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为林羽是个心冷如石的人,孟悠悠几乎已经放弃了希望。

  可是,林羽的突然出声,却让她喜出望外。

  “你说的是真的?”孟悠悠睁大一双美眸,直盯着林羽。就连老者都意外地看着林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的条件是什么?”

  孟悠悠立时反应过来,目光中含着一缕谨慎。

  没办法,林羽的超大胃口已让她不自觉生出一缕忌惮。就像他所标价的“神药”一滴一千万一样,谁能知道接下来又会提出什么要求?

  “要求……”

  林羽好笑地看着对方,“还有什么要求?难道你想将自己也送给我?放心,我对你这样的彪悍女孩没有兴趣。”

  “你……”

  孟悠悠一阵气极,但考虑到之后还要指望林羽,只能将话憋在肚子里,眼神恨恨。

  林羽脸色一整,不再开玩笑,正面面对向老者:“我答应你可以替你根治顽疾,你放心,如果对我没有好处,我也不会去干。替你去根之后,你还需服用十滴左右的药液。如此服用三个月,将药到病除。”

  自从林羽说出他那个梦境的时候,老者已然对林羽无比相信。原本他已经不抱任何生的希望,但不知怎的对方又突然答应给自己治病,一时间心里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重生感。

  他不住地点头,试探地问了一句:“我们要在这里医治么?”

  “这里?”林羽摇摇头:“这里人多眼杂,这样吧,你在晚上的时候去紫月山巅找我!”

  “医治”老者的过程十分特殊,林羽自然不可能从大庭广众之下施展。紫月山巅,是最清静、也是最合适的地方。山上灵气充足,且有仙灵树释放的仙灵之气,对于老者孱弱的身体状况有治愈的功效。

  在与老者交谈的过程中,林羽得知对方的姓名。

  老者名为孟黄龙!

  不是海州本地人,而是来自于江南省的省会城市:南安。

  一场买药的插曲因为林羽与孟黄龙的约定草草而终,众人不知道他们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奈何孟黄龙与孟悠悠只字不提,他们想要再采访林羽时,却发现林羽早已消失了踪影,无从寻找。

  于是没奈何,众人只能不甘地离去。

  ————

  晓夜时分,孟黄龙与孟悠悠只带着两个保镖从下榻的酒店中出来,直向紫月山而去。

  夜晚的紫月山,看起来静悄悄的,虽然没有任何灯光映射,但是当月光洒在其山间表面时,给人一种朦胧的明亮感。即便是在深夜走在这样的山道上,他们也不会感到任何心理不适。相反,竟还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甜的。

  孟黄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祟,当踏上紫月山的范围后,整个身体似乎都轻快了几分。往常走几步路都要让人扶着,现在竟然能自己勉力登山。

  “爷爷,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空气很好闻呐!”

  孟悠悠忍不住长吸了一口气,浅浅笑着。

  孟黄龙连连点头,环顾四周:“倒真是一片适合休养的地处!”

  走了没几步路,洛浮松早已在山脚下相迎。

  他们白天见过面,于是也没太多插曲,由洛浮松引领,直向紫月山巅走去。

  而在这一过程中,孟黄龙与孟悠悠却惊奇地发现,随着越来越靠近山顶,他们不仅没有一丝倦意,相反,竟然精神了许多。

  对于这个感觉,孟黄龙尤为强烈。

  往常时,让他呼吸一口空气,都非常地困难。特别是在劳累过后,自己的肺功能便越是差劲。

  可现在……

  不仅没有任何呼吸不畅的感觉,相反,他竟然还喜欢上了这里的空气。

  甚至,他感觉自己都不用吃药,只要在这里住上个一年半载,自己的病尽可痊愈。

  一想到这些,孟黄龙不自觉地赶上前面的洛浮松。

  “这位……老弟!我想问一下,这片山域是景区或者别墅区么?”

  洛浮松没有领会到孟黄龙的意思,但还是如实地摇了摇头。

  孟黄龙一瞪眼,下意识又问了一遍:“这么舒适宜人的地方,竟然没有人居住?”

  “自然是有的。”

  孟黄龙这才意料之内地点点头。

  有人住才是正常的,毕竟他一个病危的老人都能感觉到此处山区的不凡,其他人又不是傻子,哪能感觉不出来。

  一般这样的地方,都会被改造为山景别墅区。一幢别墅的价格,堪称天价。不过即便如此昂贵,也会有源源不断的人前来购买。

  “请问这里的地价又是多少呢?”

  孟黄龙继续问着,已然动了要在这里买别墅的心思。

  “地价?”洛浮松这才反应过来,随即笑着摇了摇头:“我想,孟先生你搞错了!我说的这里有人居住,是指只有林仙师一人。其他人,不经林先生的允许,哪能会住在灵气这么充裕的地方!”一说到这些,洛浮松双目中便不由自主地浮上一抹得意之色。

  “林仙师?他一个人……”

  孟黄龙猜到了那所谓的林仙师应该就是指的白天那年轻人,一听这个,他不禁被憋在了当场。

  心中暗想:这个年轻人还是将自己当土皇帝了。寻了这么一片好地处,占山为王……

  然而,洛浮松接下来一句话便让他彻底改变了想法。

  “有问题么?在林仙师来之前,这里可是有名鸟不拉屎的地处。可以说,这里的一草一木,皆是拜林仙师所赐……”

  一说起林羽,洛浮松便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句接一句,滔滔不绝。

  孟黄龙起初还有些不信,但随着洛浮松隐约透露出一些秘辛来之后,连孟黄龙都内心震惊,不再多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听着,心中对林羽的看法改观了不知多少。

  随着踏临山巅,洛浮松总算止住话语,他遥遥望向崖边的小筑,目光中怀着一丝发自心底的崇敬:“你们先停在这里,仙师还未让咱们过去,咱们只有站在这里等着。”

  孟悠悠一听,有些不乐意了。平常时候都是别人等她,哪有她们等别人的道理。

  况且,这山顶上雾气朦胧的,隔得这么远还不一定能看见,你不去通报一声,万一他不知道呢?

  “你倒是去告诉他一声啊,万一他没瞧见,难道我们一晚上都要在这里候着?”

  孟悠悠语气有些冲。

  但不想,洛浮松比她还冲。他冷冷瞥了一眼孟悠悠:“林仙师的本领,岂是你能所想象出的?在这里等着便是,仙师想让我们过去时,自然会唤我们。”

  “……”

  被洛浮松这么一训斥,孟悠悠大小姐脾气不由自主地升腾上来。

  她冷冷一笑:“他会唤我们?怎么唤?难不成举着大喇叭喊?我看你们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然而,还没等她把话说完。

  一道清朗的声音忽然响彻在他们每个人的脑海。

  “你们过来吧!”

  余音绕梁,犹似钟磬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