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是我该死,我混账,我不是个人。”我不停的道歉。

  我把舒语馨抱在怀里,我们俩都是一言不发。有的只是沉默,沉默,再沉默。

  突然,舒语馨从我怀里挣脱开,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我有些着急的看着她,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舒语馨就已经先开口了:“好了,我给你带了午饭,先吃点吧!”说着就要伸手去拿保温桶。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拉,舒语馨重新跌落到我的怀里。我有些倔强的说:“你先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实在是害怕舒语馨离开我,所以我急切的需要舒语馨给我一个承诺让我心安,即便是骗骗我也好啊!要不然我真的是生活在感觉她随时都会离开我的日子里,那种胆战心惊让我感觉生不如死。

  “你别这样。”舒语馨试图推开我,却有些失望的发现我抱的实在太紧,她根本推不开我。

  更r0新最快上酷匠网

  舒语馨一说完,我就有一种被雷劈中的感觉,我松开了死死抱住舒语馨的双手。舒语馨连一个承诺都不肯给我了,她连骗都不愿意骗我了,这是不是代表着她已经对我死心了?我失魂落魄的想着。我哭了,我终于还是哭了,就像个孩子一样哭了,我嘴里还在喃喃着:“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的,对不起,对不起……”

  舒语馨刚刚还在奇怪我为什么突然放开手,下一刻,她感觉到好像什么湿湿的东西滴到自己的鼻梁上。她伸手摸了摸,这是……舒语馨抬头看了我一眼,发现这个让自己挂念了十二年的家伙居然哭的一塌糊涂,嘴里还止不住的道歉。心里藏着的那些埋怨,伤心终究还是不复存在。她实在是舍不得他那样伤心,即使他没有遵守当年的约定,即使他忘了自己,但仍旧放不下对他的执念,或许是上辈子欠他的吧!舒语馨这样想着,伸出手在我身后拍了拍,安慰道:“云恺哥哥,人家不怪你了。你就别哭了,你哭起来的样子真的好糗哦!人家都有点不想要你了。”

  本来还沉浸的忧伤里的我听到舒语馨的话,连忙惊喜地说:“那你是不是不会离开我了?”

  “看你的表现喽!要是好的话,小时候说的话倒也是还可以的。”舒语馨嘟着小嘴,俏皮的说。

  看着舒语馨嘟起的小嘴,我的心跳一下子慢了一拍。

  我慢慢的,慢慢的低下头。舒语馨察觉到我想做什么了,却出奇的没有反抗,只是瞪大眼睛看着我。

  近了,近了,更近了,我终于碰到了舒语馨的嘴唇。

  刚开始我只是贴着唇,但后来渐渐不满足如此。我撬开舒语馨的小嘴,舌头一下子溜了进去,探寻着舒语馨的香舌。一开始那小舌头那像个泥鳅似的到处乱躲,不过很快就被我逮住了,两舌缠绵着。直到我发觉舒语馨快没气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唇。

  舒语馨眼神迷离的看着我,似乎还没从刚才的舌吻中恢复过来。我坏笑着把她拥进怀里,真的好开心啊!我们交换了彼此的初吻,虽然说不知道上次在酒店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在我记忆里初吻还是有的。

  一会儿喜一会儿悲,这人生还真TMD是有起有伏啊!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馨儿终于答应不会离开我了。

  一整天,舒语馨都在照顾我,而我总是时不时的要占些便宜才高兴。表姐那个没良心的除了那天晚上来看过我一次外,就再也没出现过了,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不过那样更好,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有电灯泡打扰我和馨儿的甜蜜生活。

  星期天我依依不舍的出院了。说真的,我当时是死皮烂脸的不肯走,结果被医生直接轰了出去,说什么没床位了,叫我赶紧滚蛋。

  我没有告诉表姐我已经出院的这件事,因为我还想和舒语馨再多呆会,我想把以前失去的时间统统都补回来。

  晚上,我陪舒语馨到她家楼下,什么话都没说,但就是不肯走。

  舒语馨说:“我到家了,你赶紧回去吧!”

  我不说话看着她。

  舒语馨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似的,笑着开口:“好了,不要舍不得了,明天早上不就可以再见面了吗?”

  我说:“那我看你上去,你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舒语馨无奈的摇了摇头,在我脸上亲了下,就欢快的跑进电梯里。

  我回到家的时候,表姐特淡定的说:“是被医生赶出来的吧!”

  我有些纳闷,表姐是怎么知道啊?

  表姐接着说:“别想了,姐直接告诉你,你身上的上全都是皮外伤,那些医生就爱唬人,故意把病夸大让你多花点钱。我琢磨着你会出来估计是因为有伤的更重的人进去了,没床位你才出来的吧!”

  我朝表姐竖起来大拇指,厉害!

  表姐得意的一笑,撩了撩头发就又没搭理我。

  我洗完澡后坐在床边和舒语馨聊了半个多小时才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爬起来了。好好收拾了下自己,便提着早餐到舒语馨家楼下等她。

  舒语馨看到我的时候还吓了一跳,惊讶的说:“你今天咋这么早,我都还打算到你家楼下等你来着的。”

  我把早餐给她说:“怎么能让你等我,以后就由我来等你。女人应该好好睡个美容觉才对,起那么早干啥?”

  舒语馨朝我甜甜的笑了笑,挽着我的手一块上学去了。

  下课的时候,我把吴铭和司航叫了过来,搂着舒语馨得意的说:“这是我媳妇,咋样?”

  舒语馨听了我的话,害羞的锤了锤我的胸膛说:“死相,整天没个正行的。”

  吴铭和司航看着这画面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齐声说:“秀恩爱无耻。”

  刚喊完,吴铭又指着司航说:“你没资格说这话,你也一样。可怜我一个单身汉,没人疼没人爱,我的命好苦啊!”

  我和舒语馨还有司航谁都没搭理他,就坐位子上看着那货耍活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