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李志强那样也就相信他没有再多的钱了,说:“成!看着咱是同学的份上,两千就两千。啥时候给我?”

  “现在,我去取钱给你。”李志强怕了,琢磨着赶紧把钱给我们,把事了结才好。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说:“好。”接着就直接给了他一脚。

  李志强本来都打算走出巷子找个提款机取钱了,结果没想到我居然来了这么一手,让我一脚踹地上了。他叫了句:“云恺,你什么意思啊?”

  “我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你特么还不知道吗?”我又狠狠地给他来了一脚。

  司航和吴铭见状也上来毫不客气的给了李志强几脚。

  “李志强,那天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被堵我还不会这样。”我一边说一边踹着,“你让我女人被人调戏,你特么让老子怎么忍啊!”想到舒语馨那天被黄毛调戏的样子我就开始火大,踢得越来越用力。

  李志强不断惨叫着,叫我别踢了,我理都没理,一直踹到没力气的时候才停了下来。我气喘吁吁的对趴在地上像只死狗似得的李志强说:“等下把钱给我,这笔账就算清了。”

  说真的,我对李志强下手比黄毛对我的轻多了,李志强只要回家休息一晚足矣了。而且,我都没对他的脸下手了,他本来长得就不咋地,我再揍他脸的话,估计他都没脸出去见人了。这就说明了我真的很有人性了。

  司航对我说:“恺子,我和阿铭带李志强去取钱,心怡和舒语馨都在学校旁边的奶茶店,你先过去等我们。”心怡就是司航的那个隔壁班的清纯小美女——安心怡。

  我点点头,说行。

  吴铭在李志强身上踢了下说:“起来,跟我取钱去。再装死,爷弄死你。”

  司航和吴铭带着李志强离开巷子,我则去了奶茶店。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在奶茶店的时候又出事了。

  我刚到奶茶店门口就听到店里吵闹的声音,我担心舒语馨她们出什么事,赶紧跑了进去,我进去后只是看了一眼就开始动怒了。

  我看到一个男的调戏舒语馨说:“还有一个小妞,这个可长得更漂亮啊!我带你们出去爽爽,保证你们,乐翻天哦!”

  舒语馨把安可怡护在身后,厌恶的看着那男说:“滚开。”

  “哎呦!这性子还挺烈的啊!不知道到床上感觉咋样?”那男的一脸猥琐样。

  舒语馨这次一点都没犹豫,直接给了那男的一巴掌。

  那男的被舒语馨这一巴掌弄生气了,指着舒语馨骂着:“臭婊子,老子让你做我的马子你是看的起你,你TMD装什么清高啊!”一边骂一边还想着对舒语馨动手。

  这时候在他身后的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搬起一张椅子往他头上重重的砸了下去。那男的被这椅子砸得直接倒地上了,头上流出不少血。在场的人都被吓住了,而我趁这时候拉着舒语馨还有她旁边的安心怡拨腿就跑。

  当奶茶店里的人反应过来,一边叫人去追我一边喊着伟哥的时候,我和舒语馨安可怡三个人早就跑远了。

  我看见后来没人追上来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对舒语馨和安可怡说:“没事吧?那混蛋没占你们便宜吧?”

  “没。”舒语馨气喘吁吁的说,“他刚想做什么的时候你不就已经冲上来了吗?”

  我听舒语馨这么一说才松了口气。

  一旁的安可怡弱弱地问我:“云恺,阿航去哪了?”

  “他去做点事等下就回来。”我安慰安可怡说。

  之后我带她们先去吃了点东西就回学校了,中间我给司航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刚才发生的事,叫他们赶紧到学校来下。

  等看到司航他们的时候,我刚想和司航说些什么,司航就冲上来抱住了安可怡,小声询问着,然后也不理我就送安可怡回她们班了。

  等司航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我和吴铭幽怨的看着他,他没管我们只是说:“恺子,咱们惹麻烦了。”

  我不解的问他是啥意思。司航告诉我说他们在来学校之前去了一趟奶茶店,之前被我用椅子砸的那个人叫朱尤伟,以前是我们学校的扛把子,后来辍学不读去当了混混,成了学校附近这一带的老大。他今天去奶茶店是为了收保护费的,没想到碰上安可怡和舒语馨两个美女,就想着泡她们俩,结果被我偷袭进了医院,到现在还没醒。

  司航低着嗓子说:“咱们学校现在的扛把子就是朱尤伟的小弟,他能当上扛把子还是朱尤伟一把提携上来的。等朱尤伟醒来绝对会叫人找你麻烦的。”我当时就呆住了,我真的没想到我们学校的扛把子居然就是那个猥琐男的小弟,而我把我们学校扛把子的老大给砸了。

  F酷匠网&Y首#3发.

  “那又怎样?大不了咱跟他拼了呗!”吴铭无所谓地说。

  司航直接给他个白眼,说:“你疯了吧!就咱仨跟别人那么多人拼不是找死吗?”

  “铭仔说的没错,咱只能跟他们拼了。”我同意吴铭的意见。

  司航对我说:“恺子,铭仔胡闹,你怎么也跟着胡闹啊!”

  吴铭不服气的来了句:“你谁胡闹啊!”

  我皱着眉说:“单凭咱仨肯定拼不过人家的,但如果咱能拿下高一高二呢?高三马上就要开始高考了,这段时间肯定不敢惹事,咱们趁机拿下高一高二的话,就剩高三那伙人也成不了啥大器,别忘了他们马上就要滚蛋了。”

  “但还有朱尤伟咋办?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司航说。

  “一块解决了。”我狠着脸说。

  司航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他知道我是一只狮子,只不过一直都在沉睡罢了。只是他没想到这只沉睡着的狮子居然在这时候醒来。

  吴铭这二货特兴奋的说:“恺子你终于觉醒了啊!”

  司航直接给吴铭泼了盆冷水,说:“恺子,你会不会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朱尤伟绝对不会晕太久,顶多就一两天。你能在一两天之内拿下高一高二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