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力锤一愣,一副不知道的样子,好像也不是装的。

  “算了。”

  陈盛威摆了摆手,意思就是让他不要在问了。别人不愿意说就不要逼他,况且他应该也不会背叛他们。

  而此时,黄子轩和吴浩宇俩人也缓缓睁开眼睛从入定的状态醒过来。陈盛威一眼就看出来,他们现在达到了筑基中期也还算是不错的了。

  “经脉已经打通,你们现在到了筑基中期相对来说也还算不错的了。”

  “竟然你们已经是修炼者那就去把你们各个堂的人全部成为修炼者。”

  闻言,俩人点了点头,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在空中挥舞了几拳就出去了。

  …k酷匠/、网}*正$版o首发。h

  “力锤,你的血堂暂时由振天来训练。”俩人也没什么意见当下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陈盛威摆了摆手然后让他们出去了。他也没有打算回家,反正他父母已经不在家了他一个人在家未免有点孤独,正好一公馆离学校近。他就干脆找了间包房盘坐下来默默修炼起来。

  第二天,太阳早早的就挂起,陈盛威也早早的起床。

  当陈盛威来到吴浩宇三人的包房的时候,就看到这就个性口在修炼。

  “祝你们早日突破开光境吧。”

  陈盛威也不打扰他们,轻轻的把们带上就离开了。

  今天是周末,陈盛威准备到海边去走走,他也好久没有出来过了,正好也去招兵买马。学校的势力还没有被他收复,本来运筹帷幄的但是前一段时间也就是打倒王天的那一段时间,学校来了另一个扛把子坐上了一中老大位置,陈盛威还没这个胆量去惹他,他背后有一个哥哥是万清庄一个分堂堂主,现在是紧要时期,惹了他们就是自取灭亡。

  雅安码头。

  “你们是拿货的吗?”一名脸上有刀疤的男子看着眼前七个人说道,他腰间鼓鼓的的东西显然是枪,干他们这一行那能没有军火?

  闻言,七人之中走出一个戴帽子的人答道:“我们不是来拿货的,而是拿你们命的。”说完七人迅速掏出各自腰间的手枪,瞄准对方四人。

  “草泥马,兄弟们,他们是条子。快走!”

  刀疤男回头大喊到,他身后的人马上回过神来也掏出手枪,快速撤退向阴暗的巷子里跑去。

  “追!”

  刀疤男四人转眼就到了巷子里,他们脸色很不好看,如果他们被条子发现了保准不会有其他条子来援助。干他们这一行也是刀口上舔血一个不好就会丢了小命,长时间的情况下令他们生成了一个警惕之心。

  不过,刀疤男四人跑向前方的脚步骤然停下脸色刷的苍白下来。视力还好的在他们这个角度就能看到他们前方有很多人正在赶来虽然看不清面貌但是在刀疤男他们心中百分之八十认定为是条子。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刀疤男一下就阉了,他们只能赌,赌前方的人不是条子。

  后面的七人也追了上来,而刀疤男他们前方的人面貌渐渐显现出来。

  准确的说,刀疤男他们赌赢了,虽然赶来的人不是他们的人但也不会见死不救,一个圈子里的都是些亡命之徒。

  “独眼龙,你可来的正是时候,接货的居然是一群条子。”刀疤男看着眼前的中年人说道。

  独眼龙,显然是那名中年人的称号了。

  独眼龙看到前面的条子,脸色也是一沉,他们好不容易找到的接货地点也就不能在来了,来了就是送死。

  七名警察也是注意到他们,可是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对方手中也是有枪的。

  看到对方步步紧逼过来一些胆子小的人吓的已经魂不离体了,有几人在其中还是实习的。

  独眼龙抽出腰中的枪,对准其中一名警察,那名警察吓的双腿一颤一颤的跨间已经流出一些液体。

  见次独眼龙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就连刚毕业的警察也敢来?”他怎么不清楚这名警察是刚刚警校毕业的呢?如果是一些老警察那可狡猾的很。独眼龙也怕有其他条子会来援助,没有浪费时间,手指慢慢扣动扳机。

  怦!

  没有安装消音器的手枪声音格外大,由于是在小巷里枪声久久回荡。这一发子弹精准的打在那名警察的心脏位置,可谓是一枪毙命。

  陈盛威本来就在离小巷不远处,忽然听到枪声也是一愣,就朝枪声响起的地方奔去。

  刀疤男也干掉了两个警察。

  “啊!”就在刀疤男在干掉那两个警察的时候一个高分贝的尖叫声响起。

  敢情还有女人?哼!独眼龙冷哼一声对准她扣动扳机。七个警察,一下被干掉了四个,那名戴帽子的警察也有些不知所措,本来是能成功的谁知道突然蹿出独眼龙这一群人。

  “独眼龙,快点,别浪费时间了。”

  刀疤男催促道,生怕有其他条子来丢了自己的小命。

  闻言,独眼龙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又是一枪又倒下一个。现在只剩下两个警察了,他们两个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等着死神的到来。

  陈盛威早就到了,他的注意力全部在那个戴帽子的警察,他总觉得他好像在那里见过那名戴帽子的警察。

  思索了一会儿,陈盛威一拍脑门,他不是那次在警察局审问自己的警花吗?好像是叫什么童雨来着。

  正当陈盛威思索的这一会儿,独眼龙的枪已经瞄准到了童雨身上,童雨闭上眼睛默默的等这死神的到来,然而她却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怦!

  独眼龙这一枪落了空很是恼怒道:“小子老子不怦了你。”他看着突然出来的陈盛威拿起枪连续开了俩发子弹。不过陈盛威抱着童雨翻滚到了垃圾桶后面。

  独眼龙见打不到他就回过头对着后面的人吩咐道:“给我打,狠狠的打!”

  陈盛威连续翻滚到各个垃圾桶后面,不过陈盛威还是中了三枪,都打在大腿和手臂上,他这是用自己的手臂为童雨挡枪。

  这一切他怀中的人儿怎么会不知道呢?一颗小脑袋紧紧靠在他怀中她感觉很安心。一颗放心乱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唐家四少说:

  一定要追书啊,对我很重要。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