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中的战场模样,皆是孟黄龙所经历过的。所以,一切都看起来十分真实。断壁残肢,鲜血横流。烟雾刺眼,让人忍不住眯成一条缝。

  可视距离连五十米都不到,但是那道怪异的声音却像是在耳边响彻!

  “爷爷……我怕!”面对越是未知的事情,孟悠悠便越是恐惧。她将小脸完全埋在孟黄龙的怀里,只在不经意的时候向那个方向瞥去一眼。

  “放心,一切有我。”

  孟黄龙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一抹凝重。随着那道声音变得越来越刺耳,朦胧的烟雾之中,出现了一道道身影。

  那些,尽是身穿土黄色军服的士兵。

  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则脸被打烂了一般,剩下的一半仍挂着血浆与碎肉,在缓缓前进着。孟悠悠看到了一个最令她恐惧的:不知是被什么大杀伤性武器炸毁了一半脑壳,从暴露的伤口中,仍挂着一丝丝黏稠的脑浆,甚至一只眼睛珠悬浮着,只有一丝碎肉连接……

  孟悠悠“啊”地尖叫一声,再也憋不住,将头完全埋在了孟黄龙的怀里。

  她全身剧颤,犹似得了羊癫疯。在孟黄龙的一力安抚下,这才状态稍微好些。

  不过,即便再好也没好到哪去。

  “爷爷,我们该怎么办……那个姓林的在哪呢?为什么还没有来!”

  孟悠悠都快被吓哭了,她连连环顾四周,试图找寻到林羽的踪迹,可是周围除了丧尸一般的生物,还是丧尸,哪还有其他正常人。

  “爷爷,你看什么呢?你怎么不说话?别吓我啊……”

  孟悠悠发觉到孟黄龙的眼神正直勾勾地望向前方,心里挣扎了良久,最终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小心地望了过去。

  只见在那群丧尸身后处,一个为首穿着军官制服的无头倭人,正一步步向这边走来。

  孟悠悠能感受到这个无头倭人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气势,他一直胳膊将满是长发的脑袋夹在腰间,另一只手则拖着一把武士军刀,军刀尖端划着地表,发出卡啦啦的脆响声……

  “他来了……”

  望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无头倭人,孟黄龙深吸一口气,终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孟悠悠一愣神,随即仿佛意识到什么,锁定在无头倭人的身上。

  “爷爷,难道他就是……”

  孟黄龙没有否认,点点头。

  “孟!”

  忽然,一道喝声从无头倭人处发出。

  他的身首虽然分离,但腰间夹着的脑袋仍会发声。而且奇怪的是,他明明说的是倭语,但孟黄龙与孟悠悠却明白他所说的意思。

  孟黄龙一声冷哼,毫不畏惧地看向无头倭人:“这几十年来,你终于和我交流了!”

  “因为我感觉到一股令我烦躁的气息!”

  无头倭人将武士军刀慢慢横起,“孟,你又在寻找消灭我的办法?但是,你不会成功的!”

  “就算消灭不了你,又能怎样?我这一把老骨头,还是能与你耗得起的!”孟黄龙紧咬牙关,冷喝出声。

  “孟,你真的以为我杀不死你么?”

  无头倭人突然吐出这么一句话,令孟黄龙一愣。

  “这些年来,我一直困扰着你,就是为了时时刻刻折磨你。你虽然在那阳世间多活了几十年,可是你这几十年真活得如意么?”

  无头倭人的狰狞笑声,让孟黄龙没来由地一阵恼怒。

  他冷喝出声。

  可是,心底又不得不承认。这些年,他活得一点也不好。每日每夜处在极致的折磨中,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心灵上的。旁人看他身居高位,儿孙满堂,以为他定然活得十分幸福。可殊不知,他每时每刻无不想着去死。

  这样活着,生不如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着,都是这个可恶的倭人凶魂。

  “我如果想要你的性命,早就要了,可是我偏偏不。因为我想看到你痛苦的模样,每日每夜,处在病痛与精神的折磨之中!在这个过程中,看着你发疯,看着你痛苦……哈哈哈!”无头倭人忽然狂笑出声,周围的倭人士兵也兴奋地抖动身躯。

  场面一时间十分诡异。

  “不过,现在也该到了时候了!”

  无头倭人忽然话锋一转,一股煞气从其身上爆发出来。

  “你的命,要归我了!”

  无头倭人边狞笑着,边走向前。

  其余丧尸一般的倭人士兵也徐徐冲向孟黄龙与孟悠悠所在的方向。

  孟悠悠心中焦急加恐惧,双手死死地抓住了爷爷的衣袖。

  离他们最近的,是那个脑袋被炸去一半的倭人士兵。那名士兵张着还剩一半的嘴,舌头如同一条蛆虫,可怖极了。

  孟悠悠几乎被吓晕,孟黄龙也不知该如何抵挡,虽然这是他的梦境,可一切主动权力,都在那无头倭人手里。

  就在那双沾满脑浆的手欲要碰触到孟悠悠的瞬间,一道身影忽然在他们身侧出现。

  “噗!”

  那没了半个脑袋的倭人士兵受到一股大力,倒飞出好几米。

  孟悠悠紧闭着双眼,等了半晌,发觉并没有等到对方的袭击,于是下意识地睁开了一条缝隙。

  那道年轻身影,此刻正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打量着她。

  孟悠悠第一次觉得林羽身形如此高大,千言万语汇聚到嘴边,最终只撅嘴蹦出一句:“你怎么才来啊!”

  林羽心中好笑。

  “我来的不晚啊,这不正好阻止了么?”

  “可……可……”

  可了半天,愣是没蹦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而此刻,无头倭人已然开始注意到林羽。

  “你是谁!”

  面对一个凶魂的喝问,林羽如何能给他好脸色看,更何况,在林羽的记忆中,倭人侵入华夏的战争曾让无数生灵涂炭,而且直到现在倭人依旧不知悔改,时刻企图染指华夏。林羽虽然是仙帝重生,但到底还是因为这尊本体的缘故,对华夏生有一丝亲切之意。于是,他更不会留手。

  “我是谁?”林羽冷然一笑:“就凭你个蝼蚁般的凶魂,也配知道我名字?”

  无头倭人顿时一阵气极:“你莫不是想死?!”

  随即,也不废话,军刀指向林羽,一众丧尸般的倭人士兵疯狂涌了上来。

  那场面,像极了美利坚一个叫做行尸走肉的大片。

  面对疯涌而来的丧尸,林羽只是轻微地挥出一掌。

  “去死!”

  孟悠悠看到眼前这一幕,直感觉世界观都在发生剧烈变化!

  那一群看起来无比凶恶的丧尸,竟然在林羽轻飘飘的一掌下,尽皆拍飞,不知去向。

  蓦然间,站在战场中央的那道削瘦年轻身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一下子拔高了许多!

  孟悠悠的眼神,下意识痴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