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响彻的刹那,孟悠悠与孟黄龙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被吓了一跳。起初,他们还以为这是幻觉,可是当他们看到洛浮松那一脸得意的笑容时,终于确定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声音响彻的刹那,孟悠悠与孟黄龙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被吓了一跳。起初,他们还以为这是幻觉,可是当他们看到洛浮松那一脸得意的笑容时,终于确定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怎么做到的?怎么能将声音在我脑海里响起?”

  孟悠悠自诩见识非凡,可说到底还只是一个凡人。当遇到超越自然的事宜时,她便有些傻了。

  反倒是孟黄龙,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在经历最初的呆滞之后,迅速反应回来。

  “走吧,仙师已经有请了。”

  每当洛浮松看到这群人震惊地神游物外的表情时,他便会想起自己第一次的神情。好像也是这般呆滞,并不比他们强多少……

  跟在洛浮松身后,直来到小筑前。

  木屋台阶之上的平台处,林羽身披一件长袍,赤脚盘膝而坐,身处朦胧雾气当中,乍一看去,真的好似落入凡间的仙人。他缓缓掀开眼帘,一道赤红色芒络一闪而逝,最终,将目光落在了孟黄龙的身上。

  “坐!”

  林羽轻轻一挥手,两个蒲团如变戏法般飞到了孟黄龙与孟悠悠地跟前。在两人震惊的目光下,莞尔一笑:“现在,能与我说说这凶魂是如何缠上你的了么?”

  “凶魂……”

  孟黄龙喃喃着这两个字,恭敬地向林羽拱了拱手。他已经意识到林羽的不凡,甚至对方的能力已经超出了他能想象的范围。说不定,自己这条命,真能在这位林仙师的手底下获得重生。

  “这事,说来有些话长了……”

  孟黄龙眼中闪过追忆之色,仿佛时空回溯,倒转回了几十年前。

  “那时候,还是抗倭战争的时候……”

  “……”

  这确实是一段非常长的回忆,但林羽却并未打断他,一字一句地认真听着。听着孟黄龙加入到抗倭军队之中,听着孟黄龙与一名倭军剑术高手相遇,听着他费劲全身气力才将对方斩于马下……

  这是一段慷慨壮烈的记忆,林羽也终于知道了对方为何身上仍沾染着一丝血腥杀气。这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标志,也是英雄的象征。

  听着孟黄龙将最后一个字说完,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林羽明悟,看来那凶魂便是孟黄龙所斩杀的倭军凶戾之魂。而且,据他估计,那倭军剑术高手的魂魄并不是主力,最主要的应该还是那道器灵!

  “自从那以后,我便日日做梦,梦到一个无头的倭人向我靠近。每当靠近一分,我的身体便越来越虚弱。”

  “……”

  听着爷爷所说的话语,孟悠悠震惊地张着小嘴!

  这还是她听爷爷第一次说起此事。

  而且,这种事根本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怎么听怎么像神话鬼怪中才能发生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大概已经明了了!”

  林羽点头,然后示意向孟黄龙:“我现在要进入你的梦境,将那凶魂斩杀,你是否随我一起去看看?”

  “啊……”

  孟黄龙怎么也没想到林羽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呆怔了半晌,继而才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嗯,且随我进入梦境。”

  林羽没有多说废话,屈指一弹,一道金光自指尖飞掠而出,弹射在孟黄龙的眉中心处。孟黄龙如同沾染了睡虫,立时倒地不醒。

  孟悠悠吓了一跳,刚想要将爷爷扶起时,林羽已然提前出声宽慰:“放心,他只是睡着了。”

  “我且入他梦境斩灭凶魂,你们稍等!”

  “等等!”

  然而,还不等林羽闭合双目,孟悠悠便急忙出声打断。

  “能不能将我也带进去,我想看看一直缠扰着爷爷的凶魂到底为何物?”

  说到底,孟悠悠还是担心自己的爷爷。

  林羽深深地看了一眼少女后,随即点了点头,然后还不等少女反应,一指金光已然弹上其脑门。

  孟悠悠噗通躺在了草坪上,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之中。

  林羽见状,随即,也径自合上双目,默默不语。

  当孟悠悠意识复苏的一刹那,只听到耳边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喊杀声。且鼻腔被一股呛人的臭味刺激着,直欲发呕。

  猛地睁开眼睛,只见乌黑的烟雾充斥天空。

  四周尽是战士们的尸体,有华夏人的,也有倭人的。

  孟悠悠虽长在军人世家,但哪曾见过这般恐怖的场面,立时由她嘴里发出一股刺破天空的尖叫。她惊慌地寻找着自己的爷爷,但却完全寻不到。

  “爷爷!爷爷!”

  每迈一步,便要踩到一具尸体。这些尸体的死相非常难看,也异常地恐怖。对于孟悠悠来说,不仅是一种视觉上的刺激,更是一种心灵上的考验!

  她强迫自己去想这只是在爷爷的梦里,可无论她再怎么提醒,鼻腔间的血腥腐臭气味仍让她脸色发白地厉害。

  “悠悠!”

  终于,一道声音划破天际,仿佛救命稻草,让她脸色稍微和缓。

  只见孟黄龙踏过无数的尸体,来到了孟悠悠身边。

  “悠悠,你怎么进来了?!”

  孟黄龙有些恼怒地睁大双目,怒叱着孟悠悠。

  孟悠悠心里一阵委屈,但此刻恐惧已然占领了她心灵的高地。再委屈,也被恐惧镇压下来。

  她将头埋在爷爷怀里,半晌才敢看一眼,然后喏喏问道:“爷爷……这就是你每天晚上都要做的梦么?”

  孟黄龙没有回应,但看他表情,已然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那位林仙师呢?”

  孟黄龙想起什么,赶忙问道。

  “……”

  孟悠悠愣了愣,然后四处张望,并没有发现林羽的身影:“我……我不知道啊。我只是说想进来看一下,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也不知道他进来没有?!”

  还不等孟黄龙孟悠悠去寻找,迷蒙着烟雾的战场另一头,忽然响起“咔嚓”的怪响。

  这股声音,就像是指甲摩擦着玻璃,令人心底里发毛。

  “坏了!”

  孟黄龙脸色一变,不自觉地望向战场另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