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坐在床边,削了个苹果放在我面前,我刚想去接,表姐就直接拿走咬了一口,朝我得意的一笑,说:“表弟,啥时候出院啊?姐还等你回家做饭啦!”

  我没搭理她,这什么人啊?我都成这幅模样了,她还欺负我。

  表姐见状说:“看你这样还有力气生气估计是没什么事了,得,我给你办出院去。”

  我还是没搭理她。

  表姐脾气一下子上来了,揪着我耳朵说:“云恺,你在不理我下试试,跟你说话听见没?”

  我被她这一揪疼的倒吸了口凉气,连忙道:“姐,姐别揪了,疼,疼啊!我下次不敢了,你放手啊!快放手啊!”

  表姐听到心满意足的松开了手,说:“你这家伙就是贱,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都要上天了啊!”

  我没敢接话,只是在心里骂着。

  “云恺,你在骂骂试试看,看我不抽你丫的。”

  “姐,我啥都没说啊!”

  “我可是看着你这货长大的,你心里想啥我会不知道?你在姐面前就给姐撅着尾巴做人吧!”

  “……”

  表姐本来打算留下来陪我的,听她这一打算我吓了一跳,赶紧摆摆手说:“姐,你还是赶快回家去吧!医院条件不好,累这你咋办?”

  “没事,你是我表弟,我当然得好好照顾你啦!”

  我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要是表姐留下来陪我的话,我估计我又得进一趟手术室了。

  表姐看到我的表情一下子笑了:“好了,不逗你了。看你那副傻样,姐怎么可能牺牲自己来陪你了!”

  “那就好。姐,你快回家吧!”

  “你很想我走?”

  “没,怎么可能!我巴不得姐留下来陪我。”

  \酷匠Z%网唯F一…◎正●4版U,:)其b他a都‘是…n盗d版

  “那我就留下来吧!”

  “姐……”

  表姐终于放过我了,在她临走之际,我不放心叮嘱了句:“姐,路上小心点。”刚说完又觉得多余,谁敢对表姐下手啊?除非嫌自己命太长。表姐的手段我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切身体会啊!体会完后,我只想说一句:多么痛的领悟啊!

  第二天一早,在我还睡得正香的时候,就有个可人的小人儿悄悄地走了进来。她走到床边看见我睡得正香便没去吵我,只是把手里提的东西放在柜子上,搬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撑着手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我,眼里带着让人一下子便陷进去的温柔。

  当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床边坐着个人吓了我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舒语馨这小妞。当时,我脑袋像卡机似的,两秒钟后,我猛地把头缩回被子里,嚷嚷着:“你,你怎么来了?快出去,我先整理下你再进来。”

  舒语馨一开始还觉得莫名其妙,后来听我这话,扑哧的一下子笑了起来,说:“你还有什么样我没见过啊!”

  我因为大脑还在混乱中自然没听到舒语馨的话,满心想把自己好好整理整理,相信每个男生都希望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留个好印象,此时的我就是这个状况。因为表姐每次看见我刚醒来的时候,总是吐槽说:“表弟啊!赶紧回房间洗干净再出来,本来人就长得丑了,还这么邋遢,你说说,你表姐我长得这么倾城倾国的,你为啥长得这么丑啊?我都不好意思带你出去说是我表弟了……唉!肯定是你作孽作多了,报应啊!”

  舒语馨才没管我,一把扯下我盖在头上的被子说:“好了,赶紧去洗漱下,我帮你带了粥,快点吧!”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我已经能自由行动了,就是身上时不时都在疼痛,我总在心里诅咒李志强那龟儿子还有黄毛那王八蛋,全都是他们害的。

  洗漱完后,我臭屁的照了照镜子,还是那么帅。幸亏那次没打到脸,要不然我连吃饭的家伙都没了。

  我神清气爽的走到舒语馨面前,这小妞已经把粥盛好了。我闻了下说:“玉米瘦肉粥耶!你咋知道我喜欢喝这个粥的啊?”

  舒语馨笑了笑,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好了,快过来喝吧!”

  “你不喂我吗?”我看着她。

  舒语馨有些奇怪的说:“你不是已经可以自己动手了吗?”

  “谁说的,我手还疼着啦!”我可怜巴巴的说。

  最后,我坐在床上开心的接受着舒语馨的服务。我一直看着舒语馨小心翼翼喂我喝粥的样子,心里爽得不得了。而舒语馨被我如饿狼般饥渴的眼神弄得小脸红红的,就想颗美味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喝完粥后,我们俩谁都没有开口,舒语馨收拾好后就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

  我想打破这个沉闷的气氛,于是开口问她说:“你为什么转到淮海市啊?”

  “找一个人。”她低着头。

  找人?我心里响起一个大大的警钟。我试探着:“是吗?男的女的?”

  “男的。”她还是没有抬头。

  听到她的回答,我心头像被人重重的来了一击似得,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是啊!像舒语馨这么漂亮的女生怎么可能喜欢上我吗?我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苦涩的说:“那你找到他了吗?”

  “找到了。只是,他好像不记得我了。”舒语馨的语气有些难过。

  我没理她,脑袋已经乱成一团了。她在找那个男的,而那个男的却一点都不记得她,那我是不是还有机会啊?不对,我还有什么机会啊?她都为那个男人转学过来了,我这个已经输在起跑线上的人还能有啥子机会,可笑。我想知道她和那个男的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到底是怎样让我心中的这个女孩对他恋恋不忘的。于是,我问舒语馨说:“你能告诉我,你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舒语馨这回抬起头看着我说:“不能,因为我想他自己想起来。”

  我没懂她什么意思,就只是看着她。

  舒语馨突然一下子失控了,她站起来朝我大声的说:“我受够了。你不是答应我说不会忘了我的吗?为什么现在你根本不记得我?馨儿最讨厌的就是云恺哥哥。”她转身就跑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