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盛威出医务室的时候已经放学了,他回到教室收拾了一下就提着书包回家了。

  "嘎吱"陈盛威轻轻推开家门一眼就看到桌子上的纸条。陈盛威拿了起来一眼就认出这是母亲的字,母亲没读过多少书仅仅小学学历但写几个经常用的字还是会的。纸条上写道:威儿,爸妈要给别人看养鱼的场子今天不能回来,厨房有吃的自己热热。看完,陈盛威嘴角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看了看并不算大的家他感觉无比温馨。

  把门带好。陈盛威进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外面的夜色,陈盛威脑海忽然浮现出一副画面:一个少年手掌百万雄兵。他,奋勇搏杀,对代兄弟用生命保护,对待敌人毫不手软。一代枭雄!

  呼!长长舒了一口气,陈盛威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翌日陈盛威早早就起了床洗漱了一番理了理头发对着镜子鼓起一个笑容,抓起书包快速踏着单车向学校奔去。

  此时学校已经有很多人了,一个个少男、少女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摆起个苦逼的表情,哎可怜的学生党啊。

  陈盛威何不是呢?这不,还有十多分钟就要上早自习了。陈盛威一边看着表一边急匆匆地往教室赶。爬上楼梯63教室已经近在眼前了,嗯?陈盛威停下脚步一道靓影出现在他眼前。

  "还没吃早餐吧?给。"凌冰寒递给他一盒肯德基早餐。陈盛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还没呢,谢谢啊"他接过热乎乎早餐憨厚地说了一句。走的太匆忙了,哪里会有吃早餐的时间,凭他这么赶也只有十来分钟要他吃完早餐那丫的还不一节课都上完了?不过还好有人给送早餐不然他又要空着肚子上课咯。嗯?回头一想怎么这妞给自己送起早餐来了呢?

  凌冰寒好像看出了陈盛威的疑惑当下俏脸一红:"你别乱想,那....那份是多的。"陈盛威心里一阵失落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凌冰寒看着他失落的背影,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刚进教室,一阵带着嘲讽、鄙视的目光向他投来。陈盛威迎向其中一个人的目光,双眼碰在一起空气中隐隐有了一丝火药味。

  "林浩,陈盛威你们两个在干嘛,还不回座位上课。"一声喝诉打破了教室的宁静,顿时所有在陈盛威身上停留的目光慌忙收回。开玩笑,这可是班上的母老虎弄不好就是请家长、滚回家。陈盛威看了看"母老虎"回到了座位。座位对面的林浩对他比了比中指动了动嘴巴那意味很明显:小子中午你死定了。

  一上午的课都被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转眼到了中午。凌冰寒一下课就过来问他一起去吃不吃饭,陈盛威摇了摇头拒绝了。因为林浩约陈盛威打架,特么老子不去老子就不是男人。干就干!

  “咚咚咚”一阵脚步声传来,陈盛威心脏扑通一跳:林浩那杂碎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几道人影就站在门口了。陈盛威的手已经紧紧抓住后面的椅子。

  “草,小子你牛逼啊还敢在这里等我。”

  伴随着一道骂声林浩走了出来。陈盛威紧紧盯着他等一会稍有不对提起椅子就砸。

  林浩戏谑的看着他,“草泥马,你有种老子今天就要你没种!”他扬手一挥立马有几个小弟朝陈盛威围了上去。林浩站在一旁双手抱腰他显然不认为陈盛威能打过四个小弟。

  擒贼先擒王,陈盛威显然也懂得这个道理,他宛如饿狼一般朝林浩扑去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林浩就被他重重的扑到在地。

  抄起一把椅子抵在林浩头上,“你们谁特么的敢来,老子就报销了他。”林浩额头上渗出了冷汗看着陈盛威的目光他毫不怀疑陈盛威说的话,“你们谁也别过来不然我草尼玛!”林浩很怕死,越是有钱越是珍惜生命这下陈盛威相信了。其他几个小弟听老大这么说相互对视一眼停下了逼近的脚步。

  “现在可以放了我吧?”

  /酷G匠网唯!¤一E正2r版P,(●其h9他o都是M(盗b版

  “草泥马,你当老子傻?放了你那老子不挂了?”

  林浩那傻帽也有今天,陈盛威的嘴巴朝他的小弟撇了撇,“要他们都出去。”

  “出去!都滚出去。威哥,现在可以放了我吧?“等林浩的小弟都出去完了,陈盛威才从他身上坐起来,”可以啊,我给你放放血。“说完他毫不犹豫拿起椅子就朝林肚子上砸。

  嗷!嗷!

  随着陈盛威砸下去的力道越来越大,林浩疼的嗷嗷大叫。

  ”草拟玛,陈盛威老子不会放过你的。““草!”吼了一声,陈盛威像打了鸡血越砸越狠。

  “你....不会...放过你....的。”林浩那杂碎疼的连说话都断断续续了。“我呸!”陈盛威朝林浩脸上吐了一口唾液,就偷偷溜走了。而他那些小弟全然不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唐家四少说:

看书的读者大大,拿QQ 百度帐号 登录撸一下追一下哦~

作者QQ:2296998477

感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