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课,我侧着脸趴在桌上看着舒语馨道:“你上课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

  舒语馨被我揭穿后,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该不会是,你看上我了?”我坏笑的说。

  舒语馨站了起来,把书推给我,有些慌乱地说:“没,没有。我……我去趟办公室。”接着就落荒而逃了。

  我看着书上舒语馨秀丽的字不禁傻笑了起来。作为一个转校生,舒语馨没有课本。于是,我大方的把书给她,加了句:“作为报酬——帮我记下笔记。”

  吴铭看着舒语馨跑远的背影,笑了笑坐到她的位子上,说:“恺子,走桃花运了啊!我跟你小子讲,泡妞这事急不得,一急妞就被你吓跑了,懂不?”

  我臭屁的说:“向来只有妞泡我,你见过我泡妞吗?知道啥叫泡妞的最高境界不?就是不出手妞就倒贴上来。”

  我和吴铭一块猥琐的笑了起来,司航瞥了我俩一眼走远了,估计又找他媳妇去了。

  一整天下来,舒语馨也没在盯着我看了,估计是被我说破后不好意思吧!但下午数学课的时候,她突然递了张纸条给我。

  我瞄了一眼,觉得满头雾水。

  上面写着:你还记得我吗?

  这什么意思啊?难不成我认识她吗?也不对啊!我记忆力好像没这号人物吧!要是有的话,我没理由不记住啊!于是,我果断的回了句:不记得,你不会是想泡我吧?

  她拿到纸后,看了一眼。表情先是有些失落,随后嘴角又微微勾起,娇羞的白了我一眼。

  。6酷D匠k网P首发i

  我滴乖乖啊!她不会真的看上我了吧?虽然少爷我确实长得出色,人品又好的没话说。但我也是有节操的人,要是她向我告白的话,我是该从了她?还是从了她?还还是从了她啦?

  就在我在意淫正得意的时候,讲台上教数学的那个更年期大妈点到我的名字:“云恺,我刚才讲了什么,你给我重复一遍。”

  “……”

  靠,我哪知道你讲什么,估计经期乱掉了吧!好好的点我名干嘛?我招你惹你了吗?灭绝师太,活该嫁不出去……就在我一个劲吐槽的时候,我听到舒语馨小小声的提醒:“三角函数的诱导公式。”

  “三角函数的诱导公式。”我头也不抬的说。

  数学老师本来还想好好教训我下,没想到我居然回答出来,无可奈何只好让我坐下,却又加了句:“我的课会很好笑吗?你笑成那样啊!下次再笑的话,站门口去。““我笑也惹你啊!疯女人,老处女……”我小声的骂道。

  舒语馨笑脸盈盈的看着我,明亮的眼睛好似会说话,一言不发就那样看着我。

  “刚才多谢了。”我压着嗓子说。

  她有些调皮的说:“没事,请我吃饭就好。”

  我一下子严肃起来,丫的!就这么小个忙,她就想敲我,漂亮的女人果然都会骗人,亏我还以为她对我有意思,太伤人了。

  舒语馨看我一下子变了脸,眼珠子一转,故意激我说:“你该不会舍不得花钱吧?”

  “怎么会,请就请。放学我带你去吃六块钱麻辣烫。”我拍着胸脯,邪恶的说。

  “那就好。”舒语馨笑靥如花。看着舒语馨的笑容,我的心一下子就醉了,满心期盼的等待放学。

  却殊不知,身后有人把一切听入耳,两眼充满怒火。

  放学以后,吴铭本来想找我一块回家的。但我告诉他我要和舒语馨一块吃饭,这家伙挑着眉猥琐的对我说:“厉害啊!这么快就拿下了啊!去吃啥啊?”

  “麻辣烫。”我漫不经心的说。

  吴铭拿了张传单给我,我随意瞄了眼,一下子就心动了。

  麻辣小龙虾,新店开业,全场半价,只限三天。

  “就在学校旁边,价钱公道,三人一百足矣。”吴铭说。

  我心里计算着,我可以少吃点,舒语馨,看那样子应该也吃不了多少,应该可以在五十块以内。哈哈!这个可以有。

  我正色道:“阿铭,我和妹子吃饭,你凑什么热闹!哪凉快哪去。”

  吴铭鄙视的看着我,“铁公鸡,财迷,重色轻友……”

  我无视了他,带着舒语馨离开了。

  店里,我点了一份中盆的小龙虾。不贵,就九十,半价的话就是四十五,刚好在预算之内,我喜滋滋的想着。

  小龙虾端上来后,舒语馨刚想动手,我就已经剥好了一只习惯性放在舒语馨的碗里。舒语馨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接着红着脸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谢什么谢啊?”我还没反应过来,剥了一只又放进舒语馨的碗里。

  结果这小妞脸更红了。

  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剥了不少小龙虾放进舒语馨的碗里,而她只是低头开心的吃着。

  我无语了。

  这个习惯是我跟表姐一块吃小龙虾的时候养成的。我至今还记得表姐当时举起手对着我说:“表弟,姐的这双手漂亮吧!”我猛点头。她笑着说:“所以,姐要好好保护这双手。表弟就麻烦你帮我剥了。”后来很多次表姐和我一块去吃小龙虾的时候,总是拿着筷子等我剥好一只又一只的虾放她碗里,不知不觉就养成了。

  想到这,我笑了笑。

  饭吃完后,我和舒语馨一块回学校。一路上,这小妮子开心的要命,虽然我觉得莫名,但心里同样滋生着淡淡的幸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懵懂年糕说:

  对不起,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