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市如昼,流光溢彩,灯红酒绿,醉死梦生,这就是都市的夜生活。

  今天是我17岁生日,我的两个死党非要拉我去酒吧庆祝。不,说好听点是要为我庆祝生日,难听点就是——我花钱,他们泡妞。

  我叫云恺,虽然长得算不上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美男子,但好歹也是个面容清秀,五官端正,长相俊逸,标准身材的小帅哥。

  “恺子,来,喝酒。”一个瘦瘦高高,皮肤偏黑的男生满脸猥琐的盯着舞池中跳着钢管舞,身材火爆的舞女,头也不回的对我说。

  这家伙叫吴铭,边上那个长得白白净净,书香气息的家伙叫司航。这俩货就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吴铭是我们仨里头的惹事大王,每次惹完事后,都是我和司航给那丫的擦屁股。至于司航,别看那货一脸文弱书生的样,我们仨里就他最坏,一肚子坏水。而我,要说我最特别的地方的话应该是缺心眼吧!每次咱仨要干坏事,我总是拖累他们。记得有一次,一个姓王的老头不知怎么惹到吴铭那个混世魔王,那货硬拉着我和司航去报复。司航那小子一肚子坏水,两眼珠子一转就想出个主意来。王老头夏天的时候就爱搬张椅子躺院子里,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哼着小调,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吴铭和司航就趁这时候一个人去偷桃,一个端着一盆水站在王老头跟前。而我这个缺心眼的被留下来守门,负责在那俩混蛋做完坏事逃跑后把王老头锁屋里。吴铭跟只猴子似的,灵活的爬上树,一手抓一个桃子,拔下来就往兜里塞,一连拔了五六个,直到兜里都塞满,这货才从树上下来,小步跑到王老头跟前扭了扭屁股,得瑟的骂道:”哼!死老头连小爷都敢惹。”司航示意吴铭先走,接着深吸一口气,双手向前一挥,一整盆的水全倒在王老头身上了。那当真像一句广告词咋说来着:新清扬,透心凉。王老头一下子清醒了,用手抹了一把脸。司航把盆摔地上,转身撒丫子就跑,边跑边叫着:”关门。”这时,缺心眼的我也不知道咋想的,在吴铭和司航跑出去后我把门锁了。没错,我忘了自己也要跑出去了,我把自己和王老头一块锁里面了。至于下场就是我被追上来的王老头狠狠的骂了一顿。这死老头一路骂骂咧咧的把我拎到我家去,为此我爸还狠狠抽了我一顿。不过,从头到尾我都没把那俩王八蛋供出来,没办法,自己缺心眼你怪得了谁?

  此时,我一脸不爽的看着吴铭,一个劲的猛喝酒。麻钱都花了,我起码把本喝回来吧!司航那家伙倒是安静的坐在那用手机和他那乖乖女谈情说爱了。我TM就是奇了怪了,在我的想法里,我们仨里最先找到女朋友的不是吴铭也该是我啊!可是,可是为毛会是司航这货啊!而且这货的女朋友还是隔壁班的班花,真心是醉了。于是我和吴铭追着司航身后问他到底用的是啥法子追的女人。结果这货告诉我们说他就是帮那女的补习,结果人家就缠上他了。

  我和吴铭一块鄙视了他,接着第二天我和吴铭就求他带我俩一块补习一块泡妹子。吴铭坚持了3天就跑去网吧玩游戏去了。我比他好,我坚持了一周以后就去网吧找他会合了,留下了司学霸和他的妹子。

  B酷匠》网唯W一》正版b9,其`%他!都…d是$$盗版w\

  后来,吴铭和司航也不知道去哪了。我喝了一大堆的酒以后,憋的尿急就跑到厕所去,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女人,再后来我就晕了。

  当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我睁开眼睛,吧唧吧唧了嘴巴。然后愣了愣,这是哪啊?我一下子清醒了,额!后脑勺好痛啊!我伸手摸了一下,我去,肿了好大一块包啊!这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为神马我全身都光了,天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拉开被子,小心翼翼检查了下我的小兄弟,还好还好,没出啥大问题。这要出了啥事,我家不得断子绝孙啊!我可是我家仅剩的独苗了。我看了看周围,衣服扔得满地都是,乱糟糟的,不过还好,全都是我的,没有想象之中女人的衣服,我一下子松了口气。心里暗暗庆幸:还好小爷的处男之身还在。

  我正打算起身下床的时候突然看到床单上泛着点点桃红,只感到脑袋一晕,这血是谁的?我嘴角抽搐着,认真仔细的的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带着侥幸的心理希望是自己昨晚不小心伤哪了留下的血。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10分钟后,我苦着脸坐在床边。身上一点伤口的没啊!总不能是我昨晚来大姨夫了,可大姨夫会出血吗?我终于还是接受自己昨晚被人睡了的现实。

  我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喂,警察叔叔吗?”

  “恩,出了什么事啊?”

  “叔叔,你要为我做主啊!我,我昨晚被人强暴了。”

  “……你是男的吗?”

  “恩,怎么了?”

  “有病吧你!警察是很忙的,你没事滚远点,耍我啊,你……”

  接着我电话就被挂了。靠!就许女的被强奸,男的就不行吗?我去年买了个表,还我处男之身啊!我骂骂咧咧的,打通了另一个电话。

  “小恺子,我在睡觉啊!你是要在医院见我吗?”表姐甜甜的说,但我完全听得出隐藏在她那腻死人不偿命背后深深的威胁。

  “姐,我失身了。”

  “你信不信,我插死……啥,你说啥?你成男人了?”

  “恩。”

  “……”

  “姐,你咋了?你别吓我啊!姐……”

  “云恺,十分钟之内回来。对了,你喜欢键盘还是搓衣板,我得先准备好?”

  “姐,姐,我错了。姐,你别这样。”

  “哦,看来你两个都喜欢啊!没事,姐替你一块准备了……”

  电话又被挂了,我愣愣的看着手机欲哭无泪,这TM叫什么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