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林羽眼底遍布冷漠。

  “找死!”

  他心中暗喝一声,指尖已浮出些许锋芒之气。但凡这世上敢对他动手者,无一例外,杀无赦!

  杀心已生,只是此刻中年人并未意识到,死亡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轰!”

  但陡然,异变突生!

  原本非常稳当的船身,却突地一颤,好似被什么重物撞到了。

  南海这个地方,接近赤道区,终年炎热,自然不会与什么冰山相撞。既然不会是冰山,那究竟会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鲸鱼?

  方怡一个小跑,来至船沿栏杆边,向着大海中查看。

  此刻,因为刚刚的剧震,全船的人都快惊动了,纷纷失措地跑出船舱,看向大海。

  “怡姑娘,你发现什么了没有?!”

  中年人赶至方怡身边,瞳孔微凝,似有一道明光闪烁,穿透向水平面。

  方怡摇了摇头,“长老你发现了么?”

  中年人微微摇头。

  “或许……可能是一只鲸鱼不小心撞上了我们的船,被吓跑了吧。”方怡见海面上没有踪影,只能如此推测道。

  “希望是吧……”

  然而,还不待中年人说完,又是一记剧震,自船下方传来。这次,整艘船都在为之震动,船上堆砌的一些货物也开始散乱向四周。

  如果第一次有可能是某种鱼类不小心撞上了船身,那第二次就绝不可能了!

  哪条鱼闲着没事来撞船玩?需知,他们的船也是以颇快的速度破浪前行的。一旦撞上,非死即伤!

  “到底是什么东西?”

  中年人眼底神情谨慎,死死地盯着水面。不知为何,颇为寂静的水面让他感到一丝丝不安。

  “轰!”

  又是一记撞击,船身自水面向上方抛起一小段距离。

  “快看,那是什么?!”

  众人指着水里一闪而过的阴影,惊恐大喊。

  这次,连方怡等人也看清了那道阴影。那是一条蛇状的生物,只不过这条蛇的阴影也太巨大了!至少有十米长,在水下蜿蜒盘旋,期间碰触到船的底部,发出‘嗤嗤拉拉’的金属摩擦声。

  只见水下那条蛇状生物弓起身子,似乎在凝聚力量,然后狠狠地撞击在船身上。顿时船体发出一声“吱呀”的哀鸣,整个甲板晃动不止!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严少泽等一众富家大少皆面露惊恐,他们虽在海边长大,但哪曾见过如此诡异的海生物,看其长度,足以能与蛟龙媲美!

  “这是龙王爷要收了我们啊!”

  一众船长水手,个个惊惧慌乱,“噗通”一下坐在了甲板上,面色铁青。

  他们久在海面上行走,对于一些民间传言最是信服。同时也有着一些禁忌,其中“龙”字绝不敢提及。一旦说出来,便代表他们大难临头了。

  “什么龙王!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妖物!”

  中年人眼见人心越来越慌乱,脸色一横,当即从甲板上跳了下去。

  众人刚要震惊呐喊,却发现中年人落在水面上,好似如履平地般,站在那里。

  “哇呀!这许大人真是神仙呐!”

  一众人相继震惊喊着。

  林羽这才知道,那中年人姓许。

  “许叔叔,你小心点!”

  方怡也出声呐喊,紧张地看着海面上。

  许叔并不应答,剑眉倒竖,目光似电,他以不变应万变,盯死了水下的动静。

  就在这时,一道阴影从他脚底下出现。那道身影的速度极快,刹那间便扑出了海面,向众人展示了它的真容。

  随着怪物的现身,一众水手,富家大少纷纷张着嘴,神情惊恐,甚至有些胆小的双腿一软,趴倒在了甲板上。

  唯有林羽、方怡等为数不多的几人,眼神一凝,盯紧了那只蛟龙似的怪物。

  “真……真是龙王爷!”

  此刻,船长也唯有呆滞地喃喃出声。

  只见从海面上腾起一只水桶粗的青鳗,一对倒竖的三角眼凶光湛湛,全身鳞甲呈青黑色,通体似金铁般,一看就不是凡物!

  随着它扑食那许叔未成功,一排排细密的尖利獠牙不禁磨得霍霍作响,摔回了水中。

  “轰隆!”

  大浪卷起,被许叔轻巧躲过。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长鳗!”

  他虽然躲过了这一击,但心中却十分震惊。如此大的长鳗,已经脱离了普通生物的范围,甚至已快接近金丹境!

  “此兽虽然在修为上比我低,但它毕竟是兽类,相比于人类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况且这又是在它的主场……”许叔不禁有些为难,就算他用出底牌,也不一定能击杀此兽。

  妖兽相比人类来有着太多的优势,其中一点便是身强力壮,牙尖甲硬!

  他全力一拳打在这条青鳗身上,顶多使其受伤,而青鳗若咬下来,他的小命就要不保了。

  “该不该与他硬拼?!”

  正当许叔心中犹豫不决时,青鳗却不管其他,径直向他扑了过来!

  许叔神色一凝,只能与其缠斗!

  “咻!”

  只见许叔从腰间竟然抽出一把细长的软剑来,软剑似灵蛇舞动,划在青鳗的鳞甲上,发出“卡拉卡拉”的脆响。

  “好硬的鳞甲!”

  许叔神色一变,但却来不及感叹,因为这时,青鳗身躯剧烈抽动。粗壮的腰身似倾倒大厦般,轰然压下。

  “拼了!”

  许叔咬紧牙关,身形舞动,一道气芒自软剑挥了出去。

  剑芒分开一条水浪,锋芒气息浓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中了青鳗。

  一刹那,坚硬的鳞甲也被展开了一道裂缝!皮肉翻卷,滚滚血水从其中淌出,染红了一大片海水!

  “好!”

  船上众人见状,纷纷为许叔喝彩。

  方怡也攥紧了小拳头,嘴角扬起一抹醉人的弧度。

  “吼!”

  只不过,还不等他们的喝彩声落下,一道凶戾的嘶吼自青鳗口中发出。

  它剧烈扭动着身躯,庞大的身躯疯狂在水面现出没下,现出没下!

  周围的海水,都被它掀得起起伏伏。许叔见状,不敢硬接,只能勉力躲闪,挥出道道剑芒,试图用远程攻击来击杀这只青鳗。

  青鳗被连连斩了数下,身上伤口越来越多。

  它的双眼,也因此越来越红!

  嘶吼之余,一道青色的光亮逐渐显化在它的腹部鳞甲位置。

  “那是……”

  许叔眼神一缩,即刻全身寒毛竖立!

  “嗡!”

  足足一道直径两米长的青色气芒自青鳗口里喷出,所过之处,连空气都发出嘶嘶的剧烈摩擦声!

  轰!

  青光弥漫之处,一片狼藉,最后轰在不远处的水面上,像是重吨量级的鱼雷爆发,火光乍现!

  众人扶着栏杆,看到这一幕,当即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