小子挺能忍得嘛!”说着又动起手来。

  我的手由于被手铐铐着根本没有办法反抗,于是警棍的击打就如雨点般不停地打在身上,我的身子痛的蜷缩了起来,头上也出了不少的汗,嘴里终究还是发出了叫声。

  在审讯室外听见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之前跟着张安一块离开的男人一脸谄媚的对着张安说:“这件事不知道张局长满意吗?”

  “不错,老陈今儿的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了。”张安眯起眼睛。

  “哪里哪里,能帮得上张局长是我的荣幸才是。”那个老陈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张安没有再开口,只是通过门上的透明玻璃看着审讯室里情形。

  突然,老陈的手机响了起来。老陈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相视后脸色一变,立马接通电话恭敬的说:“姐夫,有什么事吗?”

  “小陈,你有没有抓了个叫云恺的人?”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严肃的说。

  一听这话,老陈的心不禁一沉,道:“是有一个叫云恺的,涉嫌故意伤人,姐夫怎么了吗?”

  “你没对他怎么样吧?我现在就过去,这人可惹不得。”

  “是。”老陈挂断了电话。

  “黄昌恩打电话来干嘛?”张安皱起眉有些不解的问。

  老陈苦笑着说:“我姐夫说叫我别动那个叫云恺的,说惹不起。”

  “什么?”张安惊讶的说,“我查过那小子,没什么背景的。”

  “呵呵……”老陈没有回应,打开了审讯室的门。

  看见老陈的背影,张安咬咬牙离开了派出所。

  我倒在地上已经被打得全身伤痕累累了,而那个男警察也站在旁边喘着粗气休息了。

  我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冷眼瞪着那个男警察。

  “靠,你还敢瞪我。”男警察向我举起了警棍想要打下来。

  “住手。”老陈喝住了那个男警察。

  “陈所长,我……”男警察想要说些什么。

  老陈叫他滚出去,接着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讨好的说:“云先生,你没事吧?都怪我没有管好手下的人。”

  9酷匠cQ网¤》唯…u一gR正版,,其a他都d*是,》盗}版%

  “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像是没事吗?”我推开老陈扶着我的手。

  老陈尴尬的笑了笑。

  这时候有个女警察走了进来说:“陈所长,黄局长来了。”

  “哦!我现在就过去。”老陈看了我一眼后就跟着女警察出去了。

  到了大厅,老陈就看见黄局长,他身边跟着一个长得倾城倾国的女人和一个看过去特别威严的老人。

  黄局长给老陈介绍:“这位是白小姐,这位是九爷。”

  九爷!老陈一听就知道这回算是踢到硬板了。

  “我弟弟啦?”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盯着老陈问。

  “在里面。”老陈小心翼翼的说。

  “我想见下我弟弟没有问题吧?”女人说的虽然是问句但口气确是不容置疑的。

  “恩。”

  女人得到许可后没有再搭理老陈,踩着黑色高跟鞋大步走向审讯室,黄局长和老人紧跟其后“姐。”门打开,我第一眼就看见表姐。

  表姐朝我快步走开,伸手摸向我被打青的脸颊,有些心疼的看着我问:“疼吗?”

  我露出一个笑容,摇摇头说:“不疼。”

  表姐注意到我手上还带着手铐,开口说:“把手铐给我打开。”

  “快,去把手铐打开。”老陈立刻叫人把手铐打开。

  “谁动的手?”手铐被打开后,表姐转身背对着我冷声问。

  老陈没敢说话一声不吭的。

  “我说,谁动的手?”表姐的声音突然增大。

  “白,白小姐,这件事是,是误会,我……我可以解释的。”老陈结结巴巴的开口。

  “误会?”表姐眯起了眼睛,“人被打成这样,你跟我讲是误会?你跟我讲讲动私刑是什么误会?”

  “是我没管好手下的人,你放心我这回一定严惩不贷。”老陈不傻,立马把责任推给下面的人。

  表姐转身把我扶起来,走向老人道:“九爷,我先带小恺回家了。”

  “好,小恺九爷爷过些天在去看你。”九爷看向我。

  我微微一笑道:“恩,谢谢九爷爷。”

  “哪的话,小舞你带他回去歇着,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就好。”九爷说完就朝黄局长看去,“黄局长,我孙侄子先回去可以吗?”

  “当然。”黄局长回答。

  表姐扶着我走了出去,在经过那个打我的男警察的时候,我低声的说了句:“今天真是多谢你的招待了,改天我一定会成倍回请的。”

  那个男警察听完以后脸都白了。

  看着越走越远的两个人,九爷开口了:“黄局长,这警察动私刑害得我孙侄子在这派出所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会好好处理的吧!”

  “这是必须的,您可以放心。”黄局长狠狠地瞪了陈所长一眼。

  九爷笑着说:“这就好,那这些事就麻烦黄局长了,我这老头子就先离开了。”

  “恩,九爷慢走。”黄局长道。

  九爷走了以后,黄局长对着老陈劈头就是一阵大骂:“我前面打电话是怎么说的,我叫你不要动人家,告诉你他是你惹不起的人,你耳朵长哪去?”

  老陈一脸委屈道:“姐夫,这事是张安叫我做的,我哪知道这小子来头居然那么大。”

  “哼!张安那家伙的交通局局长估计也做到头了。”黄局长道。

  “那姐夫我现在咋办啊?”老陈哭丧着脸。

  “咋办?你先给我回家老老实实呆三个月,把动手的给我开了,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小叔子的份上,老子现在就让你给我滚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黄局长骂骂咧咧着。

  老陈能当上所长全是黄局长看在亲戚一场的份给提携的,但黄局长可不想因为老陈而葬送自己的前途。

  老陈现在是连肠子都悔青,全都怪张安那个王八蛋害得自己落到这个地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