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帮她挡下那一击的人就是我。

  我用一只手抓住木棍,抬起脚用力踹向杀马特的腹部,同时一把夺过他手上的木棍对着他就是狠狠的一下。

  杀马特抱着脑袋大喊了一声,恶狠狠的盯着我说:“我去你的,你居然敢打老子,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杀马特。”我挥着木棒朝他脑袋上打去,没几下就见红了,鲜血从他头上流了出来。

  杀马特把捂着脑袋的手放下来一看,有些惊恐的喊着:“血,血……”

  站在一边的一个跟班想要开溜,我把木棍对着他扔去,正好砸到脑袋。我不屑的说:“跑啊!你接着跑啊!”

  那跟班却一动不动的趴在那。

  “没种。”我把注意力转回杀马特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你不是挺牛的嘛!接着牛给老子看嘛!”然后甩手就是一个巴掌。

  杀马特捂着脸恶毒的看着我说:“臭小子,你知不知道老子跟谁混啊?说出来吓死你,我老大是朱尤伟,你们这一带都归我老大管,我发誓你以后要是敢在这里绝对没好日子过。”

  听到杀马特提到朱尤伟的名字我还愣了一下,没想到居然又扯到朱尤伟那家伙了,在看下杀马特被我打成这个样子,我实在不觉得这个家伙以后会放过我,看来这回真的是要和朱尤伟有的较量了。

  想清楚以后,我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骂道:“朱尤伟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连他都打过了害怕你个屁!我叫你打女生。”一个巴掌。

  “我叫你惹我。”又是一下。

  “我叫你骂娘。”一下。

  “我叫你把我东西洒一地。”一下。

  “我叫你威胁我。”一下。

  “我叫你骂我。”一下。

  “我叫你想打我。”一下。

  ……

  半天以后,杀马特整张脸肿的跟猪头似的,于是我又在他脸上又打了一下。

  杀马特都快哭了,口齿不清的问:“你干嘛又打我?”

  我呸了声,道“我打你还需要理由吗?”说着就是一下。

  不停地扇他巴掌,一直到手都疼了才停下来。我甩了甩手,用脚踢了下在一旁装死的跟班说,“你上去给我打他巴掌,要不然就是你替他挨。”

  “我……”那个跟班被我叫到以后,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我大吼,“你快点,信不信我拿棍子敲你脑袋。”

  被我这么一吼,那个跟班给吓得一哆嗦,对着杀马特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打完还颤颤巍巍说:“老大你别怪我,都是他逼我的。”

  “我一定弄死你。”杀马特怒骂。

  听到杀马特这么说,那个跟班也知道惹了杀马特以后自己绝对没好果子吃了,最终一狠心,对着杀马特一顿好打。

  站着一旁看着他们狗打狗的,我心里好不痛快。那个跟班没力气再打以后才罢手,然后讨好的看着我问:“大爷,这样你满意了吗?我能不能先走了啊?”

  我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滚了。那个跟班立马就跑没影了。我知道这种人我不找他麻烦,杀马特也会找他算账的。

  我笑眯眯地看着杀马特问:“想我放过你吗?”

  杀马特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我说:“成,赔我东西和医药费我就放你走,给两千就够了。”

  杀马特一听,面露苦色问我能不能少点。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叫他不要讨价还价的,我这己经够便宜了,他要再废话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罢,我捡起地上的木棒挥了挥。

  “我给我给。”杀马特一看到我捡起木棍吓得立马喊道。

  我看着杀马特把全身上下都给摸遍了再加上剩下那一人身上的钱也就只有一千七百多块。

  “大哥,钱都在这里了,就只有这么多了。”杀马特哭丧着脸说。

  我一下子就火了,“你骗鬼啊!就这么点钱也好意思出来泡妞?你真当你自己貌比潘安啊……”越说越气,又是一巴掌招呼过去。

  杀马特实在没法了,问我说能不能先欠着,下回给。我瞥了他一眼道:“你当我是傻逼啊?还下回给,你是下回找人堵我还差不多。”杀马特连说不敢。

  \◎更$h新(`最u|快P上W酷s《匠网h

  不敢你妹啊!我翻了个白眼。看他这个样子确实是没钱了,可老子怎么就是不甘心啦?我努力想着从这家伙身上多抽些油水出来,大半会儿终于想到了。上回答应被朱尤伟敲诈的三千块因为后来住院还没给他,这回倒还真是个好机会。

  我坏笑的说:“成,下回给,但你得给老子写张欠条,要不然你到时候赖账我哪哭去!”

  杀马特又说没纸,看他那样我又没忍住给了一耳光,道:“你怎么事那么多啊!”

  就在我纠结没纸的时候,听到一个脆如黄鹂般的动听声音,是那个女生,她说:“我有纸。”

  我这个时候才正眼打量这个妹子,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高挑的身材,S形的曲线,该瘦的瘦,该饱满的地方饱满。瓜子脸搭配着勾人的丹凤眼,挺翘的鼻子,樱桃小嘴,乌黑亮丽的长发搭肩,白皙的皮肤。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那双又白又直的大长腿。气质妩媚间带有着些许青涩,给人一种欲摆不能的感受,算得上是个90分的美女,怪不得这杀马特要调戏她!

  我妹子手上拿过纸笔丢给杀马特说:“写,就写欠我三千。”

  杀马特听后啊了一声。我特不满的说:“啊个屁,赶紧按老子说得写,难不成你还想挨打啊?”

  杀马特被我一吓唬啥话都不敢讲,低头就去写欠条。他写完后交给我,我看了下总觉得缺些什么,后来终于想到了。“给我按手印。““没印泥啊!”马特为难的看着我,我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血流的干啥用?”

  杀马特按完押后,我在看看那欠条。总算是心满意足了。把欠条收好,我对杀马特摆摆手,叫他赶紧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