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街的酒吧,我和蔺雨泽会合。

  “张辉在哪?”蔺雨泽身后跟着三个人。

  我说:“里边,陈宇超正跟着他,他身边有三四个人。我们现在先进去找陈宇超。”

  我在酒吧的吧台找到陈宇超,陈宇超说:“他们在307包厢。”

  我看向那个包厢玩味的开口:“蔺雨泽,有没有办法帮我弄套服务员的衣服?”

  蔺雨泽有些疑惑:“你想干什么?”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就先说有办法没?”

  “有,你等着。”蔺雨泽跟他身后的人小声嘀咕了会儿,那人就离开了。

  没多久,那个人就拿着衣服走过来了。

  我叫了几瓶啤酒,道:“来,我们庆祝下。”

  “你到底想干嘛?”蔺雨泽愈发不解。

  “真是的,请你喝酒,联络下感情嘛!来来。兄弟几个喝啊!”我举着酒瓶喝了起来。

  这些人一头雾水但还是一块喝了起来,最后桌上剩下空空的酒瓶。

  我找吧台的服务员要了个空箱子,把酒瓶放进箱子了后便跑到厕所里换上服务员的衣服。

  我对蔺雨泽说:“待会儿我进去以后,你们就在门口守着,等听到有摔碎东西的声音后就抄家伙闯进来。”

  之后,我抱着箱子到307门口,做了个深呼吸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我就看着张辉跟其他的三个人每个人怀里都有个小妞,我低着头说:“我们店今天搞活动,经理说每个包厢的客人都送一箱的啤酒。”

  张辉身边的人就说:“今天还真是不错,居然还有免费的啤酒送。来,你放在这就可以走了。”

  我把箱子搬到靠近张辉的地方放下,然后故意撞了下桌子,桌上的酒就倒了下去把张辉的裤子给弄湿了。

  我装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拿着桌上的纸巾想着帮张辉擦。

  张辉把我的手打开,有些生气道:“滚,你这个人怎么做事的啊!这点小事都做不清楚要你干嘛!”

  “对不起,对不起……”我低着头道歉,“先生,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帮你洗洗?”说着我偷偷抓起放在箱子里的酒瓶。

  “滚滚滚!这叫什么事嘛!”张辉不耐烦的说。

  “好,我这就走。”我作势要离开,突然转身抓住张辉的肩膀,拿着酒瓶往他脑门上砸去。

  酒瓶碎了,张辉那一群人也都没放应过来。

  我又抄起桌上的酒瓶想要再来一击的时候却被一个人抓住了手腕,我一脚踹向他的小腿,那人一吃痛便放开抓着我的手,我朝张辉脑袋袭去,却被他给躲开,砸到了玻璃桌上,玻璃碎了一地。

  包厢里的女人给吓到了,大声的尖叫了声。

  守在外面的蔺雨泽一行人听到声响立马都冲了进来,我大喊了声:“动手。”

  蔺雨泽这回带来的人可算是生猛,有一人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从箱子里抽出一个酒瓶对着一个人的脸狠狠的砸了过去,碎掉的玻璃都刺入了那人的脸上。他扔掉摔碎的玻璃瓶子,抓着那人的脑袋往墙上狠狠的撞去。

  其他的人也不甘示弱,纷纷动起手来。也不知道是张辉身边的这几个人太弱了还是蔺雨泽这回带来的人太猛了,没几下功夫就把那伙人给制服了,而张辉也被梁俊给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蔺雨泽笑眯眯看着那些女人说:“小姐们,麻烦你们现在安静点可以吗?我们要处理些事情。千万不要乱出声哦!”

  几个女人有些给吓傻了,本能的点了下头,其中有个胆稍微大点的说:“能不能让我们先走,这些事跟我们没有关系啊!”

  蔺雨泽说:“你们还是先待在这吧!我们不会怎么样,你们要是怕的话就待在卫生间吧!”说着他给身后的人一个眼色,那人便带着几个女人去了卫生间。

  女人们走后,我把装着酒瓶的箱子拉到张辉脑袋边上,抽出一个酒瓶对着张辉的脑袋一个猛砸。

  “爽吗?”我蹲在地上笑着问。

  张辉头上已经流血了,他咬着牙说:“云恺,你有种再动我试试。我绝对会让你后悔的。”

  “哎呦喂!我好怕怕哦!”我拿起瓶子又是一砸,“我让你动我兄弟,有权了不起啊?我还就告诉你了,我今天非得废了你不可。”

  我抓着已经砸碎的玻璃瓶对着张辉的大腿狠狠的扎了下去,玻璃片子陷入了张辉的大腿皮肤中,张辉一下子发出惨叫声。

  我笑着说:“怎么?就这样你就受不了了?”

  “你,你到底,到底想怎样?”张辉倒吸着冷气。

  我看着他说特别冷的说:“没想怎样,就让你知道一下什么人是你不能惹的。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顶多就让你在医院里趟半年左右罢了。”说着对着他的另一条腿也扎了过去。

  “啊!不要,不要……啊……”

  听着张辉发出的惨叫声我有种莫名的快感,“接下来是手。”我像恶魔一样笑着说。

  蔺雨泽已经看不下去了,出口阻拦:“够了,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

  我看蔺雨泽一眼说:“成,我今儿给你一个面子。我把他给你了,你要的赔偿自己找他要去。”

  我又对张辉讲:“今天有人给你求情,下次你要是敢在碰我兄弟,我绝对会让你比今天惨上百倍,要是想报复的话,冲我来。”接着我叫梁俊松开他,站到一旁拿了根烟出来抽。

  “你……”梁俊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吐出烟雾道:“我怎么了?很残忍吗?”

  “你下手太狠了。”

  “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喝酒吗?就是为了让自己下手更狠点。”

  “看出来了,你的手现在在抖。”梁俊说。

  我看着在抖的手笑了,“他今天如果是动我的话,我或许不会这样,但他却对我兄弟出手,我就一定要让他知道死字怎么写。”

  梁俊听了我的话没有吭声。

  dK酷{=匠网&永)久L:免费I看`小#说u%

  我又讲了句,“你也是我兄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