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烟抽完,蔺雨泽也跟张辉谈完了。

  “要了多少钱?”我忍不住问了句。

  蔺雨泽满面笑容的回答说:“不多,就五万,已经转给我了。”

  “会不会太少了?”

  “三万块就够我重新翻修整理,再添一些新的设备了。”蔺雨泽眉开眼笑的说,“这样我还赚了两万块啦!”

  我一听这话就说:“分些给我呗!好歹我也出了不少力。”

  蔺雨泽倒也爽快说:“成,分你一万,等会儿转给你。”

  “谢谢土豪。”我也乐了。

  “哈哈!今晚叫些人来我家酒店吃饭,我请客。”蔺雨泽带着人大摇大摆走出包厢。

  我和梁俊也跟着走了出去,叫着守门的陈宇超赶紧溜。

  从酒吧出来后,我便和蔺雨泽他们分开了,跟梁俊和陈宇超在学校附近的一个烧烤摊坐下去等吴铭他们的消息。

  陈宇超有些好奇的问:“你们在里面干啥了?我在外面听着动静挺大的。”

  “没什么,就是给了那孙子来几下。”我轻描淡写的回答。

  说句实话前面动手的时候我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却一阵后怕。就连刚才梁俊问我的问题,我也只是嘴硬罢了。

  梁俊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

  我对梁俊说:“你最近和那个叫天成的咋样?”

  “还行吧!”梁俊叹了口气。

  “怎么?他还在为当老大的事跟你生气?”我吃了口烧烤。

  梁俊点了点头。

  “要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应了他,我当不当老大无所谓的。”我不想他们之间因为这种事情闹得不开心。

  梁俊摆摆头,道:“现在不是这个问题,我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执着这件事。”

  “他也是想你好。”我劝慰着说。

  Y看1正|版章$节。%上~Z酷|,匠}网

  “可是……”梁俊话还没讲完,吴铭的电话就来了。

  我刚一接通就听见吴铭兴奋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恺子,我跟你讲我带人把那群王八蛋好好收拾了一顿,你那边怎么样了?”

  “早搞定了,我现在在学校边上的烧烤摊,你带人过来吧!”我笑着说。

  吴铭高兴的答应道:“成,你等着我,我现在就过去。”

  挂断电话,陈宇超问我怎么样了,我咧着嘴说:“搞定了。”

  在烧烤摊坐了没多久我就看见吴铭带人走了过来。

  “兄弟们,今天谢谢你们帮忙了。得,我废话也不多说,今晚我们去海惠好好的搓一顿。”我看着吴铭带来的人喊了声。

  下面传来了很多欢呼声。

  而另一边,张安夫妇听闻儿子进了急救室后立刻便赶往了医院。

  一小时以后,张安老婆看着躺在床上的张辉哭哭啼啼的问:“儿子,到底是哪个混蛋对你下这么狠的手啊?”

  而张安则是铁青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看着张辉。

  张辉哭丧着脸对张安喊着:“爸,你要帮我啊!我跟朋友好好的去酒吧玩,没想到突然跑进了几个人二话没说就把我给打了。你看看我现在……”

  “爸知道了,你好好养伤,爸不会放过那些兔崽子的。你知道是谁动的手吗?”张安问。

  张辉点点头。

  问明白后,张安打了个电话,“喂,老陈,我张安。帮我个忙,事情是这样的……”

  看着张安打电话的背影,张辉心底藏不住的冷笑:云恺,你就等着死吧!

  在海惠酒店好好吃了一顿后,一群人就散了。

  我和吴铭打算去医院看下司航,但在路上被人拦住了。

  一个穿着警服的男的看着我说:“云恺是吧?”

  我有些疑惑的点点头,问:“干嘛?”

  “跟我去趟所里吧!”那个男的拉着我就想走。

  吴铭阻止了那男的说:“你凭什么带我兄弟走?”

  “有人报案说他涉嫌伤人,我现在要带他去所里调查。”那男的一脸正色的说。

  听他这么一讲我就明白了,肯定是张辉在背后搞的鬼,这动作倒还真快。我说:“没事,你别拦着,我跟他走。我相信这位大哥一定把事情弄清楚,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大哥,你说是吧?”

  “这是一定。”那男的严肃的回答。

  我笑着对吴铭讲:“帮我跟我姐打个电话,叫她来所里接我。”说完我就跟着那男的上车了。

  到了派出所,我被带入了审讯,坐在我对面的是两个男的。

  其中的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开口:“姓名。”

  “云恺。”

  “多大了?”

  “17。”

  “为什么打人?”

  “他欠打。”

  “你说什么?”年纪小点的那个狠狠的拍了下桌子。

  我没吭声。

  年纪大的那个跟他说:“你跟一孩子急什么,气着自己不值得,”接着又对我严肃的讲:“我问你什么,你就给我好好答。为什么打人?”

  “他欠打。”我还是原来的答案。

  “看来是不能好好讲了,小林咱出去吧!”那个年纪大的听这话也不恼,只是叫人出去。

  看着这俩人的离开,我知道好戏要上演了。

  审讯室的门开了,这回进来的有三个人。为首的男的长相跟张辉有几分相似,估计不是他爹也该是他亲戚。

  “就是你打我儿子的?”为首的男的不屑一顾的看着我。

  听他开口我就知道这人就是张安。我笑眯眯的说:“是我打的。”

  “到现在你还笑得出来,胆挺大的。”

  “谢谢夸奖,我胆一向都挺大的,有句话怎么讲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嘛!”

  “哼!很快我就让你笑不出来。”张安冷哼了声,跟他身边的人说了句,“给我好好收拾他,玩死里整,出了事我负责。”说完就朝门外走去。

  “好。”那个人恭敬的答应,给另一个人使了个眼色后跟着张安离开了。

  留下的那个男的把门关上后,朝我坏笑了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