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晚上,我准时出现在海惠大酒店的门口,而林子明已经等我多时了。

  等我走到他跟前,他告诉我说:“云恺,待会进去以后,不管朱尤伟怎么说,话有多难听,你都要忍着,要不然吃这顿饭的没意义了,你知道了吗?”

  “明哥,你放心,这些我都懂。”我道。我既然来了,肯定已经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林子明有些担忧的看着我,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林子明把我带到一间包房门口,再次叮嘱我说:“云恺,哥知道你年轻气盛有脾气,但是这一次只要朱尤伟没有太过分,你还是要忍着点好。”

  看见我点头后,林子明才把门推开。

  门一推开,我就看见朱尤伟头上围着纱布,一边叼着烟一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什么。当他看见我的时候,动作就停了下来,说:“小子,就是你砸的我吧!”

  “恩。”我说。

  朱尤伟皮笑肉不笑,道:“好小子,有胆量啊!桌上的那三瓶酒看见没?先干了它再上桌。”

  我摆摆手道:“伟哥,我还是学生,等会儿还要上课,不能喝酒。”

  “是不能喝还是瞧不起我?老子叫你喝你TM就得喝,跟我道歉你还想不喝酒啊!”朱尤伟音量一下子升高了。

  我皱起眉头,想再次拒绝的时候,林子明抓着我的手腕,用眼神示意我去把酒喝了。无奈,我只好咬着牙走到酒桌前,拿起一瓶酒喝了下去,然后是第二瓶,第三瓶。喝完以后,我看着朱尤伟道:“这下可以了吗?”

  “可以了,可以了。你这小子真是比我家养的狗还听话啊!”朱尤伟大笑道。

  我听见朱尤伟居然拿我跟狗比,明明白白的在侮辱我,火气一下子上来了。我握紧了拳头,低着脑袋,身子在颤抖,我的理智告诉我必须要忍下去,只有忍下去,我的目的才会达到。我把牙关咬得生疼,只有疼痛,才能使我不失去理智。我也知道,朱尤伟是故意想激怒我,只有激怒我让我再次惹起祸端,他才有理由使林子明无法在护着我,他才能对我进行报复,所以现在,我要忍住。

  朱尤伟那狗日的又说:“小子,看见我头上的伤了吧!你那下可真是够狠的,让我在医院躺了我几天啊!你说这医药费要怎么算啊?”

  好几天?亏这朱尤伟说得出口,林子明可是告诉我朱尤伟被我砸进医院的第二天就出院了,而且还到处收保护费。调戏良家妇女。我也没点破说:“你想要多少钱?”

  “别这样说啊!搞得好像是我敲诈你似得。这样看在明哥的面子上,我算你三千。”朱尤伟特虚伪的说。

  我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这个朱尤伟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就他那点医药费百来块就够了,他居然找我要三千。“好,给我点时间,我过几天亲自送到你面前。”我把‘亲自’这俩字说的特别重。朱尤伟,这笔钱我一定会要你吐出来的。

  “识相,有前途啊!就是可惜我这伤……”朱尤伟把话讲了一半。

  我真的实在不想再和这个朱尤伟废话下去了,我怕自己忍不住再次把这狗娘养的货给送进医院,拿起刚才喝光的酒瓶直接往脑门上砸。

  只听“砰”的一声,瓶身碎了。在场的人都被我这举动给震惊到了,全都愣愣的看着我。我没管这些目光,继续拿起下一个瓶子砸在自己脑袋上,碎了以后又是下一个。直到刚才我喝的三个瓶子砸完以后,鲜血从我额头上直流下来,我才停下手。我看着朱尤伟道:“这样够吗?你满意了吧?”

  朱尤伟干笑道:“小兄弟,你这是何必啦?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这样,我……”

  fn酷u匠4网u正+2版l首‘`发Y

  “你别打马虎眼了,就一句话,你满意了吗?”我说。

  “满意,满意……”朱尤伟道,“可是你这样弄得我……”

  我没管朱尤伟下面的话,直接打断他:“满意就好。钱,我过几天给你。也希望你以后别来找我麻烦。”

  “一定一定。”接着朱尤伟讨好的看向林子明道,“明哥,你说这事做的……”

  林子明没给他好脸色看,只是冷冷的说:“朱尤伟,你最好祈祷我弟没受太大的伤,否则别怪我跟你翻脸。”说完,林子明就扶着我离开了。

  看着林子明带着我走,朱尤伟火大一把掀开桌子,大骂道:“TMD,我本来还想好好修理下那小子,结果还被人家摆了一道,这叫什么事啊?麻痹的,那个林子明算什么东西,居然还敢威胁我。”

  朱尤伟的一个小弟小心翼翼的说:“伟哥,你别生气啊!气坏身子可不好。”

  “滚开。”朱尤伟一脚踹那人身上。云恺,林子明你们给老子等着,我一定会收拾你们的。朱尤伟在心底恶狠狠的想。

  出了包厢,林子明紧张的看着我说:“云恺,你感觉怎么样?”

  “头,头有点晕耶!”我感觉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接着我的意识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在大堂看着林子明带着我快步离去的背影,有人笑了。这人喃喃着:“云恺!你还真是有意思啊!”

  等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办公室内,头上还包着纱布。

  “啊!痛。”我捂着脑袋,看着周围的环境,我知道我现在在蓝玫瑰,林子明的办公室里。

  门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我看了眼,发现是林子杰。

  林子杰轻浮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哟!醒了。我可是听我哥说了,没想到你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居然对自己这么狠,连着三次用酒瓶砸自己脑袋,眼睛TMD连眨都没眨啊!”

  “没办法,谁让我实在受不了朱尤伟那家伙。”我耸了耸肩。

  林子杰笑了笑说:“我相信你一定会好好回报那家伙的”

  我听这话,心里一跳,但脸上仍不动声色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