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千贯!”

  从房产中介门店里跑出来一个素颜姑娘,上前抱住了愤慨不平的李千贯,“你被开除,不是因为你能力和人品不行,而是我听说有人故意整你。我相信今后你一定会出人头地的。”

  李千贯感动地点了点头。

  被店长一顿羞辱后扫地出门,平时看似热情熟络的同事全都冷眼旁观,只有这个名叫刘雯的姑娘出来送行,并且送上鼓励的话语。

  “呃?”刘雯突然推开李千贯,羞恼地瞅了一眼李千贯裆部,“顶到我了,难道你人品……”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东西,是这个东西顶到你了。”李千贯慌忙从裤兜掏出一个通体黝黑的长方形木匣子解释。

  刘雯释然,朝李千贯摆了摆手道:“以后有空常联系。”说完,跑回了店里。

  李千贯却拿着木匣子怔怔出神。

  这个木匣斑驳陈旧,有些像影视剧中的月光宝盒,是一个流浪汉感激他施舍的两个馒头送给他的。

  原本平凡无奇的木匣,可此时竟然触手温热!

  李千贯好奇地打开木匣察看,只见匣内出现了一道弯曲的线条,有些像北斗七星的连线。起始的圆点泛着黄色的光泽,下刻“叁佰”字样。

  叁佰,代表着什么?

  李千贯正疑惑时,一阵阴风袭来,晴朗的天空,突然间乌云密布,一道炸雷蓦然响起,西边的天空仿佛裂开了一道口子,三四丈宽。

  与此同时,一股意念传入到他的脑海中:“此匣名为‘宙’,可带你穿梭于古今时空。宙蕴含灵力,但需要不同年轻女子纯净的体味来滋养,灵力越强,可穿越的时空越久远。以宙目前灵力,可助你携带一人穿梭至三百年前。

  穿梭时空有次数和时间限制,一日不能超过两次,在异世停留时间不能超过三日。穿梭需吟唱咒语……”

  随即,一道苍茫久远的吟唱声在李千贯耳边响起:“天地不朽,我主永生;魂归魄引,古今纵横!”

  吟唱完毕,天空乌云飘散,恢复晴朗。

  南山,一橦别墅的前院,一个须发皆白,但精神抖擞的老者正在浇花,天上变幻的乌云让他寿眉紧锁。

  “爷爷,这天气怎么了?是要发生地震了吗?山里的鸟儿都被惊飞了。”旁边一个二十多岁、眉眼间透着英气的姑娘纳闷说道。

  “天中裂,广三四丈,有声如雷,野雉皆鸣。那是天裂之象,预示着魔王睡醒了,准备吃人了。”老者忧心忡忡说道。

  “魔王?”姑娘皱眉道,“爷爷,现在是新时代了,哪儿有什么妖魔鬼怪?你也别吓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老者道:“我们樊家,世代守着一个祖训,之前我一直认为这个祖训太过玄幻,但是看到刚才的气象征兆,才知道祖训并非妄言。”

  姑娘好奇问道:“爷爷,是什么样的祖训?”

  老者吁了口气,缓缓道:“刚才天空的异象,表明有一个传说中的魔匣现世,并且已经被人解开了部分封印。我们樊家的祖训就是一旦发现魔匣现世,就要竭尽所能去毁掉它。”

  姑娘将信将疑问道:“爷爷,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茫茫人海,我们怎么才能找到那个匣子呢?”

  老者犯愁道:“这也正是困难所在。那个匣子长什么样子我们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解除封印我们也不知道,它还有哪些作用,我们依然一无所知。先祖只留下话,持有匣子的人,与异性亲吻时,瞳孔会呈现出金色。”

  “与异性亲吻?”姑娘嫣然一笑,“男女亲吻时不都是闭上眼睛的吗?”

  “嗯?”老者审视着孙女,“若星,你试过了?”

  樊若星娇羞道:“爷爷,你说什么呢?你觉得哪个男生能入得了我法眼?我是看电视上都是这样演的。”

  老者笑了笑道:“我樊家虽然家道中落,但也不是一般人家可比拟的,我孙女眼光就是应该高些,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家小子!若星,魔匣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管理好我樊氏医院就行了。医院可是我樊家立足和发展的根本,做好它才是头等要事。其实当今世上,除了我们樊家,还有两家人也有同样的使命,只是不知道几千年来,他们的初衷有没有改变。”

  樊若星疑惑问道:“爷爷,你说的那个匣子有什么危害?为什么一定要毁掉它?”

  老者道:“这说来话就长了,得从一个传说故事说起,有空我会讲给你听。现在,你给你爸,还有你大伯和小姑打个电话,让他们赶快回家,得尽快商量寻找魔匣的事情。”

  李千贯并不知道寻找他的计划已经开始,他捧着名为“宙”的匣子怔怔出神,耳边仍回响着那句咒语:天地不朽,我主永生;魂归魄引,古今纵横!

  许久,李千贯从震惊中回过神,心中的兴奋如洪水泛滥。

  这是捡到宝物,发大财了!

  想想看,如果可以穿越时空,把现代有但古代没的东西拿到古代去倒卖,一定可以赚翻天。比如打火机、手表等等,这些在现代都是平常用品,但在古代,一定是可以卖出高价的稀罕玩意儿。

  同样,可以把古代的东西拿到现代来卖,随手拿个瓷碗到现代,没准儿就是价值不菲的古董。

  更何况,穿越时还能带人……

  李千贯越想越兴奋,老子也要成有钱的大爷了!

  爸,妈,我终于没有辜负你们给我起的名字,别说千贯,就是万贯家产也是指日可待!

  还有房产中介的店长,你不是很牛吗?羞辱我,开除我,等我有钱,收购了你所在的公司,然后让你卷铺盖滚蛋!

  低调,低调,一定要低调!万一被人发现匣子的秘密,把宝匣抢走可就悔死了。

  李千贯冷静下来,像做贼一样,发现并没有人注意他,立即将“宙”塞回裤兜里。

  等回家后再做穿越试验!

  李千贯不动声色赶回一室一厅的廉租房,关严房门后,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喜悦,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好嗨呀,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兴奋过后,就该想想穿越的事情了。

  第一次穿越,当然得做些准备。

  首先,得了解一下历史。

  穿越到三百年前,那应该是公元1719年,清朝康熙五十八年。

  其次,得置办一些物件。

  就像先前想的那样,先带三十个打火机、十块手表过去倒卖,试探一下行情。

  做为新时代的人,穿的太寒酸让古人看低就不好了,得买一身新衣服,撑撑排面。

  此外,还得带把防身的武器。古代的治安可没有现在这么好,过去被打劫可就惨了。威力强大的枪支现在是买不到也买不起,那就买把长点的西瓜刀带上吧!

  置办齐所需东西,一共花了近八百元,让李千贯肉疼不已。

  不过想到很快就能赚到一大笔,李千贯心里又乐开了花。

  换上新衣服,将买来的东西收进包里背好,李千贯又对着镜子整理一番仪容,然后怀着紧张和激动的心情打开了宙盒。

  李千贯深呼一口气,诚而重之地念道:“天地不朽,我主永生;魂归魄引,古今纵横!”

  咒语念完,宙盒射出一片绚烂夺目的金光,刺的李千贯睁不开眼睛。

  金光转瞬即逝,当李千贯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宙盒依然在手,但周围的景象已经全变了。

  此时身处一间古色生香的房间内,木制门窗,雕梁画栋。西墙边上,一张大床,缦纱轻垂,散发出阵阵幽香。

  “我还真穿越了,好像还穿越到了一个富家小姐的闺房中。”李千贯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好奇的四周打量。

  “这个时代的空气真好,风吹在身上都格外凉快!”南墙的窗户半开,吹进来的新鲜空气让李千贯感到浑身凉爽。

  凉。

  好像真的凉!

  李千贯低头一看,心里头顿时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老子现在为什么是一丝不挂?我新买的衣服呢?身上光溜溜的,可不感到凉嗖嗖的!

  还有,我的打火机呢?我的手表呢?我的西瓜刀……

  我去他大爷的,这是什么穿越?这分明是婴儿降世,赤果果的来啊!

  仍何东西都带不过来,这还怎么倒卖东西?买来的东西看来要砸手里了。

  发财梦破灭,李千贯心碎了一地。

  正伤心难过时,听到有说话的两个女人正向屋子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