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凤若铃笑的异常开心,她甚至已经幻想到自己立功,被政府嘉奖的那一幕。

  然而,她却想不到,接下来迎接她的却是狠狠一巴掌。

  啪!

  凤定国愤然起身,一巴掌将女儿扇倒在地,这一幕,将在场所有人吓得一愣。

  “爸!你!你为什么打我!?”

  脸,疼!

  但真正疼的却是内心,没错,她为了家族好,父亲非但没有赏赐她,居然还当众打了她一巴掌。

  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为什么打你!?”凤定国更气,他抬脚走到凤若铃身前,怒伸出手指。

  “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话吗?!谭浪纵然是夏国的通缉犯,纵然杀了第三军区的人,但也轮不到你给他下圈套!”

  “因为你不配,因为你太垃圾!即便加上我整个凤家也只是垃圾一个!”

  “他谭浪可是巅峰武神,此等境界号称人间之神,一颗核弹都炸不死的存在,岂是你一个小小的算计就能消灭?岂是整个第三军区就能消灭?!你的行为,只会为我凤家惹来祸端!惹来灭门之祸,你明白吗?!!!”

  话到此处,凤定国甩袖背过身去。

  片刻后,一声沉重至极的声音从他口中吐出,“鸣山啊,去,把你姑姑给我关后院去,没收她的所有通讯工具,在你师父来我凤家之前,决不能让她与外人联系。”

  “爷爷,我知道了!”

  凤鸣山没有含糊,这毕竟关系着他师父,同时也关系着他们凤家,倘若真的因为姑姑出了差错,那他这个夹在中间,又是孙子又是徒弟的人,才是最为难的存在。

  此时。

  凤若铃经过父亲的这顿吼,她整个人颓废的不能行。

  “姑姑,我们走吧……”

  凤鸣山躬身扶起姑姑,可是,正当他要带走姑姑时,脑海中突然有件事令他恍然清醒。

  “爷爷!!!”

  一声吼叫自他口中迸溅,整个大厅内的人全部一愣。

  凤定国回过头来,“怎么了?”

  闻言,凤鸣山瞪大了双眸,同时面色上更是挂着一抹喜悦,“爷爷,我知道杀死第三军区的真凶是谁了!”

  “谁?!”凤定国微愣,心道难不成另有其人?

  “是……”凤鸣山面色冷肃,说道:“是谭朗,林轻雪那个真正的老公,上次,我师父谭浪来咱们凤家说的事,你忘了吗?”

  “嘶!”

  此话一出,凤定国瞬间醒悟。

  只见其脑海思绪一转,旋即呼道:“快给我备车,我要把这事告知军区!”

  。。。

  。。。

  第三军区,军区司令办公室。

  “凤老,您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啊,快快快,快请坐~”

  将凤定国爷孙让进办公室,王一路旋即去拿自己珍藏的武夷山大红袍。

  然而,凤定国却没有坐下,更没有让他去拿茶叶,而是抬脚拦在了他身前,“王司令,你别忙活了,我来你这里,是有件重要的事想要告诉你!”

  凤定国的面色异常严肃,王一路能看出,他要说的事情定然非常重要。

  “来,凤老,有事说也要等您先坐下啊~”

  凤定国是王一路的老司令,对老首长,他自然保有该有的恭敬之情,忙拉着凤定国落座在沙发上。

  “凤老,有事您说吧,只要是您的吩咐,我定会竭尽全力为您办好!”王一路以为凤定国爷孙是来求他办事的。

  凤定国愣了一下,转而急道:“我不是来找你办事的,你听我说,这件事真的很重要!”

  话音落地,王一路禁不住面色一怔,这时,凤定国终于道出来军区的目的。

  他说:“王司令,我劝你立刻撤销对谭浪的布控!把所有派出的部队全部召回!”

  听到这,王一路眉头骤然皱起。

  这事不是凤定国该管的事,他虽是前军区司令,但现在已经卸职退役,军区的任何决定已经容不得他插手,更何况,现在这事不仅关系到国家的通缉令,还有半个月来被杀死的近百名士兵。

  “凤老,我知道你们凤家和谭浪关系非浅,但他犯下过罪行,没有任何人能为其开脱,更不可能因为您求情而放过他!”

  话落,王一路面色冷厉的站起来,继而转身留给凤定国爷孙一个背部。

  “凤老,求情之事面谈!您老请回吧!”

  送客!?

  凤定国没想到,自己的事情还没说明白,王一路居然直接就甩脸让他离开。

  这,实在有些令人猝不及防。

  “王司令,你别慌,你听我说,我……”

  “什么也别说了!”王一路猝然回眸,一张脸阴森的可怖。

  “凤老,您是我的老前辈老首长,我尊敬您,但是,您明知道谭浪做了些什么却还要为他求情,您有想过那些被残忍杀害的士兵吗?!您这样做,对得起国家对您的信任吗?请您别忘了,您可是一名党人,更别忘了这个军区可是您‘看着长大的孩子’!您不能让我们寒了心呐!”

  王一路劈头盖脸一顿怼,却不成想他实实在在的误会了凤定国。

  误会!天大的误会!

  凤定国急道:“王司令,我不是……”

  “住嘴——!”

  不等凤定国开头,王一路又是一声爆呵,随后,更是直接叫来门外的守卫士兵。

  “你们几个速速请凤老离开!”

  “是!”守卫士兵冲进办公室,模样看似凶神恶煞,但对凤定国这个老首长,他们并不敢动粗。

  “凤老,请!”

  “我……”

  “凤老,请!”

  “我……”凤定国险些被气死。

  他明明就不是来求情的,只是想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实情告诉王一路,可奈何,王一路这他妈的死脑筋根本就不听,甚至还莫名其妙怼自己。

  “你!哼!王司令,啥也不说了,你不听解释就算了!”凤定国被士兵拦出了门外,临到门口,他向办公室内吆喝道。

  “我告诉你,谭浪你根本惹不起,他的实力你即便全军冲上去,也抓不住他,你最好清醒点,别平白断送了士兵们的性命……”

  砰!

  办公室大门紧闭,凤定国爷孙啥也没干就这样被赶走了。

  此时,王一路看着他们离去,嘴中喃喃道:“凤老啊凤老,你以为我不明白这事吗……?”